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神州傳承】昔日宮廷雞油黃 如今走入百姓家

2020-01-31
■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孫雲毅。香港文匯報記者殷江宏  攝■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孫雲毅。香港文匯報記者殷江宏 攝

山東非遺傳承人孫雲毅:破譯琉璃奧秘

火中取麗,琉光幻彩。作為中國琉璃之鄉,山東博山琉璃千百年來因其巧奪天工的技藝、美輪美奐的色彩和晶瑩剔透的品質聞名中外。而在琉璃的眾多門類中,昔日專供宮廷的「雞油黃」尤為尊貴,是明清時期的重要收藏品。遺憾的是,因社會歷史等多種原因,這種溫潤凝重的黃色在琉璃生產史上曾幾度消失。■香港文匯報記者 殷江宏 山東報道

上世紀90年代末,出身於琉璃世家的孫雲毅和父輩歷經十幾年研究,終於破譯了雞油黃琉璃的燒製技藝,並在繼承傳統配方及手法基礎上,融合了現代設計理念,賦予這一傳統名貴料器新的生命力。而今,孫雲毅已成為中國玻璃.琉璃藝術大師、山東省雞油黃.雞肝石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他計劃把傳統技藝與國際流行相結合,開發更加具有時代氣息的雞油黃飾品,讓出自宮廷的雞油黃琉璃,走入更多尋常百姓家。

琉璃世家 回歸初心

今年53歲的孫雲毅出身琉璃世家,其先祖在早年間就曾參與御用「雞油黃」料器製作。據孫雲毅介紹,清末民初,孫氏家族成立「和順爐」燒造琉璃料器,遍銷大江南北。新中國成立後,家族內大多從業在博山美術琉璃廠,孫雲毅也不例外。1983年底,16歲的他正式入職,跟隨他的叔叔孫即傑大師、陳東順老師學習國畫和內畫藝術創作設計。1986年孫雲毅又進入山東省輕工美術學校和函授大學學習深造。

這些學習經歷為孫雲毅後來的琉璃創作打下深厚的基礎,也使年輕的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孫雲毅曾一度做過裝修設計等工作,但他很快發現那些並不適合他,等回頭再做琉璃時的感覺很愉悅,心情也很順暢。那時博山美術琉璃廠因為各種原因解散了。孫雲毅的叔叔孫即傑和父親孫即敏創辦了一家民營琉璃企業。在接訂單之餘,兩位老藝人的大部分時間都用在雞油黃雞肝石等傳統名貴料器的研發試製。

俗話說,門裡出身,三分匠人。孫雲毅從小就看荅直燒製琉璃,耳濡目染之下對琉璃的材料和製作技藝均有所了解,回來後順利「接班」。尤其是在經過現代美術、工藝設計系統學習後,孫雲毅的審美和眼界均有大幅提升,在雞油黃的開發和創作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說,「這一行不怕眼高手低,更怕眼低手高,只有不斷學習提升眼界,才能推動事業不斷進步。」

高溫燒製 手工打造

琉璃是在近1,400度的高溫下燒製而成,需經過配料、融化、吹製、退火、打磨、雕刻等六大步驟,整個過程為純手工製作。琉璃匠人之間的傳承自古以來均為口口相傳,沒有系統的資料,更缺乏精準的配方。

據孫雲毅介紹,在雞油黃的研製過程中,他們首先遇到的是資金問題,和陶瓷等有所不同,燒製琉璃的火爐只要打開就不能停,否則將前功盡棄,僅電費每天支出就需要幾千塊錢,再加上材料、人力等成本,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入不敷出,只能靠其他品種的琉璃訂單來補貼這邊的虧空。

經過十幾年的摸索,雞油黃燒製技藝終於在上世紀90年代末被孫氏家族成功恢復。他們經過多次反覆試驗,儘量摒棄掉有毒的成分,並在材料、工藝和技術及器型設計諸方面進行改進,人稱「孫氏雞油黃」。此後幾年,孫氏「雞油黃」燒製技藝先後被評定為山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並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授權。

「過去是十缸九不成,現在是十缸七八不成,因為我們的要求也在不斷提升。」孫雲毅說,即使是現在,雞油黃的生產仍然並不穩定。同樣的配方,同樣廠家的材料,顏色亦很可能出現差異,燒製過程中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當然,這個比例和孫雲毅對品質的苛刻要求大有關係。「其實雞油黃並沒有標準,它稍微淡一點或濃一點(外人)看不出來,但我們自己看茪ㄥ雯插A就不能拿來給大家看。」孫雲毅經常會砸掉有瑕疵的產品,其實許多產品也是可以拿來銷售的。父親看到有些心疼,他卻說,這是個良心活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