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翠袖乾坤】畫家愈老愈有火

2017-09-14

連盈慧

臉書上有人轉來一段老畫家告白,寫來十分獨特,試抄來給大家共享︰

「書法一律以現金交易為準。」

「嚴禁攀親套交情陋習,鈔票面前,人人平等。」

「鐵價不二,講價者放惡狗咬之。」

「惡臉惡言相向,驅逐出院。」

驅逐出院的院,當然不是醫院老人院,而是老畫家私人養生作樂的庭院。告白也是其他敢怒不敢言老書畫家的心聲吧,成了名,就像芬芳馥郁盛放的繡球花,蜂群便慕名上門採蜜求墨寶了。

唉,附庸風雅還好,當中只知書畫有價不知好在何處的冒牌粉絲還多荂A只知老師愈是高齡愈值錢,他日百年歸老拿他的墨寶換錢,說不定等閒可以換來半生衣食,索畫者真是這心態,白嚙老人百忙中筋疲心力,就不是敬老而是虐老了。

心水清的老畫家怎會不看穿。兩百多年前鄭板橋(見圖)便已開宗明義說︰「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 ! 」 他也難得不糊塗呀,時代不同,廿一世紀大師惡狗逐客便順理成章了;再過百年,不識趣的蜂群上門騷擾,廿二世紀血氣更剛的老畫家可能出炮彈了。

不過老畫家雖然厭惡人家上門揩油索畫,畢竟人在江湖,迫上門來的應酬也無可避免,就見過有人在友儕中得意展示過某大師賜贈的雄雞,兩腿畫成比鶴還長,畫家當時的心情如何惡劣大家就明白了。畫家這兩筆長腿好聰明,他日畫主拿這大作變賣,買畫的人不信出自真蹟,驗證時又經畫家否認,畫哪還賣得出去?

倒不是所有老畫家都惜墨如金,就曾見過有個姓氏兩劃的意筆大師,不時在公共場合揮毫自娛。看他寫畫的人愈多,他愈是開心興奮,偶然托起老花眼鏡,發現哪個小朋友聚精會神欣賞時,就笑呵呵把現成筆墨淋漓的新作送給他,當然題了款的都是遊戲之作,展覽場中他私藏的精品從未題過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