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 > 正文

黃翠如連詩雅私交深 拍嗌交戲好心痛

2020-06-28
■ 黃翠如和連詩雅在劇中是一對有心病的姊妹。■ 黃翠如和連詩雅在劇中是一對有心病的姊妹。

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達里)相隔兩年半再有新劇推出的黃翠如,於《那些我愛過的人》中飾演單親媽媽,她表示因劇中一場車禍,失去老公並要即場分娩生BB,更要由感情不好的妹妹連詩雅(Shiga)接生,可謂百般滋味在心頭,也希望能讓觀眾理解劇集想帶出的訊息,大家要學會原諒和接受自己。翠如與詩雅私交甚篤,而拍戲要嗌交會感到好難過。

黃翠如表示劇集帶出的訊息不是易理解,但因為主要環繞親情,相信最易引起觀眾共鳴。Shiga也認同人與人之間最重要是溝通,正如她劇中與姐姐翠如有「心刺」,不去化解就只會愈刺愈深。翠如說:「我們兩姊妹的關係是好苦,會互相憎恨,但私底下我們又好好感情,所以拍攝嗌交戲時真的好心痛、好真實。」Shiga也稱劇集以一宗車禍揭開序幕,其實車禍是代表人生之中遇到的困難,之後要怎樣去面對和渡過難關才是劇集想講的訊息,對演戲初哥的她來說是很有意義。

問到翠如有否像劇集一樣學會原諒和接受自己,她笑道:「其實我是經常看到自己不好的地方,例如我兩年半沒有劇出,我會質疑自己是否不懂做戲,能力和條件是否和標準有一段距離,可能我太易相信負面事情,總覺得別人講我負面是對的,讚我的正面說話只是一種安慰。」不過,經過《那》劇後翠如已有不同想法,會反過來認為負評是對自己的一種動力,正評則讓她繼續努力向前行。

Shiga就欣賞翠如凡事不會執茠漫坋獢A亦會努力在她身上學習,自拍攝《那》劇後,Shiga已視翠如做姐姐,她說:「因為我本身是家中獨女,一直想有一位姐姐或哥哥,雖然現實中實現不到,但拍劇就令我第一次感受到有姐姐的感覺。」Shiga笑稱每逢見到翠如和陳自瑤都異常興奮,要不時自我約束冷靜下來。

感激蕭正楠包容

提到翠如在車禍生仔一幕,翠如坦言拍攝過程相當辛苦,她說:「當時有婦科醫生在場協助,記得我拍完後都暈了,因為過程太慘,親眼見到老公在旁死去,自己又作動要生仔,更要自己不喜歡的妹妹做接生,幸好拍完後醫生都讚我演得好似真的一樣。」問到慘痛的生仔經歷會否嚇怕她現實不敢生BB,翠如笑道:「又不會的,只是角色實在太苦,其實她肚內是有兩個BB,但只生到一個出來,相比角色的經歷,我實在幸福太多。」Shiga也稱拍劇有一種魔力讓她去經歷人生,由於她經驗不多,每次拍攝完成後都會做檢討,也令她的愛情觀有少許改變,她說:「劇中我和馬貫東是一對,但因為他是有自閉症的醫生,很多時不懂得去表達自己,但另一半又不可能是自己肚內的蟲,不溝通是不會明白大家的想法。」

現實中,翠如有一位家姐和三位妹妹,她坦言五姊妹的成長經歷,與劇中她和Shiga的經歷有相似,她說:「我們五姊妹細個時都有過不好的溝通,所以我好理解這種矛盾,要拔這條刺不容易,我變成夾在家姐和妹妹之間,也高興現在我們的感情很好。」至於婚後的翠如在心態上有沒有大改變,她最想多謝老公蕭正楠容許她繼續保持所有優點和缺點,她說:「他性格實在太好,不用我去改變,又接受我所有的問題,我自知不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太太,不會煮飯又懶去洗衫,反而要他去做家務,所以有時我都會內疚,覺得夫妻關係是一面鏡,見對方為自己付出,自己不期然都會去付出,婚後也令我多了一份安全感。」

疫境中見人情味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大大改變了人類的生活習慣,翠如和Shiga坦承疫情令她們的人生觀有變,Shiga笑稱首當其衝是銀行戶口大受影響,疫情也令本身沒儲蓄概念的朋友去儲錢,同時她也見到人情味的提升,因為當防疫物資缺乏時,大家都樂於分享,而不是囤積自用。翠如就稱原以為半年沒工作會很彷徨,她說:「當沒工作又沒有口罩、沒廁紙、沒食米時,以為會好大件事,但原來又捱得過,相信大家抗疫期間多了時間在家,與家人的關係都有提升和加強。」

服裝:initial(黃翠如)、soloceleb by Leo Ku(連詩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