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歲月有痕

2018-05-16
■上周五,香港各大報章的封面廣告,寫荂J「衷心恭祝 李嘉誠先生 榮休」。 作者提供■上周五,香港各大報章的封面廣告,寫荂J「衷心恭祝 李嘉誠先生 榮休」。 作者提供

趙鵬飛

移動媒體盛行的年代,紙媒已經很難吸睛,更遑論紙媒的平面廣告。但上周五,香港各大報章的頭版封面廣告,卻引起了內地網民高度關注。這則廣告內容很簡單,紅底白字醒目寫了三行:「衷心恭祝 李嘉誠先生 榮休」,落款「一群永遠支持您的股東敬賀」。版面的正中心,擺放了李嘉誠慣常佩戴的一副黑色眼鏡框。

被譽為商界奇才的李超人,無論是身家還是管理財富的能力,都冠及華人世界。他在90歲高齡退休,獲得股東這樣一種致敬方式,算是功德圓滿。

我想起前總理朱鎔基先生退休,還是15年前的事情。那時候我還在新聞系就讀,彼時,尚是紙媒最輝煌的階段。一紙風行的南方周末,在2003年3月6日,用了整整24個版,分六個篇章,計十餘萬字,向當月將退休的朱鎔基總理致敬。網絡雖遠不如現在發達,但此舉造成的影響力可謂空前。不僅傳媒界津津樂道,甚至在海內外都引起了極大反響。我有幾位同系師兄師姐,還將對此次事件的探討,作為畢業論文的題目。

朱總理鐵腕改革,在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關頭,作出了重要貢獻。媒體自發用這樣的方式向他的退休致敬,自有一番家國情懷的衷腸,讓人為之動容。

參加工作之後,我見證過一次同事退休的儀式。那是在報館舉行的年會上。退休的是服務報館多年的一位大姐,董事會特別安排了現場最年輕的同事,為她獻上一捧鮮花。報館作這樣的安排,一是表示感謝和歡送,二是體現薪火相傳傳承有序。看茪漹溘A花的老大姐雙鬢染霜的樣子,我們一幫二十歲剛出頭的年輕人,在底下聊天時不禁感歎,真希望工作到35歲便可以退休,去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後來採訪一位退休20年的香港高級白領,才驚覺當時的夢想實在奢侈。這位老先生1993年退休時,帶100萬港幣和妻子一起回到東莞的鄉下,準備安度晚年。起初幾年,稻花飄香雞鳴狗吠的田園生活,似乎是夢想中的樣子。兩個人相濡以沫,日子倒也過的恬淡清雅。不料,鄉間寂靜,妻子便跟鄉鄰學佛,漸漸入迷,後來乾脆捨下他皈依佛門。老先生獨自又在東莞生活了一年,實在過於枯寂,於是搬到了廣州白雲區太和鎮。老先生說,廣州總歸是個大城市,人聲鼎沸,自己也不覺得太寂寞。日夜煎熬的只是賬上的錢用少見少,也不知壽數幾何,剩下的錢還能維持多久。

20多年前,100萬港幣算是一筆巨款。現在,100萬港幣仍算是一筆鉅款。只是斗轉星移,物價飛升,現實裡的變幻莫測總是遠超常人之所預計。坊間評價李嘉誠退休用了八個字,乘風而來,全身而退。作為商業奇才,在時代大潮中,每一次殺伐決斷,他都精準地抓住了其中的商機,讓自己的財富倍增。但大部分人都只能在浪潮的挾裹之下,被動前行。唯一公平之處,只是在歲月面前,重要人物和普通人,都有氣力衰竭望洋興嘆的時候。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