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讀書人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南區文學徑 重溫文人墨客香港情


放大圖片

■位於赤柱聖士堤反書院對面行人路的胡適紀念地標「井字遊戲」設計圖

張愛玲、胡適、蔡元培、蕭紅、許地山,他們的香港故事為這座城市添上浪漫色彩。計劃經年的「南區文學徑」部分地標即將落成,從此港島南區多了落腳處,讓人重溫文人墨客的香港情緣。■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圖:部分圖片由南區區議會提供

香港南區區議會從2010年就開始籌劃「南區文學徑」,在區內為張愛玲、胡適、蔡元培、蕭紅與許地山興建紀念地標。計劃邀請了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40位同學進行設計,最終選出五個方案,以地區小型工程撥款斥資建造。本月,位於淺水灣、赤柱、香港仔,分別紀念張愛玲、胡適與蔡元培的文學徑地標將先後完成。而蕭紅與許地山的設計地標仍在建造中。

南區區議會主席朱慶虹說,之所以打造「南區文學徑」,是因為小思老師的《香港文學散步》裡面講到許多文學家與香港的故事,十分吸引人。但打造文學徑,對他來說,只是「手段」,真正重要的,是借此吸引大家的注意,以「推動市民大眾,特別是青少年對文學的興趣」。朱慶虹說,提起南區,大家腦中的印象都是海洋公園,或是迷人沙灘,「南區主要推廣的也是海洋公園,政府的重點也在此。但遊客也有不同的喜好,很多人也喜歡去發掘不一樣的樂趣。」希望通過文學徑的打造,讓大家了解南區在現有觀光熱點之外的一面。

五個地標 五段故事

五個地標是否可以成為新的旅遊熱點,也許並不是重點所在,難得的是按圖索驥,讓人重新了解曾經走過這兒的文人墨客,他們與香港的過往,為這個城市添上不少浪漫色彩。

張愛玲與香港的緣分自不用說,她在港大短暫的求學生活,或是筆下白流蘇與范柳原的《傾城之戀》,早已成為妙談。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副主任、中國古代文學教授吳存存把她稱為令港大驕傲的學生,「我們也找到她的成績單,成績很好很突出的。遺憾是她39年入學,之後很快爆發了太平洋戰爭,所以她並沒有畢業。她對香港一直很有感情。」而在許鞍華的《黃金時代》中,大家可以看到另一位才女蕭紅在香港的最後歲月,一部《呼蘭河傳》遙望故土,卻最終在這客鄉收筆、連載發表。蕭紅因為避戰而來到香港,這裡對她來說是福地,卻也是哀傷之所,她在這裡的最後歲月顛沛、困頓,為病所苦。1942年1月,蕭紅在法國醫院設在聖士提反女校的臨時救護站病逝,遺體火化後被葬在淺水灣麗都酒店前的花壇內。「當時端木蕻良害怕骨灰以後沒有了,就偷偷把一半的骨灰埋在聖士提反女校。」吳存存說。但不幸的是,這部分骨灰當時沒有作好記號,輾轉之下,部分骨灰至今仍是下落不明。而埋在淺水灣的骨灰則在1957年遷至了廣州銀河公墓。

此外,胡適、蔡元培與許地山也都與香港緣分匪淺,後二者去世後分別葬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與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

許地山與港大

與張愛玲、蕭紅相比,許地山和香港的故事少了「熱鬧」,卻很深遠。他和港大的緣分也影響了大學中文學院的教育理念。

吳存存說,對於港大,特別是中文學院,許地山是很重要的人。「他是中國現代史上的著名學者,也是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一些作品被收到了中小學的課本中。但他其實也寫過很多小說。許地山本人不是一個純粹的作家,而也是一個學人,在倫敦和美國都拿了學位。早期的香港大學並沒有中文系,只有英文系,如同一所英國大學辦到了香港。到了1927年,當時本土的勢力比較強,人們反感殖民主義的作風,就開始設立中文學院。但是早期英國的殖民者不允許,也不希望民族主義的情緒太激烈,希望淡化這個事情,就想了一個現在看來很不好的主意--請一個前清的翰林來教八股文。其實在那個時候,八股文早就沒有用了,已經廢除了。所以很多人還是有意見。於是在1935年,大學授予胡適一個榮譽博士學位,也希望他來當中文學院的主任。可是胡適當時是中國的風雲人物,沒有空來,就推薦了許地山來。胡適說,許地山在現代文學的名家中既是作家又是很有學問的人,除了魯迅和他弟弟周作人外,他特別佩服許地山。就請了他來。」

到港大主持中文學院,許地山對學院的架構設計,大部分沿用至今。「他本來就是現代作家,非常看不慣讀八股文的那一套,希望把更多的當代文學介紹到香港,所以作了一系列工作。比如在學院架構上,他認為中文應該分為四部分:文學、歷史、通識中文教育(相當於現在的通識部),更特別倡議建立了翻譯系。早期港大,所有課程都是用英語,也是從許地山開始,強調中文學院學生可以用中文,那時學生寫作業,就可以選擇用白話文或者是文言文。」2013年,為了紀念許地山,香港大學特別舉辦了許地山珍藏手稿展,「我們叫它『空山靈雨落花生』,他是非常重要的人,我們很懷念他。」吳存存說。然而不幸的是,許地山去世得很早,1941年猝死在香港家中的他,年僅47歲,不得不說是很大的損失。(許地山的女兒許燕吉在傳記《我是落花生的女兒》一書中,用『天崩』來形容父親的突然去世,她筆下的香港歲月和父親印象,讀來令人感慨良多,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翻看。)

探訪南區文學徑,重溫文人墨客的香港足跡,每個人也許都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相關新聞
南區文學徑 重溫文人墨客香港情 (2015-06-29) (圖)
書評:到此為止吧!萬城目學 (2015-06-29) (圖)
書介:失蹤 (2015-06-29) (圖)
書介:N個不能不死的告白 (2015-06-29) (圖)
書介:Mr. Mercedes (2015-06-29) (圖)
簡訊:香港書展 重磅講座吸引讀者 (2015-06-29) (圖)
徵稿啟事 (2015-06-29)
廖美立 在書店中體驗生活 (2015-06-22) (圖)
書評:撥開霧霾有核電 (2015-06-22) (圖)
簡訊:《深圳口述史》講述 「深圳·夢開始的地方」 (2015-06-22)
書介:古書比孩子重要 (2015-06-22) (圖)
書介:F (特色燙黑書衣) (2015-06-22) (圖)
書介:愛玲說 (2015-06-22) (圖)
書介:陶瓷碎片:侯麥短篇小說集 (2015-06-22) (圖)
書介:王家衛的映畫世界 (2015版) (2015-06-22) (圖)
徵稿啟事 (2015-06-22)
認識真正的喬布斯 (2015-06-15) (圖)
書評:《巧弄八音譜京曲》光鮮背後的苦心孤詣 (2015-06-15) (圖)
書介:當神說,可以陪我聊聊嗎? (2015-06-15) (圖)
書介:故宮的隱秘角落 (2015-06-15)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讀書人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