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香港回歸20周年之愛中國的100個理由】鍾情城市歷史 挽救瀕滅古蹟

2017-06-19
■陳赫(前排揮手者)帶領青少年在田野考察,並講述城市歷史。 香港文匯報遼寧傳真■陳赫(前排揮手者)帶領青少年在田野考察,並講述城市歷史。 香港文匯報遼寧傳真

文保義工八年奔走吶喊 扎根文遺探尋祖先智慧

這是一群人的「尋根故事」。因為對歷史的熱愛,八年來,這群人自發用雙腳踏遍家鄉的黑土地,只為尋找和留住奉天古都的歷史腳印,為這個城市留住根。他們曾轟動一時地發現並呼籲保留下中華民族打響抗戰第一槍的瀋陽北大營舊址,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歷史貢獻了珍貴史料。他們是行走於這個城市間的遼寧文化遺產保護義工,他們之中有一線工人、老師、退休職工、商人甚至是幾歲的孩子。 ■香港文匯報記者 于珈琳 瀋陽報道

工作日時,陳赫是一名工作在汽車製造廠的一線工人;而到了周末,他卻穿梭在公眾考古活動現場,作為遼寧文化遺產保護義工團隊的隊長,參與到又一次的對城市歷史遺蹟的探尋。這種身份的轉變,也是眾多文保義工的縮影,八年的奔走中他們幾乎犧牲了所有的休息時間,堅持為瀕臨消失的城市古蹟奔走吶喊,並通過公益講座、田野調查、公眾考古等行動來挽留城市消失的記憶。

田野調研掘記憶

「很多人對家門口的歷史都不了解,怎麼再談熱愛?」陳赫的出發點還在於人與城市的情感紐帶。「剛成立團隊的時候,我們都只是一些歷史愛好者,後來我們發現了身上承擔的責任。」同時兼任地方考古所文物監督員的他認為,與田野調查相結合的歷史科普活動更有助於普通百姓了解自己的城市,銘記一段段刻骨銘心的史實。

最初,義工團隊是一個鬆散的組織,直到2011年幾名義工在田野調查時發現了疑似北大營遺蹟的一排青磚平房,在通過衛星定位、與日本人繪製的圖片資料比對以及邀請專家論證後,確定了這片深藏在簡陋民宅中的重要歷史遺蹟的身份--這裡僅存的三趟營房所在地就是東北軍第七旅620團的戰車營和軍樂隊營,這裡成為尋找「九一八」事變的唯一見證。遺蹟的發現在引起史學界高度關注的同時,垃圾遍地、幾近棄管的建築現狀也深深刺痛了文保義工。彼時,參與了遺蹟發現和論證工作但更多時候是一頭扎進清史研究的陳赫意識到,散落在各個角落的城市記憶亟待發掘。

2012年,陳赫發起成立了遼寧文化遺產保護義工組織,制定了各項制度並形成了每逢周末進行田野調查的習慣。無論是無路深山中的抗聯密營、深藏野地的孤塔,還是置於鬧市的房簷瓦礫,在陳赫和團隊義工的眼中,這些凝固的歷史便是最寶貴的城市記憶。

如今,義工團隊在全省擴充了多支城市分支隊伍,由團隊成員自籌經費、公益出版的歷史期刊《遼寧記憶》也走過了第八個年頭,累計刊出的調查手稿和古蹟見聞已超150篇,成為城市歷史的記錄和延續。至今已近百次的田野調查讓陳赫和十幾位團隊核心成員成了民間的「歷史明星」,特別是2015年掀起公眾考古熱潮以來,更多的青少年在義工帶領下「穿越」到千百年前的城市,一窺祖先的生活智慧。

變身老師推科普

隨茼a方文物保護工作的完善,義工團隊的功能也從發現與保護文化遺產轉變為對城市歷史文化的科普與宣導。「現在我不僅了解了更多的歷史文化和建築遺蹟,並且通過自身的行動,影響了身邊的很多人。」「90後」義工馬軍立認為,培養青年群體的家國情懷更應注重歷史知識的普及。「50後」義工宿文革則語重心長地表示,「瀋陽那些老建築飽經歷史的滄桑,如果大家都能重視並行動起來,那就相當於留住了瀋陽的根。」

由陳赫和團隊義工發起的博物館之旅、歷史走進校園等活動,如今已成為內地同類公益事業的先鋒。本職是一線工人的他,用自己搭建的歷史課程體系、用身體力行的實踐讓青少年從愛上家鄉的歷史開始,懂得祖國古老文明的魅力,成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者。

「發起博物館之旅的時候,其實就是因為我知道兒子學校佈置了暑期作業,要求他們去逛博物館,回家寫感受。」此時已經有意識轉向青少年宣教工作的陳赫認為,孩子在博物館聽到的千篇一律的講解並不能真正達到學校期待的效果,於是他嘗試茼b2015的暑期組建了一個由小學生和家長組成的40人的行走博物館團隊,先後到過陝西、山西的多個博物館,他一邊帶團隊一邊補充歷史知識,「一開始孩子們還都喊我『導遊』,我有些無奈,後來他們都自覺地叫陳老師了,嚷嚷蚥我簽名,說以後還想跟我一起學歷史。」孩子簡單直白的表達,讓他看到自己的力量或許可以慢慢改變一代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