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國專題 > 正文

【一代人 一代家國情】一門兩狀元 高考改命運

2019-09-12
■田浩存和他珍藏的准考證。 香港文匯報記者丁春麗 攝■田浩存和他珍藏的准考證。 香港文匯報記者丁春麗 攝

復試首屆生:准考證盼十年 兒中榜更激動 孫考上同欣慰

「這張准考證我珍藏了42年,是它賦予了我進入高考殿堂的神聖權利,它改變了我和我們一家的命運。」71歲的田浩存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張泛黃的准考證,只見它僅如名片般大小,中間已現裂痕。1977年11月,田浩存在他高中畢業十年之後,終於盼來了高考恢復。彼時,他已經29歲,是三個孩子的父親,正做茪@份民辦教師的工作。翌年,他以菏澤地區文科最高分數獲山東大學歷史系錄取。再過十多年,長子田霖再次以曹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山東大學法律系。世代為農,一門兩「狀元」,田氏父子成當地的美談。 ■香港文匯報記者 丁春麗 濟南報道

1977年冬天,中國570萬考生走進了曾被關閉了11年之久的高考考場。山東全省報考人數達到80萬,全國最高。那一年也只有8,000人被錄取。1978年春節過後,田浩存接到了山東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他被山東大學歷史系錄取。

「上大學後,一位參與招生錄取的系領導對我說,我的分數是菏澤地區文科最高的。」談吐間,田浩存流露出蘊藏於心的自信與沉穩。

10多年之後,他的大兒子田霖,再次以曹縣文科狀元的優異成績考入山東大學,學習法律專業,成為「父子校友」。

29歲重返校園 成子女好榜樣

田浩存的姐姐田浩梅在1963年就考取了山東工學院(2000年合併到山東大學),成為全公社的第一個女大學生。「靠知識改變命運,姐姐給我樹立了榜樣。」田浩存說。

田浩存上大學時,田霖剛剛上小學,父親那種自強不息的精神,那種對知識的渴求,對他潛移默化,耳濡目染。

「姑姑和爸爸都是身邊的例子,他們憑借自己的努力改變了命運,上大學是我從小的夢想,」田霖說。每逢寒暑假回家,田浩存都會給三個孩子講他在大學裡看到的書籍和電影。《基督山伯爵》(基度山恩仇記)、《魯賓遜漂流記》、《流浪者》等很多世界名著與名作,田霖都是從父親那裡聽來

的。

《流浪者》裡那位律師給田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高考的志願裡排在第一位的都是法律專業。最終田霖如願以償。

三孩均上大學 長子青出於藍

至今,田浩存還保存茪@張田霖錄取時,山東大學給家長的「喜報」。他說,收到這張喜報比他自己考上大學更激動。

這張「喜報」被精心描成了彩色,還有一個手寫的署名為田昀。田昀(後改名田曉昀)是田浩存的女兒,排行老二,1991年考上了山東師範大學。哥哥的「喜報」對當時還在念高中的姑娘是很大的鼓勵。1995年,田浩存最小的兒子也考上了大學。

三個孩子品學兼優,田浩存頗為欣慰。田浩存說,有一次他到山東大學找田霖,在法律系《優秀三好學生光榮榜》上一眼就看見了田霖的照片。兒子在大學四年每個學期都能拿到一等或是二等獎學金,大四那年還獲得了全校最高的「校長獎學金」。畢業時,田霖還榮獲全系唯一的「優秀大學畢業生」稱號。

時光荏苒,自1977年恢復高考至今,超過2億人參加了全國高考,高考不斷向荍韞[公平、更加科學的方向發展。2016年,田浩存的孫女、田霖的女兒田心怡參加了高考,走進了大學校園。

田心怡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爺爺和爸爸是她從小的驕傲,也是激勵她學習的動力。對她這一代人而言,高考不再是唯一的道路,發展的前景將更加廣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