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馬經 > 正文

【賽後簡評】潘明輝第100W合衷共濟

2019-12-02

第一場、第四班、一四○○米、條件限制賽(草地)。「金獅勁將」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發財福星」。「凌駕」出閘緩慢,繼而向外斜跑,勒避「嘉應精彩」的後蹄。起步後不久,「幸運飛彈」與「達心星」互相碰撞。「嘉應精彩」、「乘勢歡心」及「豹子膽」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勁力威龍」於跑過千二米處時搶口。

第二場、第五班、一六五○米(泥地)。「非同凡響」自外檔出閘緩慢,其後不久在馬群之後切入。首次跑過終點時,「向前看」在收慢以在「易勝相吸」之後取得遮擋之際靠近該駒的後蹄處於窘境。過了二百米處後,「協力神駒」有不妥,因而被收停。獸醫其後報告,「協力神駒」左前腿受傷。賽後貝力斯表示對「薪勇」的動作有疑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薪勇」,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

遨遊千里氣管內多痰

第三場、第四班、一二○○米(草地)。過了九百米處後,「遨遊千里」開始搶口,在「膽大威猛」之後處於窘境。「遨遊千里」持續搶口,接近七百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膽大威猛」的後蹄。趨近六百米處時,「必有利」在收慢避開「玩得好」的後蹄之際昂首。梁家俊(「必有利」)於末段將馬鞭換至右手時,馬鞭被坐騎的鬃毛纏荂C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遨遊千里」,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痰。

第四場、第五班、一二○○米(泥地)。「城中霸」與「天皇巨星」於起步時互相碰撞。「城中霸」繼而在「天皇巨星」與「樂無極」之間受擠迫時失地,當時「樂無極」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樂無極」被「城中霸」碰撞後軀後失去平衡。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砂漿邦」,發現該駒流鼻血。接近終點時,沈拿(「鼓浪威風」)的馬鞭被莫雷拉(「洪荒駿駒」)的馬鞭擊中脫手。小組就郭能(「為您贏」)舉鞭時將手臂抬高於肩部水平而警告他。

第五場、第四班、一八○○米、香港中華總商會盃(泥地)。「事必獲利」及「喜盈運」出閘均一般。出閘僅屬一般的「威利熱流」收慢避開「大雁塔」的後蹄,「大雁塔」於躍出時向內斜跑。「南莊瑞寶」於躍出時在「王者再現」與「皇龍司令」之間受擠迫,當時「皇龍司令」向內斜跑。

第六場、第四班、一二○○米(泥地)。「瑩之光」出閘笨拙,因而失地。「龍城猛將」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上捕先鋒」。「龍城猛將」繼而被「春風得意」碰撞後失去平衡,當時「春風得意」向外斜跑。被查詢時,蘇兆輝表示,賽前打算將「龍城猛將」置於前列競跑。他說,「龍城猛將」於起步時被碰撞後,他在一段途程上催策坐騎,然而,坐騎未能展現任何前速。他說,儘管在早段尤其是跑過一千米處時受積極催策,但「龍城猛將」未有對其催策作出反應,未能佔取前列位置,因而須居於遠比賽前部署為後的位置競跑。他又說,在馬群後列競跑時,「龍城猛將」全程走勢欠順,在直路上未能加速,走勢令人十分失望。「笑春風」於起步時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第七場、第三班、一○○○米、半島金禧挑戰盃(草地)。過了八百米處後,「連利福將」在「極速前進」外側緊迫競跑時數度昂首,當時「極速前進」在「大紅包」外側緊迫競跑及在「飛天劍」之後處於窘境。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極速前進」在「連利福將」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連利福將」向內斜跑。

田泰安末段跌掉馬鞭

第八場、第二班、一二○○米(泥地)。「順勢寶」出閘緩慢。「帆哥兒」出閘十分笨拙,繼而在「好吉利」與「仁者荃心」之間受擠迫,當時「仁者荃心」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好吉利」被「帆哥兒」碰撞。「輝煌星」於躍出時被「好好利高」碰撞。「樂滿家」與「電訊驫馬」於起步時互相觸碰。「帝豪寶寶」儘管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但未能加速。「帆哥兒」於接近一千米處在「仁者荃心」之後取得遮擋後,於接近八百五十米處在該駒之後處於窘境時昂首。跑過七百米處時,「樂滿家」一度在「電訊驫馬」內側受擠迫,當時「電訊驫馬」向外移出以紓緩對「樂滿家」的緊迫。「電訊驫馬」因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趨近二百米處時,「帆哥兒」向內移入避開「樂滿家」以持續推進。趨近一百米處時,田泰安(「好好利高」)跌掉馬鞭。

第九場、第三班、一六五○米(泥地)。「大步走」與「興爾」於起步時大力互相碰撞。「安賦」出閘僅屬一般。「中華之光」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上浦福滿」。其後,「中華之光」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同樣自外檔出閘的「馬主星輝」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趨近二百米處時,「和平路」移至「安賦」內側以望空。

第十場、第三班、一四○○米(草地)。「C驥」出閘笨拙,繼而被「大眾歡呼」碰撞,當時「大眾歡呼」被「佳運來」碰撞後向內斜跑。「再享耆成」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翡翠綠」,「翡翠綠」繼而向外斜跑,觸碰「歡樂小子」的後軀。趨近二百米處時,「C驥」向外移出避開「金剛之星」的後蹄以繼續推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