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馬浚偉情迷舞台 三度邂逅徐志摩

2018-05-12
■馬浚偉。香港文匯報記者劉國權  攝■馬浚偉。香港文匯報記者劉國權 攝

由馬浚偉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 《偶然.徐志摩》今年6月將迎來第三度公演。穿越成為家喻戶曉的民國才子,展開三段截然不同的情感旅程,馬浚偉自言飾演徐志摩給他帶來了莫大的滿足,「只要一戴上那副眼鏡,我就只能是徐志摩。」而11年後再踏台板,笑言舞台製作難難難的他,最希望的是能夠藉助一己綿薄之力,提攜新人、精良製作,將舞台劇這種藝術形式推介給更多觀眾。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馬浚偉對徐志摩的印象,來自讀書時曾讀過的少少文字,來自才女歌手陳秋霞的一首《偶然》,以及2000年前後風靡台灣、內地與香港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偶然》是陳秋霞在1976年用徐志摩的同名詩作譜曲,為她主演的電影《秋霞》所創作的插曲。結果她因為這部電影榮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偶然》也就成為了經典之作,在80年代流行一時,蔡琴和張清芳都曾翻唱過。《人間四月天》則聚集了黃磊、周迅、劉若英與伊能靜等主演,可謂是用夢幻班底演繹了徐志摩與人生中最重要的三個女人的故事。清冷的色調、溫潤的民初情懷,讓這部電視劇至今仍是文藝青年們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好像很多東西,原來一直鋪墊在了那裡。」馬浚偉說,「到了《人間四月天》,讓我覺得,徐志摩很特別哦。他很浪漫,很有才華,文筆細膩;他沒有包袱,很任性,看東西很細緻,很情感。但是,一個那麼浪漫、情感的人怎麼對張幼儀那麼無情呢?又為什麼會對林徽因那麼義無反顧地去追求?又怎麼會和朋友的妻子(陸小曼)產生了愛火花呢?我覺得這個人是很奇怪的,於是開始研究他。」

從2012年開始,馬浚偉就有念頭要演繹徐志摩,直到2016年終於達成了心願。《偶然.徐志摩》將徐志摩的人生、著作、情感經歷雜糅在一起,並結合水袖舞、華爾茲、崑曲、多媒體等各種舞台元素,來演繹民國才子的內心世界。演出在2017年曾獲上海國際藝術節之邀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上演三場,後又巡演至廣州與廈門,曾經憑藉《洛神》中的曹植與《鹿鼎記》中的康熙而為觀眾熟悉的馬浚偉,又有了一個電視劇之外的經典角色。

一劇之本花兩年時間研究

走進徐志摩的世界,馬浚偉花七個月的時間完成了劇本創作。原來他一直對閱讀與文字很有興趣,曾創立出版社,創作過《馬浚偉社會實錄》系列等書籍,又寫過報紙的專欄與專訪。「我讀書(上學)不多,但是自問中文還不錯。」他笑說,「我喜歡閱讀,喜歡寫作。在TVB我拍很多不同年代的戲,也需要閱讀做功課,也看慣了劇本。這三、五年,我看書的自我要求也越來越高了,特別喜歡看哲學書。」

但舞台劇的劇本和電視劇本畢竟不同,對他也是很新的挑戰。「寫電視劇本,我們會知道到時有鏡頭的幫助,有場景的調動,還有很多後期的製作,但是舞台劇沒有。所以寫第一版劇本前,我用了兩年時間去研究舞台劇,看很多書、話劇和很多紀錄節目,再請教很多老師和朋友,學習應該怎麼去運用這個充滿奇跡的平台。當我最初下筆寫徐志摩,是先用電視的畫面去做了故事大綱,然後慢慢修改,讓它更有舞台感。」

舞台不是一個自私的地方

今年的版本則更為濃縮,舞台、燈光和服裝都有全新設計;演員方面則請來胡定欣與姜大衛等,帶領一班年輕演員一同演繹。身為導演的馬浚偉時常要平衡各種元素,為演出定下基調。對年輕製作團隊天馬行空的大膽設計,他要拿捏分寸,「可以crossover,可以玩,但不能脫軌,畢竟是民國年代,太誇張容易變得不倫不類。」對演員的演繹,他也自有心得:「我們不需要咬文嚼字,但是大家一定要記得戲是民國年代。我們的姿態、思考的邏輯、說話的節奏、禮儀的表達都要很注意,千萬不能無端變成一套時裝劇。」

他時常記得資深演員羅冠蘭向他傳授的舞台經驗:演員如果把握不好在台上的「重量」,就會「消失」在台上。「舞台不是一個自私的地方。」他說,一台舞台劇,需要所有演員台前幕後竭力合作,互相襯托,才能在場景中準確傳達表達的重心。

其實11年前,馬浚偉就曾踏台板,在文化中心大劇院演繹《王子復仇記》。「那時還是電動舞台呢!」那時的他,不明白舞台,也就不懂得害怕;認為自己會唱歌、懂得和觀眾溝通,自然能夠駕馭舞台。「但演戲不是這樣的。」現在的他,對舞台藝術學習得越多,越發現背後的門道精深,反而越謹慎。「所以我花時間和演員溝通,要改變下大家的演繹方式,細緻到咬字、發聲的力度。比如我們很怕那些『半桶水』的動作,要不就伸開些,要不就不要動。我很記得羅冠蘭老師教我的:『記得,在舞台上,有時沒有動作就是最好的動作,不要有些不必要的動作,每件事都要有原因。」

這次演繹徐志摩,馬浚偉可謂過足了戲癮。以往的他給觀眾的印象多以斯文、正面的形象居多,所謂「癡心情長劍」,這次則要演出徐志摩無情的一面和性格的複雜性。而每一場演出,對他而言,「上身」的徐志摩都不同,這也正是現場表演的魅力所在。「每一場的徐志摩他心情如何?每次的演繹我都很享受。所以平時沒有必要時我不戴他那副眼鏡,一戴我就只能是徐志摩。」

表演藝術不設楚河漢界

從電視跨界到舞台,創作、演繹之餘還擔任監製,馬浚偉大呼「好辛苦!」除去創作上的難,場租、演員費用、票房......算來算去,舞台演出製作根本難以回本!經費緊張,別說要爭取才有宣傳的機會,就連盒飯都要談贊助,這是作為明星的他原來所難以想像的。「我們以前輕輕鬆鬆做演員,永遠在自己的comfort zone。做演員,永遠是要求這樣,要求那樣,有時可能只站在了自己的位置去思考,未必明白製作方的苦處。」他笑言做了舞台劇後,自己的面皮變得前所未有地厚。只要有能做宣傳、談贊助的機會就絕不放過。「不做舞台劇我還可以自己身光頸靚,輕輕鬆鬆,哪用得茈h求人?一做舞台劇,整天出去,『多謝你呀!水都贊助多兩支呀,我不介意的!』」

這也讓他親身體驗到舞台和表演藝術界經營的艱難。「在這段歲月中我認識了很多舞台劇的朋友,在舞台劇界,他們有時會形容我們是電視明星,說『你們做當然蚍ぇ雃h』。開始我不明白的,但是認識多了相處多了,發覺一班舞台劇人真的很難。有一班真的每天都在付出的舞台劇工作者,他們要去成就一套舞台劇,比我更加難。因為我馬浚偉在這個行頭都一段日子,多謝電視台,令到我有一定的知名度,讓我在宣傳等方面很有優勢。他們則沒有。」他說,「我就想,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運用自己小小的能力呢?現在我們總說共享經濟,其實藝術也可以共享的。現在越來越多電視、電影、舞台界別的人相互跨界創作,比如秋生哥、彭秀慧、白只......互相利用對方的平台和自己的優勢,去強化表演藝術,去推介讓更多的人來認識。所以,千萬不要再有楚河漢界,不要那麼多的界限和分野,不如互相補不足吧,互相支持,讓更多人認識舞台劇。」

馬浚偉表示,《偶然.徐志摩》後,他也不會放棄舞台劇的創作,明年1月就會有新作品在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登場,「比較親密,比較沉重。」未來也有計劃要做音樂劇。他也希望每個製作都為年輕創作者提供展現的平台,讓台前幕後可以一直有新人加入,「做到藝術的傳承」。

《偶然.徐志摩》 日期:6月29日至7月15日

地點︰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 具體場次時間請瀏覽 http://www.truestar.com.hk/

鳴謝:

馬浚偉化妝及髮型:RickyKAZAF and Bonnie Tsang 場地提供:金域假日酒店Osteria 意大利餐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