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流行歷史】面對歐洲大瘟疫 神職人員也逃亡

2020-01-13
■歷史圖畫中黑死病慘況。 資料圖片■歷史圖畫中黑死病慘況。 資料圖片

上星期為大家介紹過第二次歐洲大瘟疫傳播的時序,這場持續近五個世紀的瘟疫在經濟、社會上造成史無前例的破壞。在《瘟疫傳說:無罪》裡,面對瘟疫來臨的時候,人們都把自己關在屋裡,城市冷冷清清,主角姊弟二人向其他人求救時,大多被拒之於門外。那在歐洲歷史的記錄裡,在大瘟疫的年代,一個普通家庭會如何面對家庭成員由生病到死亡呢?面對死亡的威脅,又有什麼人可以幫到他們呢?

在瘟疫蔓延時,富有的人負擔得起,可以全家搬到郊外遠離城市,或是投靠外地的朋友;有些人會選擇留在城市,保護房產;也有把家人搬離城市,只有一家之主與員工留下的情況。選擇留下的人就要用盡方法預防自己及家人染上瘟疫。人們會買藥物、護身符、健康食譜以防疫,亦會用醋抹物品和點燃香薰來消毒。當時人們相信呼吸到被污染的空氣是染病的原因,因此把門窗都封閉起來,暫停社交活動。採購生活用品全部交由僕人負責,僕人亦因此往往是第一位染病的家庭成員。假若染病的是家庭成員,那至少還有家人和僕人的照顧;假使染病的是僕人,大多只會被安置在遠離家庭的房間等死。

另外,如果家庭被發現有任何一人染上瘟疫的話,整家都需要被隔離,所以造成社會上都有隱瞞染病的傾向。

當家庭成員染病時,中世紀的人會請醫生到家中看病;至17世紀近世,到隔離病院求醫才變得普及。醫生大抵都是用望聞問切的方法去斷症,還會做不同的測試(例如驗尿、糞便等等)去看看病人是否仍是有藥可救。

照顧病人的工序繁多,跟現今沒差多少,由準備食物、藥品、紓緩高燒的物品,到抹身、清潔病人床單,以至照顧病人的心理及為病人祈禱,都是由家庭的女性負責。

在有數名人員同時生病的家庭,負責照顧的女性壓力就更大。結果使不少女性也病倒;有些人直接從家庭逃走,遠離病者和「受污染」的空氣。

倘若病人的情況愈來愈壞,到了臨終的時候,身為一名基督徒,為了死後能面對上帝,臨終前的最後懺悔十分重要。而神職人員則肩負起為臨終者進行最後懺悔的工作,幫助不適和絕望的病者面對自己的死亡。這份不得不接觸病者的工作使得神職人員的死亡率和逃脫率都很高,教會也被迫起用年資或資格不足的人員擔任教會的工作。

病人的死亡,對家人來說是痛苦,但同時也是種解脫,假若病者死於屋內,他的遺體會從房屋的二樓窗戶丟到街上,再由負責撿屍的人撿走,送往埋屍坑;假若病死在隔離病院,則會直接由病院送到埋屍坑,死者無法再看到家人,更遑論接受最後的懺悔了。

死者不會有風光大葬,家人也無法為死者送葬,這也許很不近人情,但也是當時為了防止疫病蔓延的一個方法。

由以上可見,瘟疫帶來了死亡,更帶來了恐慌,人們為免染上瘟疫,採取了各種方法去消毒,或是遠離病源。高死亡率使得照顧病人的女性,甚至神職人員都紛紛加入脫逃的行列。因此可見,《瘟疫傳說:無罪》描述一般人面對瘟疫時的反應跟歷史上的人們十分相似,使玩家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絕望的氣氛。■馮沛賢(新聞系畢業,興趣歷史相關遊戲,香港青毅舍總幹事,現從事社區及青年事務工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