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親歷一場金庸小說拍賣會

2018-11-22
■筆者競得鄺拾記版本的《俠客行》■筆者競得鄺拾記版本的《俠客行》

書香中追憶大師筆下俠骨柔情!

金庸先生仙逝後,香港新亞圖書中心於11月初舉行舊書字畫拍賣會,18套不同時期出版的金庸小說匯聚拍賣現場,自然引來不少金庸迷「參戰「,意料之中,當日所拍悉數成交。讓人欣慰的是其中一套值得珍藏的舊作,筆者有幸入囊,金錢的投放除了獲得私藏經典金庸作品的滿足之心,亦寄託了一份對於大師的感念追憶,在充滿時間味道的紙墨書香間再探刀光劍影、俠骨柔腸,也算是金庸迷對心中這位「筆墨俠客」,獨有的紀念方式。■文、攝 :西野米蟲

能成功競投到心頭好,純屬偶然。那天是星期日,拍賣會於下午一點開始,筆者因被俗務耽誤,急急忙忙趕到現場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半。站在門口向裡張望,這大概是世上最簡陋的拍賣會,場地僅有普通辦公室大小,總共坐了五十多人,將整個房間擠得密密麻麻。

隨手拿了一本清單翻閱,拍賣物品多達2,300多件,按順序逐一競拍。最引人關注的金庸小說,列於1,200號至1,300號之間。雖然當時尚未開始拍賣金庸小說,但筆者自忖已經錯過報名時間,加上現場沒有空餘的座位,只能廢然而返。

走到電梯口時,瞥見旁邊有一家二手書店。抱茬}逛的心理,走進去一看,居然在角落處發現好幾套金庸小說,有《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書劍恩仇錄》和《鹿鼎記》,都是上世紀80年代的明河社版本。頓時如獲至寶,僅花250港元就將一套《鹿鼎記》納入囊中。

此時恰好接到內地友人的電話,他也是金庸迷,一聽說價格如此便宜,當即吩咐筆者代為付款,「有多少要多少」,把剩下的幾套一掃而光。

付完款正準備離開,忽然有個儒雅長者走進書店,好幾個顧客都與他打招呼。原來他是此次拍賣會的其中一名拍賣師,中途下場休息。筆者試探荌搘L,是否可以補充報名?該拍賣師很爽快地一口應允。筆者大喜過望,當即飛奔下樓提取按金,如數繳納後得以進場落座。

此後的一段時間,張愛玲、周作人、梁羽生、倪匡等多位名家的著作逐一競拍,有好些都是珍貴的版本,然而買家們不算太踴躍,有的甚至僅以底價成交,最好的也不過叫價四五輪。

到傍晚六點半,終於輪到金庸小說了。識貨者都清楚,在競拍的18套作品中,年代越久遠的舊版越有收藏價值。

第一個競拍的是鄺拾記版本的《鴛鴦刀》,底價1,000元。現場氣氛驟然熱烈起來,人人精神大振,叫價聲此起彼伏,最終以7,000元成交。另外一套是胡敏生書報社版本的《鴛鴦刀》,底價3,000元,以2.1萬元成交。

筆者見狀心頭一沉。《鴛鴦刀》字數最少,只有薄薄的一冊,價格竟然翻了七倍。由此推測,另外兩部較厚的舊版競爭將更加激烈,成交價更會高不可攀。果然,此後競拍的《素心劍》(即修訂版的《連城訣》),底價3,000元,成交價高達26,000元,翻了7.6倍。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最後一套鄺拾記版本的《俠客行》,底價5,000元,叫價到7,000元時,已經沒有幾個人參與了。筆者遂膽粗粗加入戰團,你一百、我一百地逐步叫價。到8,000元時,全場只剩下筆者和另外一人輪流舉牌了。

其實筆者並非財力雄厚之人,完全是硬蚗Y皮強撐,心中的最高預算為15,000元。幸好到11,000元時就已成交。生平第一次參加拍賣會,就嚐到成功的喜悅,雖然腰包很受傷,還是忍不住小小得意了一把。

許多人都不理解,為何世上有人願意花如此高昂的價格去買一套舊書?原因很多,首先是因為不少人對金庸先生的作品有種情意結。尤其是筆者這類改革開放後出生的第一代獨生子女,小時候都是在內地的租書店首次接觸金庸小說。很慚愧,當時不知道自己看的多數是盜版。所以來到香港之後,盡可能地買回幾套正版,以此表達對金庸先生的崇敬與支持。

其次則是因為早期版本的金庸小說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以明河社上世紀70-80年代首次修訂的版本為例,全套36冊的封面圖和篆印均為名家手筆,內頁插圖基本也都是金庸精心挑選的藝術精品。

例如《書劍恩仇錄》上冊的封面圖《維吾爾族少女》,是國畫大師黃胄的作品,原畫為金庸珍藏。《倚天屠龍記》第一冊封面圖《九珠峰翠圖》,是元代名家黃公望的作品。扉頁印章「曾經滄海」,則出自晚清篆刻家徐三庚。此人治印章法茂密,用刀挺勁,在同治、光緒年間風靡一時,對日本篆刻家影響極大。

至於更早期的舊版,對於「金學」研究者更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資料,具有珍貴的文獻價值。現今流傳於世的金庸小說其實是修訂版,與他最早刊登在報紙上連載的版本相比,很多劇情都有重大調整。

以《射鵰》三部曲為例,楊過的母親原本是個名叫秦南琴的捕蛇少女,鍾情郭靖但被楊康姦污。穆念慈的命運則是在鐵槍廟中,當楊康毒發時先刺死他,再自盡殉情。另外,郭靖曾有一隻可在烈火中飛舞的小紅鳥;而張無忌則在冰火島上有一隻玉面火猴。這些劇情到了修訂版中,都被金庸大筆一揮刪得乾乾淨淨。

之所以作出這些修改,顯然是為了使劇情更加緊湊,以及減少「怪力亂神」的設定。總體而言,修訂版的藝術價值確實高於舊版。但在資深金迷們看來,閱讀舊版中那些略有瑕疵、不夠完美的文字,從中可以揣摩出金庸最早的創作想法,看完再與修訂版進行比較,猶如閱讀紅樓夢的脂本和程本,本身就是一種樂趣。

最後,由於舊版已經是「絕版」,在市面上早已停止流通,某種意義上相當於是文物。隨荇犮的推移,相信日後還會不斷升值,在拍賣會上將繼續受到收藏家的追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