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由旅行殺人到旅行意外的變奏

2020-10-19

《戀愛纜車》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出版:皇冠

旅行殺人,又或者更準確地說在旅行的目的地殺人,可說是推理小說歷久不衰的黃金方程式。阿嘉莎.克莉絲蒂於1930年代寫成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一書,就早已成為經典代表,小說是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內的一所酒店(Pera Palas Hotel)寫成的,而伊斯坦堡就是條鐵路的南行線總站。今天,該酒店還特別把當年阿嘉莎.克莉絲蒂入住過的酒店房,改裝成她的紀念館。日本對此特別鍾情,2015年更由三谷幸喜改編成為背景於昭和年代的日劇。

當然,日本的旅行殺人推理小說大師,一定首推西村京太郎。由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寫作,他本來以本格及社會派的推理小說風格見稱,但1978年的《寢台特急殺人事件》成為超暢銷作之後,即成為他的獨特標記,作品中針對旅行目的地及車站周圍鉅細無遺的刻畫,令到讀者對他筆下的舞台趨之若鶩。影響所及,後來朝日電視台星期六的Wide劇場,亦不斷改編西村京太郎的作品,令他的人氣更盛。後來發展到不少觀光勝地,乃至火車線路,均力邀西村京太郎出行遊歷,希望可以成為他筆下的舞台--由小說回歸現實,影響力更加無遠弗屆。

時至今天,對所有的推理小說家來說,旅行殺人幾成指定的「考牌」動作。東野圭吾在以擁有超能力的女主角為主線的《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也安排了一件旅行殺人的案件,來作為小說發展的重心關鍵。

小說講述一名電影導演水城與太太千佐都去了赤熊溫泉,結果遇上硫化氫中毒致死的意外。兩人的設定為老夫少妻,所以千佐都為圖保險金,有充分的殺人動機,只不過警方苦無證據,才不得不以意外來定性結案。小說改編成電影後,因為赤熊溫泉是架空溫泉地,於是改為取景在福島橫向溫泉的瀧川屋。溫泉位於國家公園一隅,木造建築有經歷風雪的歷史感,甚有歷史質感,而且也恰好成為配合原著中的貼切舞台。

只不過如果僅限於跟從黃金方程式,那麼東野圭吾也不過屬平庸作家而已,當然他絕不會技止於此。我對他的《戀愛纜車》頗有好感,那正是把旅行意外式的推理小說寫作,由殺人的沉重素材轉化為輕巧的戀愛題旨,因而令讀者看得更輕鬆愉悅。雖然表面上小說舞台的里澤溫泉滑雪勝地是架空地,但明眼人一看即知道所參考的對象為長野縣的野澤溫泉。小說中提及的名菜如野澤菜擔擔麵,其實也是現實中野澤溫泉的必吃代表美食(野澤菜是一種當地特有的蕪菁類蔬菜),可見設計上東野的而且確有同步滿足觀光旅遊的考慮作用。

不過我更欣賞的是這本暢銷作背後的幽默構思,小說以滑雪勝地為背景,且穿插不同的滑雪活動在其中(單板及雙板乃至秘道滑行),於是甚有現實對照氣息。小說以幾組男女為焦點,他們來自酒店及美容院的群組,透過不同的契機,令他們的人生彼此相互交錯,也由是而編織出男男女女之間的交往連繫。當中東野恪守的原則,是禍福的更替轉化,他差不多在每一短篇中,均有上落起伏,例如〈箱形纜車〉中廣太與桃實劈腿之旅,就經過在車廂內的幾次起伏,最終無奈地敗露收場。又如〈箱形纜車 重遇〉中,本來桃實與日田由找不到進一步發展的方向,到逐漸明白應以女方主動男方被動方法為本,已經開始上軌道,想不到最後在車廂又重遇廣太及他原來的女友美雪(美雪與桃實舊同學),而兩人因為不知她在場,所以把她描述為輕浮及勾引男人的第三者,令到桃實最終按捺不住,寧願在日田面前暴露黑歷史,也要發洩心中的不忿。

我想說旅行意外作為推理小說的重要元素,關鍵在利用現實細節加以發揮,由地點的特點到活動內容的要素等,均是筆下發揮的核心素材。而東野在《拉普拉斯的魔女》及《戀愛纜車》中,前者善用溫泉景點的硫化氫要素,後者則活用滑雪地環境作情節設定的幌子,可見重心不在於殺人與否,只要能夠吸引讀者看下來,就是成功的書寫策略。■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