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疫境新學年】小學小食部全日僅做4蚊生意

2020-09-16
疫情下被迫停課,近千所中小學校內小食部亦要「拉閘」休息。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疫情下被迫停課,近千所中小學校內小食部亦要「拉閘」休息。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上學年疫境勁蝕300萬元 董事嘆「捱得一日得一日」

疫情下被迫停課,近千所中小學校內小食部亦要「拉閘」休息,店舖營運以至數以千計員工的生計大受影響。有食品公司旗下多校小食部,上學年計已虧蝕300萬元,即使今天起中小學生分階段回校但卻只得半天課,業務仍難有起色,以早前短暫復課期計,有小學小食部全日營業額只得4元。公司董事直言至今仍未見到曙光,只能「捱得一日得一日」,望疫情早日完結,校園生活回復正常。■香港文匯報記者 詹漢基

下課鐘聲響起,學校小食部前又排起了長龍,三五成群的同學們,帶蚍^笑聲掏出零錢購買魚蛋、三文治、零食等。不過,此番無憂的光景,自今年初新冠疫情來襲後,過去大半年已未有再於校園出現。

學校停課連帶校園小食部亦無法營業。有約20年歷史、主要業務是於近50所中小學營運小食部售賣零食飲料的焯蕙食品,現有員工約100人至150人。該公司董事梁焯洪形容,疫情令他們「苦不堪言」,「上個學年真正有利潤只有去年9月和10月。」

暴疫夾擊 停課太久「冇仇報」

由於學校假期多,小食部在聖誕節、農曆新年、復活節、暑假等月份基本上賺不了錢,所以開學初段、暑假前是支撐全年收入的關鍵時期,但2019/20學年先後受到黑暴、疫情夾擊而停課,梁焯洪不禁慨嘆,「停課太久,沒法靠其他月份追回營業額,所以『冇仇報』。」

小食部無法開業以致零收入,但仍需要繳交租金、保險、電費等,連汽水機及八達通系統的租賃費用亦要兼顧,可謂百上加斤。此外,一些麵包、凍肉、數十箱杯麵等食材食物,也因為賣不出去而需要大批銷毀。

政府「及時雨」助公司渡難關

今年4月尾,教育局曾向各中小學發通告,透過「防疫抗疫基金」撥款向學校的小賣部或食堂提供一次性8萬元的援助。其後,特區政府又推出保就業計劃,向僱主發放工資補貼。這兩次的紓困措施對梁焯洪而言有如「及時雨」,幫助公司度過煎熬的日子,「上學年我們虧蝕了約300萬元,若沒有這兩筆援助,我們可能多支撐一兩個月就要倒閉。」

雖然教育局宣布,本月下旬起中小學會陸續復課,惟只會回校半日,梁焯洪慨嘆說,「復課半天還慘過停課!」由於疫情持續,沒有午膳時間,師生購買食物意慾大減,以6月時短暫復課期計,「有個別中學小食部一天只有200多元生意,更有小學試過一天只有4元營業額。」他表示,為保持學生社交距離,小食部至少安排要兩名職員維持秩序,營業額根本遠遠不足以支付員工薪水。

今疫惡過昔疫 停業停工無奈

梁焯洪苦笑指,2003年「沙士」雖然學校亦有停課,但疫情只算來去匆匆,衝擊跟現時比較基本微不足道。公司前景仍未見曙光,他只能盡量保持樂觀,「我們既然有領政府資助,也不想貿然辭退員工,只能捱得一日得一日。」

在該公司任職18年的蕭太,亦對疫情下停業停工大感無奈。在同事眼中效率、熱誠兼備的她直言,多年來一直投入學校小食部的工作,長時間沒法開門工作實在不習慣,現時公司頂多只能安排員工,間中回到沒學生的校舍收拾清理一下舖面,「同事都在問什麼時候能全面復工,但真的沒有辦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