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蕭昱:版畫上的留痕探討生命主題

2017-03-21
■「留痕」系列作品是蕭昱近兩年在個人創作上一個全新的探索■「留痕」系列作品是蕭昱近兩年在個人創作上一個全新的探索

藝術是什麼? 從來沒有標準答案,就像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個藝術家、每個觀眾各自有不同的答案,對於藝術家蕭昱來說,這個問題於零九年亦曾經困擾了他將近一年,這年間,他自言不能創作、亦沒有參加任何展覽,為的就是苦思問題的答案。幸而,他最終亦衝破了自作的繭,覓得自身對藝術的理解。而是次來港展出所帶來的作品,則是他在其藝術生涯中一個全新的探索。■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圖:主辦方提供

是次展覽取名「留痕」,共展出八幅以探索生命為主題的版畫藝術作品,創作運用和糅合了多種版畫技法和媒介。這八幅作品,看似簡約的風格,卻耗時整整兩年,過程中除了要克服技術上的重重困難外,藝術家同時要面對在創作過程中的自我提問、質疑及回答。在多年的藝術生涯中,蕭昱曾嘗試過不同的媒介的創作──雕塑、裝置、行為藝術,如今他則挪用了版畫的所有技法,以探索一種新的平面的創作可能性,是次他選用了三種物料,分別是剎車片、竹子及麻繩,以其獨特複雜的版畫技法,在畫紙上留下物料的痕跡,這三種看似平凡的物料,卻是藝術家對生命的書寫和記錄。「對我來說這次創作是全新的客體,我通過兩年的摸索和思考,把它呈現出來。」蕭昱說。

剎車片探討修養

作品《節制》及《節制No.1》是蕭昱用從寶馬維修店中撿來的完全報廢的剎車片印刷而成的。跟普通的銅板畫不一樣,這兩幅作品的製作過程則複雜得多,蕭昱表示首先會把每個剎車片變成銅板,然後把其鑲在底板上,再利用銅板印刷配以刷油墨的技術進行印刷。數個又髒又已報廢的剎車片,為何成了蕭昱的藝術思考對象?「汽車是現代工業的重要標準,它給我們帶來了速度,如果沒有及時剎車,很多寶貴的生命都會沒有了。」他解釋。

「生命」是這次作品所探討的主題,而蕭對於在剎車片上的痕跡是極感興趣,因為上面留下的種種痕跡,與生命有荓K不可分的關係。「操作汽車的人為了安全起見,會踏下剎車片,剎車片上留痕,是保護人的生命的一個見證。」他說。而是次作品取名「節制」,所謂的「節制」,則與人的修養有關,對蕭昱來說,一個人有修養,便應要有自控能力,不會讓自己的慾望無限擴大。八幅作品中,七幅全用黑色創作,因為蕭昱希望從一個純粹的角度、不被其他因素干擾而創作這全新的作品,而唯獨《節制》有運用其他顏色。「不同的剎車片來自不同的車輛,意味荅d下不同人的痕跡,這些痕跡是獨特的、彼此有差距的,而顏色運用的目的則在於此。」他說。

竹子書寫生命

竹,其不懼嚴寒、堅韌挺拔之特性自古為人所讚頌,而蕭昱也喜愛用竹子進行創作,無論是全新的「留痕」系列,還是以往的裝置藝術,皆會運用竹子進行創作,蕭昱看待竹子,卻有別於一般的文人雅士,他從竹子的生命體出發。眼前的三幅作品,《成長堆盞》、《書寫成長》及《刊刻成長》均用竹子的橫切面印刷而成。走近細看每個圓圈,大小、粗幼各不相同,而作品的意義,亦正正在此。蕭昱告訴記者,為了創作這些作品,他把每一根竹子切開至每段2.5毫米高,2.5毫米,是什麼意義呢?「竹子每四年長一個根,然後再花四年長筍,竹子一旦定形突破筍以後開始正常生長時一天會長三到十厘米,一小時則生長2.5至3毫米。」蕭昱解釋。

把同一根竹子的不同切面印下來,對蕭昱來說就是生命的自我寫書。「每段2.5毫米的竹子切下來,印在紙上,就恍似把竹子生長的痕跡記錄下來,我沒有直接把竹子這個生命體展示給觀眾看,我用印的方法,留下痕跡,我所強調的是成長的過程。」蕭昱挪用了版畫的技法,卻有別於傳統版畫那一式一樣的特點,他自言並不追求畫面圖案的一致性,只要畫面美觀又能表達箇中主題便可以了,所以細看作品的圖案,大小、粗幼均不一樣,因為每個橫切面都不是一致。三幅作品,反映的是生命的堆疊和書寫。

繩子暗示慾望

麻繩亦是是次展出作品的使用材料之一,蕭昱表示,麻繩用植物製成,而其最有趣的地方是繩子有毛,在印的時候很難控制毛的方向,所以每次印出來的樣式都不一致,有別於傳統意義上的版畫。因此走近看作品會發現有很多極細的毛的印痕,這樣的創作模式對於蕭昱來說並非一個作品的疊加,卻是作品的延展。

對於選擇繩子,蕭昱認為其有荅S別的屬性,因為它既是速度的泉源,卻同時是有茤T定物件的作用,一物同時兼顧兩個極端的特質。以作品《我們心中都有一隻斑豹》為例,望荍@品,予人有一種旋轉的感覺,而蕭昱想帶出的,正是以該幅作品營造速度感暗示人類心中的慾望。「《我們心中都有一隻斑豹》,其實就類似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團火,哪怕再平靜的人,心中都會有慾望,而慾望就是速度感,人天生對速度有追求,所以人會看賽車、賽馬。而這幅作品正正予人一種旋轉的感覺,是一種速度的暗示。」他說。在創作這幅作品時,蕭昱希望印出來時盡量不要像一條繩子,而他解釋作品正正就像盤起來的貓科動物。「貓科動物的速度很快,牠們大部分時間盤在一起,很懶地睡覺,但牠們一旦跑起來,速度卻很快。而人有一種激情,與生俱來就有荋陸一樣的慾望。因此當我利用繩子創作時,我並非想畫抽象畫,而是按照人的心理狀態創作,探索生命最原始的狀態。」蕭昱說。

展覽日期:由即日起至4月29日

展覽地點:藝術創庫畫廊 (荃灣海盛路9號有線電視大樓20樓2009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