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家人朋友皆可入畫 「飯尾太郎」黃勵強的畫意人生

2018-01-09
■「飯尾太郎」黃勵強笑言自己是樂天派,畫畫為荈}心與快樂   (受訪者提供)■「飯尾太郎」黃勵強笑言自己是樂天派,畫畫為荈}心與快樂 (受訪者提供)

畫家黃勵強有個有趣的外號,叫「飯尾太郎」,名字甚具日本風,他解釋說名字的意思就是把飯頭飯尾撈埋一齊。看他的畫作,可說是畫如其名,不同的角色、繪畫風格、形式「撈」在同一張畫紙上,其繪畫風格總讓人看一眼就能記住。他說:「我畫畫都有理由的,因為快樂,因為傳承,也因為家人。」■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邂逅黃勵強,是在早前的第二屆新藝潮博覽會中,那時,只見戴頭巾的他,無懼天氣炎熱,在桌子上全情投入地繪畫一幅長卷,而所畫的內容是唐代詩人盧仝的《七碗茶》,在幾米的長卷上,畫「七碗茶」。畫中貫徹了黃勵強一貫的創作風格── 把自己、家人和朋友都一一畫進畫紙中,他的作品予人熱鬧又歡樂之感, 和他一樣,也是那個樂觀、開心,又愛自己家庭和朋友的人!

自創超現實天真派

黃勵強,自1981年起開始修讀與藝術相關的課程,及後在2000年取得設計碩士學位,在這二十多年間,他曾參與多個本地及國際的展覽及活動,而其中有兩幅作品更曾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百足咁多爪」的他,既有從事漫畫創作,又是泥塑創作人,也畫油畫、水墨、油粉彩。黃勵強對自己的畫作自創了一套特有的風格,這是他的獨一無二的標誌,對於旁人來說,很難一口斷定這是什麼風格,不知黃勵強本人又是如何詮釋這套風格呢?

「可以說是超現實天真派吧!」他說。黃勵強的作品中有山也有水,而其最特別之處則是他愛把自己及家人也畫進畫中,幾乎每一幅畫都見到他們的身影,而這些人物總是被他在畫中隨心所欲地幻化成獨特的形象。畫中那個「老是常出現」的肥佬是他,而他屬虎,所以老虎也是由他化身而成。此外,屬猴的太太則化身成猴子,至於屬兔的女兒則有時是白兔,聽話時則變成了小狗,而哥哥則化身成單眼人,而他所任教的畫班的學生又會成了小貓,其他朋友亦會不時在他的畫中「客串」,濟濟一堂,熱鬧之餘亦洋溢虓鼴氻妤﹛C

對於黃勵強來說,畫紙上的一筆一墨要貫注情感,創作才有意義。「我的畫作中永遠有女兒,想念她就畫吧!」他說。「女兒」這個角色並不是近年才出現在他的作品中,從女兒出生起,她便成了黃勵強創作靈感的泉源,在他早年從事漫畫創作時,女兒便成了他筆下的常客,透過畫下與女兒生活的點滴,作品盡現對女兒的疼愛之情。

自中學起創作漫畫

黃勵強自中學起便開始創作漫畫,同時把稿投到各大報章雜誌中,因此早年不少報章雜誌均能看到他的作品(記者在採訪時發現他多年前也曾在香港文匯報畫過漫畫),其漫畫風格亦一直延伸到現時的作品中。黃勵強把自己的作品界定為「超現實天真派」,那他自己如何理解「超現實天真派」呢?在他看來,把各種動物與現實生活結合,就是超現實。

各個得意有趣的角色,或肥佬,或動物,穿插於不同的風景中,既是超現實,又是不失天真的畫風,而其作品的另一個特點,則是每幅畫均會配上文字。山水配古詩,在中國傳統水墨畫中是如此的順理成章,但黃勵強除了走這條傳統道路外,亦自創新風格,除唐詩宋詞外,連小說家張愛玲,甚至西方小說家卡夫卡也可出現在如此充滿東方色彩的作品中,當然,這與他喜愛閱讀各類書籍不無關係。

「我既鍾情於中國文化,例如詩詞歌賦、茶道的書,是我常常讀到的。同時,我又喜歡讀卡夫卡的散文。不少傳統的畫家喜愛用詩詞歌賦入畫,但除此以外,我也喜歡以散文入畫,我畫的內容比較冷門,別人經常說我很多東西都能入畫,對我而言,總之能啟發我的,讓我產生靈感的,就能搬到畫紙上。」

鑽研書法開拓畫風

問到為何要自創如此獨特的風格,黃勵強自自言不希望只是一味跟茷e人的路走,而是希望作進一步的拓展和突破。「我現在已經很少畫油畫了, 我把中西方的元素結合,形成了自己的風格。雖然不少習慣於傳統風格的人會認為如此的「中西結合」就很難是好的作品,但我想證明給別人看,其實中西結合也可有好的作品。正如我的作品,裡面包含了書法,又分別有國畫及西畫的傳承,不是永遠只跟隨古人的風格就是好,有時必須踏出一步,作出新的嘗試。」他說。

在新藝潮博覽會碰見黃勵強的那天,他正於展場一邊悠然自得地在長卷上畫畫,像是懶理世事的世外高人,筆者當時還未認識他,因此對他的作品很是好奇,經過一番交談,才知道原來他愛把家人和朋友畫進作品中,只因為出於對家人和朋友關愛之情,會在每幅作品都為身邊人悉心安排每個角色,大概這樣的畫家也不多吧。黃勵強自言在他的作品中,永遠可以看出他與畫之間的微妙關係,正如他所說:「作者永遠要跟自己的畫作有關係,畫裡永遠要有自己的精神,正如你看的畫,你永遠都感受到我在裡面。」而那個「在裡面」,不單單只是他飾演的那個「肥佬」,同時也反映了他愛護家人與朋友,以及其樂觀又豁達的性格。

黃勵強告訴記者,現在除了畫畫外,他又開始鑽研書法,看很多關於書法的書,也努力寫書法,鑽研他所追求的「今楷」。正如他對記者所說的:「老閒猶有讀書心」,他笑言自己以前讀書「好渣」,但後來接觸到文學,便慢慢發覺文學竟可啟發他的繪畫創作。這些年間,他讀了很多文學書籍,而這些知識的累積一直成為他創作的靈感來源。而到了現在,即使是上了年紀,他自言也要有一顆讀書心,繼續學習,繼續鑽研,繼續在創作的道路上深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