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獨立書店的堅守:本土、人文、生活、思想

2020-08-31
■東方書店從唐詩宋詞中披茪@身明亮走來。 圖片提供:東方■東方書店從唐詩宋詞中披茪@身明亮走來。 圖片提供:東方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爬上兩層的木樓,光影從古老木質的小軒窗打進來,斑駁地落在桌子上,散在地板上,書香的味道就慢慢漾開了,坐落於昆明的東方書店就從唐詩宋詞中披茪@身明亮顯影在人世間。三三兩兩的讀者走了進來,或閱讀,或呆坐,或拍照,或選書。熱的天,暖的場,悅的顏,沖散了外面疫情瀰漫的2020年之沉悶。■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和向紅

東方書店的主理人李國豪出身媒體行業,兩年前轉行與同道一起聯合開了這個書店。「之前的營業額已經超過了我們的小目標」。在年輕的李國豪身上,沒有獨立書店人經常抱怨的眉頭緊鎖,更多的是衝破疫情的小愉悅:在昆明古老的文明街上,人流明顯多了,進店的新人多了,會員和老顧客如約而至,人氣多過茶葉店和鮮花餅店,只是稍遜於餐飲店。周末的東方沙龍報名眾多。早前,為紀念滇越鐵路通車110周年,書店就聯合雲南美術出版社主辦「1910年的列車」文化沙龍,邀請同名書作者段錫先生講述百年滇越鐵路的故事。半個世紀前,東方書店曾是聞一多、李公樸、汪曾祺等學者名家經常造訪之地。今天的東方書店依然是學者名家的思想交流陣地。

百年書店原址復刻重現

東方書店,不同於其它獨居偏遠的獨立書店,牢牢地佔據茤攭老街鬧市,它的鄰居是福林堂、李記谷莊這些從民國風塵中走來的「老古董」。1925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外語系的王嗣順先生回到家鄉昆明,受民主和科學的「先聲」滋潤,於1926年創立了「東方書店」,專售「三民主義」等進步書籍。1937年,清華北大南開西遷昆明。連冬衣都典當出去的聯大學生,徹夜捧荇悁b東方書店門口的燈下苦讀。彼時的東方書店,一度成為昆明的文化地標,銘記茪@座城市堅定挺起文化脊樑的高光時刻。遺憾的是,在隨後歲月的更替中,東方書店漸漸失去了蹤跡。

現在的東方書店,是2018年6月16日在老書店原址的基礎上復刻重建的。李國豪沒有諱言自己的豪情壯志:「我們接過了火炬,歷史上曾經亮起的燈火,將重新照亮。」在復業的兩年多堙A東方書店逐漸成為滇雲大地上的議論話題、時尚網紅的打卡勝地。讀書會、換書會、會員專屬書單、會員日、東方沙龍、新書發布會、私人書房定製計劃、「庚子圖書公益計劃」......疫情總會過去,總有雪融花開的時候。李國豪想讓書店再次成為雲南文化地標,延續民國風度,講述本土記憶,「無論遇到什麼,我要堅持到2026年,那時東方書店剛好100年。」

著名學者陳寅恪「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多是獨立書店追崇的名言。一個書店的魅力在於其獨特的品格,而書店的決策者至關重要,他的品好決定了獨立書店的思想容量和精神高度。

有態度的書店

「賣什麼」決定獨立書店的堅守。作為書店主理人,李國豪認為書店要有態度,要從選擇的圖書中表明痡`的堅守和原則。選擇好的圖書,有一條標準金線:擁有普世認可的價值觀,激發讀者多元而豐富的思考,引導讀者向上向善。有態度的獨立書店是邂逅好書的最佳場所。東方書店是「本土的」,所以深耕本土文化,有「雲南這邊」圖書專櫃,窮盡一切收集雲南歷代地方文化書籍,讓本土文化綻放異彩。同時把雲南著名詩人于堅用過的椅子、作家朱霄華的書櫃搬進來,營造本土文化的親近感;書店從民國的濃霧中走來,接受過西南聯大的浪潮,所以有 「民國風度」圖書專櫃,還大量懸掛聯大名人的照片、擺放遺物醞釀書香故韻;它是「先鋒的」,所以關注思想前沿,強調趣味和人文,設立了「遍地風流」專櫃,這是思想者的狂歡,讀書人的盛宴。還有「回收前任」,讓古舊圖書傳承歷史文脈,傳遞過煙風雲、解碼文化信息。

「不賣什麼」體現獨立書店的底線。書店不應是隨波逐潮,不是什麼走俏就賣什麼。東方書店堅持「八不賣」:不賣成功勵志,不賣心靈雞湯,不賣成仙修道,不賣養生保健,不賣發財寶典,不賣野史禁聞,不賣算命卜卦,不賣厚黑謀略。

「遇見的價值」則是獨立書店引導閱讀的方向與旗幟。「哇,這個書店布置太漂亮了啦!」「這本書太好!」「快來東方書店,這兒太有歷史感了。」紛至沓來的讀者,需求各異,但李國豪欣慰的是,只要進來了還會再來。獨立書店不是一個高冷的場所,東方書店要做成有趣味的一個生活場所,一個從小夢想的自家大書房,一個不顯山不露水卻又大師雲集的文化空間、思想陣地。一個優秀的大腦,不在於接觸多少信息,而在於遇見多少優秀的思想。

遇見「優秀的思想」

碎片化的信息時代,網購這麼方便,為什麼還要來實體店買書?多樣化的娛樂世界為什麼還要尋找枯燥的魂靈?李國豪有自己的觀察和思考。他說,平時的淘書網購,多數是「心中有書」,大數據一步步引你流俗,你瀏覽什麼書它就給你推什麼書,慢慢形成知識盲區、思想偏見。獨立書店購書是「心中無書」,讓讀者在隨意中爆發主意,在遇見中引導讀者進行深度閱讀、開拓閱讀,而不只是消遣性的閱讀、娛樂性的閱讀。「心中無書」卻可以遇見無數好書,它擊中你、打開你、照亮你,讓你抵達不曾了解的領域,看見不曾看見的風景。書店的獨特價值,在於面對面「遇見」,現場讓讀者遇見「優秀的思想」。雲南大學著名教授石鵬飛曾在東方書店的沙龍說,思想是一道閃電,劈你讓你頓悟、明亮,而實體書店婺坢茧L數閃電。

曾有讀者在東方書店的咖啡紙巾上留言說,「沒想到這個時代還有這種寧靜,還有這種不與時俱進自甘落後的書店,它讓我感覺到一種感動,同時又有一種憂心,我擔心你們活不下去。對,我擔心你們活不下去,所以我要買本書支持你們,希望你們一直長長久久的辦下去。」

李國豪在點評東方2019年暢銷書榜時,也自己總結道:銷量榜完全印證了東方書店的堅守:本土的、人文的、生活的、思想的,同時也給予了我們信心:一座城市,不是有什麼樣的讀者,才有什麼樣的書店;而是,有什麼樣的書店,就有什麼樣的讀者。遇見,是多麼神奇的化學反應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