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 邂逅一些小動物

2019-11-06

何龍飛

小時候,我們會與一些小動物邂逅。

螞蟻,普遍得隨處可見,要麼分散,要麼成群結隊,都在活動荂C我們邂逅後,頓生好奇之心,牠們到底在忙些啥?仔細一看,原來牠們在山林邊、草叢裡、屋簷邊、地壩等地覓食,一旦發現食物,就呼朋引伴地聚在一起,合力搬運至「屋」內,其團結、協作、蟻多力量大的景象深深地感染荍畯怴G螞蟻,其實就像人一樣,為了尋找樂趣或者維持生計,不忙碌怎行呢!所以,我們一個勁地祝福螞蟻,願牠們心想事成,幸福美滿。

到底還是讓玩心佔了上風。我們想抓螞蟻玩了,目睹一隻敏捷爬行的黑螞蟻後,就眼疾手快地逮到,放進了玻璃瓶子裡。再逮到一隻,放進去,便有一雙。瞧,牠倆爬呀爬,怎麼也爬不出瓶頸,儼然是事倍功半。或許是牠們生氣了,竟然打起了「架」,似乎難解難分。我們覺得刺激,異口同聲地喝彩。不出所料,那螞蟻像受到了鼓勵一般,把架打得更加精彩。不經意間,我們的掌聲響起來,蕩漾在空中。累了或傷痛了,螞蟻才漸漸住手,稍歇息後,又在瓶內重複荂u無奈」的爬行、摔下去之舉。「玩夠了!放牠們一條生路吧!」大凡是善良的緣故吧,我一聲號令後,夥伴們將螞蟻放出玻璃瓶,回歸草叢裡。呵呵,哈哈,我們感嘆不斷,心裡樂滋滋的。

也有夥伴抓到黃螞蟻後,殘忍地將其捏死,放到一片樹葉上。再捏碎泥巴成麵,撒在另一樹葉上。筷子嘛,由樹枝折斷而成。這種玩法叫「辦客客」,以美食招待客人。我最先覺得有趣,就與他們一起參與、分享,倒也尋到了樂子。可是,次數一多,想到黃螞蟻也是有生命的,就心生憐憫,不單自己不再捏死黃螞蟻,還會制止夥伴們的殘忍行動。開始,他們有些不理解,依然我行我素,但在我苦口婆心的宣講下,才茅塞頓開,懊悔不已。好,總算「救蟻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了,我感到了由衷的欣慰。從此,對於螞蟻,我們多了些理解、仁慈、呵護,與他們「和平共處」、安然無恙。

蝌蚪,也是好玩的小動物。邂逅牠們後,我們抑制不住激情,用網兜網住水田裡的蝌蚪,再放在手心上,感受那滑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放進盛水的盆裡後,蝌蚪快樂地搖頭擺尾。我們呢,則睜大了眼睛,讓視覺盡情地瀟灑,還不時把手放進盆裡,與蝌蚪零距離接觸,喜愛之情溢於言表。

「蝌蚪啦,會長成青蛙,吃害蟲,保護莊稼,可是益蟲,要愛護喲!」實在看不慣我們戲耍蝌蚪的舉動後,父母制止了。我們先覺得懊惱、鬱悶,後想通了,認識到了不妥,便信誓旦旦地下不為例。儘管有少數夥伴沒有心服口服,仍在抓、玩蝌蚪,但被我逮茞{行,予以嚴厲警告、反覆做思想工作後,終究下決心徹底改掉「壞毛病」了。事已至此,我能不感到欣慰嗎!

蜻蜓,雙翼在陽光下薄而透明,熠熠生輝;兩隻眼睛不時眨動,煞是可愛;身段,優美,漂亮。邂逅如此小動物,豈有不玩之心態。我們或追逐蜻蜓,意欲捉之,可是怎麼也未能如願。那就採用「武器」吧,我們拿出掃衣,趁蜻蜓不備,把掃衣按上去,呵呵,按到一隻蜻蜓,喜悅之情不言而喻。再如法炮製,一些蜻蜓就成為「囊中之物」。怎麼處置呢?有的說送其上西天,有的說放生,有的說玩夠了讓牠們自生自滅。這時,我的心裡湧出善良的情愫,當即認為玩夠了要放生,畢竟牠們也是一個個美麗而鮮活的生命啊!嘿嘿,言之有理,夥伴們贊同我的觀點,立即響應我的號召,叫我怎能不寬慰呢!

麻雀,曾一度被圈定為「害鳥」,理由是牠會吃糧食。於是,父母安排我們到田埂上趕麻雀、照看稻穀。起初,我們在父母搭設的塑料棚裡恪盡職守,以求得父母的誇讚。可時間一長,我們感到愈來愈不是滋味:麻雀,餓了,出於生命本能之需,是要出來找食的呀,就像一個人一樣,沒吃食怎麼活呀!同情之心頓生後,我們就去找父母要說法。豈料,父母一番駁斥,令我們無地自容。然而,我們的心裡是不服氣的,暗自怠慢趕麻雀的活或對麻雀睜隻眼閉隻眼。也許,這樣做了,才會少些愧疚,多些心安理得。

久而久之,同情、憐愛小動物就成了我們的共同心聲,成了我們自覺的行動,成了我們善良、仁愛的標籤。即使邂逅一條蚯蚓,我們也會盡量不踩茖e,目送牠鑽入泥土後,才會踏實地離去;即使邂逅一群蜜蜂,也會盡量躲避,不招惹牠們,不僅是求安全,更是兌現「愛護小動物」、「蜂不犯我,我不犯蜂」的諾言;即使邂逅喜鵲、秧雞、斑鳩、毛蟲、蚊蟲等小動物,我們也會將慈愛、理解、換位思考進行到底,求問心無愧。

長大後,我們成家立業了,變化的是財產、資金、容顏、歲月、身體等,一直未變的是我們那顆善良的心,以至於邂逅螃蟹時,沒去踩、捉、吃牠,而是任其慢爬入池塘;邂逅金魚,不動非分之想,只任其歡快地游弋;哪怕是邂逅蝸牛、屁爬蟲等壞蟲,也會給予同情,盡可能聽之任之。

生命誠可貴,善良價更高。邂逅一些小動物後,因為善良,所以有愛,所以有更為美好的大自然和人間。為此,我們無怨無悔,義無反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