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動漫+考據 不一樣的成語故事


放大圖片

看多了東拉西扯、粗製濫造的古裝劇,你對中華文化的理解分分鐘偏差出外太空。試想想,如果小孩子們從小就是靠穿越劇來想像古代歷史,等他長大時,可能還真以為武則天時代已經有了線裝書,而宮女可以在紫禁城裡遊手好閒地逛花園!

給孩子們看什麼,才能讓他們「無壓力地快樂學習」真正的傳統文化?香港三聯近日出版了由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主編的「圖說中華文化」叢書之《戰國成語與趙文化》,漫畫式的講故事方式佐以嚴謹的考據與知識點介紹,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香港三聯書店提供

用做展覽的方式來做一套書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周功鑫曾先後出任台北故宮博物院的展覽組組長、研究員,與博物院院長。她笑說自己「25歲進宮」,服務故宮30餘年間,兩度「入宮」,從一個學習外語的人一下進入到中華文化的藝術世界,「我其實是在故宮中學中華藝術史」。其間的16年,她主要負責展覽、教育與公關,深度學習中華文化的同時,也逐漸體認到「博物館的藏品是心臟,而教育才是靈魂。」她積極推動博物館與公眾的溝通,採取分齡、分眾的理念來推廣教育活動,並發展出一支年輕的「志工」隊伍,不僅是為了提供服務,而是探索更好的導覽與溝通方式,讓到台北故宮參觀的各階層民眾都有可能作廣而深的學習。「我第一次離職時有300個志工,第二次走時已經發展到700個。這是我們的文化的種子部隊。」

擔任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期間,周功鑫十分重視為年輕人設計活動,比如推出「周末夜」,逢周末博物館延長到晚上9點關門,邀請年輕人自己組團來表演;又將志工的隊伍從成人再擴展到包括兒童與國中生,鼓勵年輕人定期到故宮來學習文物。在展覽的方式上也將新興的多媒體運用進去,比如備受好評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就將古樸的《富春山居圖》與數碼化圖景並置,再加入動漫,甚至是布袋戲表演,讓不同年齡的觀眾對遙遠的文人畫一下有了親近的理解。

熱愛中華藝術,喜愛親近民眾,更希望透過古老的文物將傳統文化藝術的美好傳達開去,這樣的周功鑫在退休後突然萌生想法,要為兒童和青少年出一套講中華文化的書,好像再自然不過。而對她來說,策劃一套圖書,也許就像是策劃一次特別的展覽,一樣要由淺入深、生動活潑,潛移默化地打動觀眾。

借「成語」呈現古人的生活

中華文化如此廣博,傳統藝術又略顯艱深,如何找到一個切入口?她想起了「成語」。這看似是個早已被做濫的領域,坊間的成語故事書成行成市,多走幼齡化路線,說成語故事,是為了「教化」。周功鑫看到的,卻是成語的「真」,每個成語都來源自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如果可以以成語故事為媒介,來呈現那個時代的真實,介紹其背後的歷史、地理、藝術、文化、生活,豈不很有趣?

「圖說中華文化故事」叢書,就這樣藉蚖′G事的方式,用青少年最喜愛的漫畫插圖來表達,卻實際上像是一次追溯遠古的考據冒險。每一本書的故事後面,是「圖畫知識」與「延伸閱讀」,細緻解釋畫面與故事中曾出現過的服飾、器物、生活用具與城市景觀;再附上的年表、地圖與參考書目,讓讀者可以進一步挖掘。用周功鑫的話說,是用貼近小孩子的視角,但真實、系統,以讓讀者的學習更扎實、有深度。

叢書的野心不小,依據歷史事件的特殊性與人物特色,主編者挑選出150個成語,多集中在戰國、漢、唐、宋四個時期。第一階段的戰國時期,有五十個故事,被再系統分為趙文化、秦文化、楚文化、齊文化,與韓魏燕文化,每個部分十本,各成一套。這次首先推出的就是趙文化的十本,包括《邯鄲學步》、《鷸蚌相爭》、《完壁歸趙》、《負荊請罪》、《紙上談兵》、《排難解紛》、《醇酒美人》、《毛遂自薦》、《奇貨可居》與《市道之交》。周功鑫說,整套叢書的考證做得非常嚴謹,希望為讀者提供多層次的學習,「小孩子可以看故事,親子可以關注延伸閱讀,如果再深入,我們還會發展網路學習。」未來,她希望將書中的內容進一步擴展,將教育家、藝術家等不同領域的人集合在一起跨界操刀,內容也許不僅僅局限在書本,而將更立體。

嚴謹的考據 雅致的動漫

叢書選擇以動漫插畫的方式來呈現,以親近青少年讀者,但周功鑫亦希望透過圖畫的藝術感來體現中華傳統藝術之美。這樣一來,整套書的美術風格就需要十分特別的定位,而不是簡單將其製作成坊間流行的卡通連環畫。尋尋覓覓,周功鑫找來了動畫導演及荷里活的動畫分鏡師紀柏舟擔任藝術總監。

紀柏舟說,接觸成語後,會發現每個成語都是一個小小的劇本,他希望在畫面的呈現上凸顯電影分鏡般的場景張力,把中華文化「renew」。「我們希望做出雅致的動漫、不老的傳統,把插畫、動畫裡面的俗氣拿掉。」

整套叢書的美術風格上,紀柏舟對顏色尤為在意,這也是整個團隊創作初始所遭遇的最大困難。「我希望畫面的色調不是一般卡通的彩色,而是像電影裡面有黃色光照進來一樣,有種藝術感。」每個系列的顏色定調都不一樣,講趙文化時主色是紅,到了秦文化,就凸顯黑。「這個紅的好處是古典,但是危險的地方是容易傳統、容易舊,我們就要想要怎麼去破除這個東西。並不是說不用這個紅,而是要在黃和紅中去找一個調子去做。比如你會看到《完璧歸趙》中的市集,有很多人,多彩多姿的顏色,但你看他的綠不是正綠,紅也不是正紅,而是在某種調子下的偏綠和偏紅,這樣才會有雅致的感覺。顏色是我們剛開始時遇到的最大困難,必須把一些卡通、商業、彩色筆的感覺拿掉,畫法也要稍微偏純藝術,方式像插畫,但顏色比較古典。雅致的插畫書,這是我們的目標。雅致和好看是沒有矛盾的,不是說雅致就是老,而是你沒有做好才是老。」

整套叢書,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考據的嚴謹和細緻,這也體現在畫面上。紀柏舟笑說,自己剛開始時畫秦始皇,會習慣地把他的髮冠前面畫上簾子,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這樣;又或是畫皇帝坐在龍椅上,但戰國其實沒有椅子,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團隊中的研究小組,就專門負責把關,糾正這些偏差。「我就想起老師(周功鑫)說,如果小孩子從小就要看這個,為甚麼我們要給他們看錯的東西?考據一定要真實。」

在場景設計上,則要考慮在重考據之餘保留畫面的精彩感。「在場景上,最大的問題是你不知道他們當時真正會擺的東西是什麼,我們通過一些壁畫來參考,最後面臨的問題就是,他們那個時候是極簡主義,連宮殿都經常是空空的。你要怎麼把構圖畫漂亮?很可能沒有什麼裝飾可以去表現,所以要用電影分鏡的鏡頭感去取。所以你看到的不是器物很多,像《哈利波特》那樣東西一大堆,而是景深和構圖的角度。」

書中還用上了戰國的漆畫來開頭與結尾,讓整本書一下被提亮,有畫龍點睛之效。在紀柏舟看來,漆畫是很風格化的呈現,但不能多,因為它的簡約很難呈現很細節的東西,但在將來,它會是最有可能數位化的部分,「讓它動起來比較有可能。」他說,「我們希望可以做一個原型的東西,可以發展成書,有朝一日也可能做成動畫。這次的風格比較大氣一些,因為如果做得比較偏鋒,比如做成很平面很設計很插畫風格的話,以後要變通很難。」

但不管怎麼變,萬變不離其宗,講好一個故事才是王道。「圖說中華文化故事」的故事講得好不好,還要讀者們來評斷。

相關新聞
動漫+考據 不一樣的成語故事 (圖)
書評:時尚解剖學 (圖)
簡訊:蔣方舟做客南開自稱「老了」 (圖)
書介:2015唐立淇星座運勢大解析 (圖)
書介:Barbra Streisand: Steve Schapiro and Lawrence Schiller (圖)
書介:空洞的十字架 (圖)
百家廊:松鼠的板栗 (圖)
翠袖乾坤:廣東歌已死
跳出框框:聖誕節名存實亡
琴台客聚:乙未誰人犯太歲? (圖)
生活語絲:風華絕代王丹鳳
思旋天地:「聖誕鐘,買匯豐」?
網人網事:電視的憂傷
首個大屠殺公祭日港舉行圖片展 (圖)
金陵古城抗戰遺跡多 (圖)
三年零八個月的幽暗歲月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