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8年3月22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內地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拉薩“3•14”打砸搶燒事件真相(全文)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8-03-22]

【新華社拉薩3月21日電】 題:拉薩“3•14”打砸搶燒事件真相

新華社記者李壟勇、邊巴次仁、拉巴次仁

這是一起駭人聽聞的嚴重暴力犯罪事件。

3月14日,一群不法分子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市區的主要路段實施打砸搶燒,焚燒過往車輛,追打過路群眾,衝擊商場、電信營業網點和政府機關,給當地人民群眾生命財產造成重大損失,使當地的社會秩序受到了嚴重破壞,13名無辜群眾被燒死或砍死,造成直接財產損失超過3億元。

這是一場反對分裂,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的鬥爭。

為了儘快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組織公安、武警,對在拉薩街頭十分倡狂地進行打砸搶燒的不法分子依法打擊,迅速平息了事態,維護了社會穩定,維護了國家法制,維護了西藏各族群眾的根本利益。

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這起嚴重的暴力犯罪事件是由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煽動的,是由境內外“藏獨”分裂勢力相互勾結製造的。

手段殘忍 令人髮指

3月14日,星期五。

這天上午,拉薩市民像往常一樣上班、上學、逛街、做生意、轉經,來自各地的遊客三五成群地在街頭遊覽。誰曾料想到,一場劫難突然降臨。

上午11時許,一些僧人在小昭寺用石頭突然攻擊執勤民警,幾乎與此同時,一些不法分子開始在八廓街聚集,呼喊分裂國家的口號,潛伏在城區各處的不法分子也迅速出動,並開始用棍棒、石塊、匕首暴力攻擊執勤民警和過往的群眾。

在拉薩八廓街、林廓北路、色拉路、納金路、二環路和北京中路等地段,不法分子成群結隊,瘋狂地對一些政府機關、臨街鋪面和拉薩市二中、海城小學、衝賽康商場、中國銀行西藏分行北京東路支行、電信移動營業網點以及新華社西藏分社、西藏日報社等新聞單位實施打、砸、搶、燒。

一時間,昔日美麗的“日光城”濃煙四起,高原古城籠罩在恐怖中。

早上還是陽光燦爛,下午則變得陰雲壓城。滾滾黑煙遮蓋了藍天白雲,空氣中瀰漫著橡膠和燃燒物的氣味,老城區及周邊的街道上到處是燃燒的車子和商鋪,大批商店、銀行、賓館、單位的財產被暴徒砸毀或焚燒,沿街的門窗、崗亭、自動取款機、紅綠燈一片狼藉,部分城區停電、通信中斷。

下午3時許,在北京中路的“以純”服裝店,6個年輕女店員顫抖著擠在二樓倉庫一張小木床底下,大氣都不敢出,外面傳來砸店舖的聲音。突然,外面靜了下來。藏族姑娘卓瑪想出去看看,她的同伴次仁卓嘎死死拖住她:“別去呀,他們都有刀,要殺死我們的!”卓瑪還是下了一樓,她頓時驚呆了:一樓已是火光沖天。她趕緊向女孩們大喊:“快逃命啊,他們放火啦!”

留下,會被燒死;衝出去,可能會被不法分子打死。怎麼辦?猶豫了幾秒鐘,卓瑪鑽出了卷簾門,然後低著頭拼命狂奔。而其他5個女孩沒有跑出來。

等大火被撲滅後,人們發現,這5個平均年齡只有20歲的女孩全都死在了小木床邊上,有的躺著,有的坐著,有的臉上還帶著血跡。她們的手互相緊扣,掰都掰不開。她們的名字是次仁卓嘎、楊東梅、陳佳、何欣欣和劉燕。

5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在不法分子點燃的大火中逝去。

14日下午,繁華的商業街朵森格路變成了一片火海。一夥不法分子縱火燒燬了一家服裝店,躲藏在二樓的店主劉國兵和妻子情急之下跳窗逃命,妻子手臂摔斷,劉國兵多處被燒傷,他們剛滿20歲的女兒在店內被活活燒死。

在北京中路,幾十輛汽車、摩托車、自行車被推翻在路中央並點燃,蘑菇狀的煙雲在半空翻騰。

在打砸搶燒中,不法分子的手段極其殘忍、令人髮指。他們背著裝有石頭、汽油瓶的揹包,手持鐵棍、木棍、長刀,見東西就砸,看到不順眼的人就打,一邊打一邊狂笑。人們四處奔逃,醫院急救中心的門口染滿了鮮血,學生們躲在校園的操場上瑟瑟發抖。在江蘇東路拉薩大橋車站,民工趙濟民剛下公交車,就被一個暴徒用刀捅裂了肝臟。市民馮碧霞被割掉了耳朵。1名無辜群眾被暴徒澆上汽油活活燒死……

這些不法分子更是一群貪婪的劫匪。他們將店舖中的各種貨物洗劫一空,他們還將搶來的床墊和桌椅擺放在道路中央阻斷交通。

四個月前騎單車來西藏旅遊的瑞典人揚內,當時正在北京中路一家小餐館吃飯,他回憶說:“剛開始,我聽到玻璃被打碎的聲音。緊接著看到一群人沿北京中路放火燒商店、燒汽車,圍攻追打行人,四週一片混亂。他們的行為簡直不可理喻。”揚內說,“這些人手持木棍、鐵棍和刀子,揹包婺辿章w先準備好的石塊。這次暴力事件完全是有組織的。”

事後查明,這天,不法分子縱火300餘處,拉薩848戶商鋪、7所學校、120間民房、6座醫院受損,至少20處建築物被燒成廢墟,84輛汽車被毀,有13名無辜群眾被燒死或砍死。拉薩市直接財產損失超過3億元。

暴行背後是分裂勢力的黑手

目前有足夠證據證明,這次打砸搶燒事件是一起由境內外“藏獨”分裂勢力策劃煽動的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事件,是我們同達賴集團長期尖銳鬥爭的集中反映,它有著深刻的政治背景和複雜的社會背景。

達賴集團1959年叛亂失敗逃往國外後,不甘心失去他們在舊西藏的封建特權,一刻也沒有放棄分裂破壞活動。上世紀60年代,他們重組叛亂武裝,對西藏邊界進行襲擾;在80年代策劃拉薩騷亂,妄圖將西藏從祖國分裂出去。

事實上,分裂與反分裂、光明與黑暗的鬥爭從未停止過。

半個多世紀以來,流亡國外的達賴集團抓住一切機會,通過各種途經,向境內分裂主義分子授意,通過各種手段挑起西藏內部矛盾。

2003年7月3日,達賴集團下屬的“藏青會”主席格桑平措在印度達蘭薩拉接受記者採訪時稱:“達賴喇嘛多次宣稱決不訴諸暴力,而只要是為了我們的事業,我們是不惜使用任何手段的,無論是暴力還是非暴力。我們計劃對我們成員進行為期六個月的遊擊戰訓練。”

今年1月4日,達賴集團下屬的“西藏青年會”等5個激進組織就通過網際網路發出了“西藏人民大起義運動”的叫囂。同時,達賴集團還組織策劃了境外藏人的“挺進西藏運動”,其主要策劃者“藏青會”宣稱:“不惜流血和犧牲生命也要恢復‘西藏獨立’!”2月7日,達賴“流亡政府”偽議會議長噶瑪群培聲稱,要“利用中國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機會,展開各種活動,迫使中國政府在2008年或者未來兩年內解決‘西藏問題’。”

如果說上述言行還僅僅是“口頭暴力”的話,那麼達賴集團“和平主義者”的面紗終於在3月10日被他們自己的行動撕下。

這一天,幾名“藏獨”分子闖入希臘古奧林匹克遺址,企圖通過點燃火炬的方式“抗議即將在北京舉行的奧運會”,遭到了希臘警方的堅決處置。

與此相呼應,“不謀求西藏獨立”的謊言也被達賴集團自己戳穿。

3月10日下午3時50分,拉薩哲蚌寺300餘名僧人分散下山,企圖進入市區製造事端。兩小時後,大昭寺廣場突現僧人呼喊“西藏獨立”等反動口號,並打出“雪山獅子旗”。

事實上,從3月10日起,達賴集團就對分裂活動進行不間斷的遙控指揮和精心佈置。他們通過電子郵件傳遞信息,散發光碟煽動更多人參與鬧事,這些分裂祖國的罪惡活動終於在3月14日大規模爆發。

“3•14”打砸搶燒事件發生後,達賴的表態也印證了分裂勢力的暴力嘴臉。

3月16日,他在印度達蘭薩拉接受英國BBC採訪時稱,西藏目前的局勢正變得複雜,“不論藏人在何時做何事,我都會尊重他們的意願,不會要求他們停下來。”

“3•14”事件有組織、有預謀,不法分子在策劃時是頗費了一番心思的。自3月10日起,他們就在拉薩散佈流言,以民族和宗教問題為由,蠱惑人心,挑撥矛盾。一時間,各類謠言在城內流傳。

而3月10日的哲蚌寺不法僧人異動只是“虛晃一槍”,真正意圖是“聲東擊西”,加大我警方防控難度。14日鬧事的起點不在郊外的哲蚌寺,而改由市區內的小昭寺首先發難。

打砸搶燒的不法分子還提前設計好了逃跑路線。鬧事後,他們主要逃往外來流動人口居住密集區域,如嘎瑪貢桑小區、八廓街、雪三村、團結新村、小昭寺等地段,混入普通市民中間,加大警方抓捕難度。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面對不法分子的分裂破壞活動,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採取了一系列堅決果斷的措施。

14日晚,拉薩全市主要街道實施交通管制,抓捕不法分子的行動隨即展開。

15日,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西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西藏自治區公安廳發出通告,敦促組織、策劃、參與這次打、砸、搶、燒、殺的犯罪分子停止一切犯罪活動,投案自首,鼓勵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檢舉揭發犯罪分子。

在處置這一事件時,我公安、武警始終保持了極大克制,堅決依法執法、文明執法,沒有攜帶和使用任何殺傷性武器。

14日中午,在小昭寺門前,武警西藏總隊直屬支隊一連新兵劉定偉,被暴徒用刀活生生從臀部挖去拳頭大一塊肉。被送到醫院時,劉定偉全身已被血水浸透,醫護人員一邊掉眼淚一邊為他實施搶救。從3月10日至15日,共有95名公安、武警官兵被暴徒打傷,其中重傷6人。

與此同時,一場“絕地大救援”在拉薩全城展開。自治區迅速組織公安、武警和其他有關力量,撲滅著火點,救治受傷人員,並加強了對學校、醫院、銀行和政府機關的安全保衛。武警官兵從火災現場共救出580多人,其中包括一所小學和一所中學的全部師生。

拉薩各有關部門也迅速展開了救助行動。各大醫院的醫護人員全部投入了忙碌的救治工作。很多醫院開設綠色就醫通道,準備出足夠床位,保證受傷群眾得到全方位醫療。接下來的幾天堙A很多醫護人員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各個醫院還為傷員免費提供飲食、住宿。西藏軍區總醫院成立了醫療巡診隊,走上街頭,救治受傷群眾。

一些電力設施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壞,導致拉薩市部分城區斷電。14日晚,聚集的不法分子尚未完全散去,拉薩市電力部門就在武警的掩護下開始了電路搶修。當晚8時30分左右,搶先恢復了市區遭受破壞最嚴重的宇拓路、朵森格路的路燈照明。第二天一早,市區受損電力設備基本修復,大部分停電區域恢復供電。

為幫助無家可歸的受害者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拉薩市救助站免費為他們提供衣食住醫,並提供返鄉車票。在救助站堙A記者見到了正在等待孩子降生的回族孕婦美傃。一夥不法分子把她的家燒成了一片廢墟。儘管她還不知道將來去何處安家,卻對政府心懷感激。她說:“如果沒有救助站,我和肚子堛澈臚l真不知道要去哪求助。”

到16日,參與打砸搶燒事件的不法分子紛紛落網,一些不法分子在我強大法律震懾和政策宣傳攻勢下,紛紛投案自首。

從17日起,西藏自治區和拉薩市的主要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正常上班,高校、中小學校正常開課。

據西藏自治區有關部門介紹,截至21日,拉薩已有183名參與打砸搶燒事件人員投案自首。

謊言掩蓋不了鐵的事實

達賴集團聲稱,此次行動的目的是爭取“自由”和“人權”。但偽善的謊言掩蓋不了鐵的事實。拉薩市民遭受的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證明,這次打砸搶燒事件,是一場在任何法制國家、任何文明社會都無法得到寬容的赤裸裸的犯罪暴行。

不法分子自己的供述是最有力的證據。一些參與打砸搶燒的不法分子是“藏獨”分裂分子花錢雇來的。來自林芝地區的卓瑪供認:“他們給我錢,讓我去砸東西,還說多砸、多打、多燒,就多給錢,我一天掙了好幾百元。”

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西藏自治區發展諮詢委員會名譽主任熱地憤慨地說:“試問,世界上哪個國家、哪個政府,對於出現類似拉薩這樣的嚴重暴力犯罪事件能夠無動於衷?能夠置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於不顧?能夠眼睜睜地看著暴徒們破壞和諧穩定的社會秩序?”

不法分子製造這一事件的根本意圖何在?20日,在拉薩市公安局審訊現場,主要鬧事者之一阿旺朗吉的供述洩露了“天機”。

早在1989年的西藏騷亂時,時為哲蚌寺僧人的阿旺朗吉就因在大昭寺廣場懸挂反動標語而被捕。這一次,審訊人員開始提審時,他始終緘口不言,且態度極其傲慢。可是當我審訊人員拿出他多年來違法犯罪的有關材料和其同夥的招供材料後,他終於開口了:“自參加1989年騷亂被釋放後,我在拉薩堆龍德慶縣開了5家雜貨店,店婺u請的布勇、索巴等6名服務員都是刑滿釋放人員。實際上,他們主要就是從事分裂活動。”

他供述,在“3•14”事件中,他策劃、煽動和花錢雇用了一部分社會閒散人員進行打砸搶燒。

全國政協副主席帕巴拉•格列朗傑一針見血地指出,達賴集團製造“3•14”事件,其險惡用心,就是企圖在敏感時期挑起事端,蓄意把事情搞大甚至造成流血事件,破壞安定和諧的政治局面。

許多藏族群眾用實際行動表達了他們對暴行的控訴。14日15時多,在小昭寺附近開首飾店的孫平江一齣門就遭到二三十名暴徒圍攻,手、腿、背、屁股被砍了十幾刀。他好不容易掙脫險境,血肉模糊地拼命向前跑,敲了很多門都沒人開。最後,一個開棋牌室的藏族老太太,主動開門讓他進去,還幫他打電話給他的朋友。在武警官兵的幫助下,聞訊而來的朋友立即開車將他送到了醫院。這位藏族老人說:“我不明白現在生活這麼好,那些人還鬧什么鬧。”

“為什么達賴集團要搞暴力破壞活動?究竟是誰在為西藏各族人民謀幸福?到底是誰在戕害西藏各族人民的利益?”藏族退休幹部尼瑪次久憤慨地說,“政治上的反動性、宗教上的虛偽性和手法上的欺騙性,是達賴集團慣用的伎倆。這場暴行,讓我們更加看清了他們的險惡用心。”(完)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內地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