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敢觀舞台:《賞味期限》玩味時間

2016-07-02
■《賞味期限》  攝影:鍾漢榮■《賞味期限》 攝影:鍾漢榮

儘管之前聽過一些好評,但入場看《賞味期限》依然給我一大驚喜,風格別樹一幟。這幾年新一代編舞開始成形,發展似乎也較多面向,令香港當代舞的圖像開始有趣。

《賞味期限》是今年第二個看的黃翠絲與毛維的作品,前一個是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香港舞蹈平台系列中的《地圖》。這次兩人與視覺藝術家周文慶合作的《賞味期限》,卻給人全然不同、煥然一新的感覺。印象中沒見過這般「動物兇猛」的本地舞作,內裡呈現的能量與張力、舞者的默契、與前進進牛棚劇場空間環境的配合,都是難得一見的。

在動作之前,先惹人注意的是時間這重要元素──回想起《地圖》,探討的題材好像不同,但細看也又跟時間有關。《地圖》講述在時間洪流中、步伐急速的城市裡,人如何定位。而《賞味期限》中,時間既是主題,也是演出中重要的元素。首先是演出名稱,「賞味期限」是日語,即我們平常用的「此日期前最佳」,看名字,已叫我聯想起王家衛《重慶森林》或劉鎮偉、周星馳《西遊記》中為感情加上期限的名句。一男一女的演出,自然聯想到男女感情、性別故事。

而演出也先給觀眾一點「時間」的概念:劇場內,只見兩人握茪漶A相對而立,不動地站了十五分鐘--背後的牆上掛茪@隻停在八時十五分的時鐘,而另一牆上的時鐘卻一分一秒地移動。在靜止與運行之間,觀眾靜靜地看他們,看滿地的沙,身心開始暫忘劇場外的世界。演出以沙漏凸顯時間的存在,每一段落也都有期限:在演區中央上方有個盤,注滿沙後便會傾倒下來,如計時器般啟動演出與暫停舞段。

舞作對節奏與動靜的掌握與分配都甚佳,由靜至動,讓觀眾隨茖滮H緊張的關係加速投入。當沙盤一倒,懸吊在上的大幕掉下,兩人倒在地上:兀然的倒地與之前的默站對比強烈。倒地後黃翠絲俯伏在地,動也不動,毛維慢慢起來,在台後桌上的花瓶抽出一支玫瑰。毛維以各種方法,讓黃「握」茠景嚏C而黃翠絲像未吹進生氣的軀體,只任毛維擺佈,玫瑰最終沒法留駐在黃的身上。這叫人想到人類之始的亞當與夏娃,又或美女與野獸。這一段黃翠絲要全然放棄控制身體讓毛維操控,又聯想到傳統兩性關係中常見的男女權力關係。

玫瑰象徵愛情--不過有刺!女子甦醒時,兩人的角色/權力關係便起變化。她眼神堅定不屈,把玫瑰的花瓣一片片撕下遞給觀眾,甚至跟觀眾擁抱,這一段的強與之前任人擺佈的弱形成強烈對比。這時全身髹上白漿的毛維爆發,兩人開始搏鬥。

先是黃翠絲手中的玫瑰,然後是一塊豬肉--依然由靜(手握的玫瑰)至動(用繩索吊起的豬肉,因兩人的爭奪而不斷晃動)。這兩段雙人舞甚具爆炸力,他們不是以優雅、象徵式動作去呈現兩人緊張的關係,而是以衝撞式的動作去表現兩人之間的張力,眼神凌厲的對峙,加上在前身是屠坊的場地中爭奪(豬肉),直是現代社會弱肉強食的象徵,描劃的又從男女擴展至社會層次,人際之間的角力。沒有血淋淋的畫面,卻仍然看得人驚心動魄。兩人那些奮不顧身、充滿能量的動作,流暢有致,又顯示了兩人甚有默契。最後,兩人回歸到開場時的姿勢:握茪漶A這次卻是嘴內共咬這片豬肉。是最終達至和解,還是不得已的選擇?任由觀眾詮釋了。

周文慶的視覺與裝置藝術,在牛棚劇場裡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效果。宣傳中見的肥皂泡,主要在觀眾入場時經過那一條短短的的通道,以及毛維臂上「插」了的肥皂泡的翅膀,隨時消失的肥皂泡與流動不定的沙粒,都很能表現「時限」這概念。而遍地的黃沙令演出充滿了泥土氣息,令兩個舞者其後的角力及搏鬥,添加了原始的味道,與劇場的質樸本質又很配合。

2014年首演的《賞味期限》,今年因澳門藝術節委約而得以重排演出,然後在香港上演。再次證明了好的資助及委約策略,是有助舞蹈人發展創作,精益求精之外,還可接觸更多的觀眾。希望他們有機會把作品帶出去,好的作品,應該是沒有期限或界限的。■文:聞一浩

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