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開始懂得父親

2018-06-13
■雞湯。網上圖片■雞湯。網上圖片

耿 艷 菊

父親在廚房裡煲雞湯,小心翼翼而又認真專注。他在客廳裡暴跳如雷,像一隻發威的猛獸。父親則平靜得像一池死水,始終沉默荂C

他的怒氣在父親的沉默下,一發而不可收。雞湯的香氣更刺激茈L的神經,三步兩步走到廚房,把一鍋雞湯倒進了垃圾桶。

父親的眼裡溢滿了憂傷,卻依舊悶悶地,面對他的暴跳如雷和激烈的行為,如一座山一樣默然不語。父親默默地從冰箱裡又取出一隻雞,撿起被摔在地上的湯鍋,繼續去煲湯。他不明白父親到底怎麼了?那個貪圖富貴,拋棄了他們的女人病了,他卻不計前嫌,為她煲雞湯。他恨那個給了他生命的女人,討厭父親一如既往的懦弱。

憤怒不已的他奪門而去,買了一張去往另一個城市的車票。慢慢平靜下來之後,他決定留在這個城市,給自己一個全新的生活。想起父親,他依然厭惡他的懦弱。然而他還是往鄰居的家裡打了電話,讓鄰居告訴父親他一切平安。

時間漸漸沉澱茖漕ルO人傷心的往事。偶爾地,他也會給父親打一個電話。而父親似乎早已忘記了那不快的舊事,每次接到他的電話,言語間充滿了期待和興奮,絮絮叨叨地叮囑茈L在外要照顧好自己。可是,他依舊不肯回家。面對父親的期待,他總是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推辭荂C

那一天,他突然就接到了父親的電話。父親的聲音很微弱,斷斷續續的,要他立即回來一趟,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他。細弱的聲音裡是父親從來沒有的嚴厲和堅定。他茫然而又慌亂,兩年多了,他沒有回家看過父親一眼。

他匆匆收拾行李,馬不停蹄地趕往車站,這麼多年來,他從沒有如此迫切地希望見到父親,那個頭髮斑白,被生活壓得背微駝的男人。

見到父親的一剎那,從來不肯流眼淚的他,跪在骨瘦如柴的父親面前,痛哭流涕。不過兩年多的光景,父親迅速地消瘦了下去,頭髮更白了,皺紋更深了。父親看茈L,眼裡閃過驚喜的光芒。他握起父親搭在床邊的青筋暴露的蒼老的手,心裡宛若有一萬隻悔恨的小螞蟻在吞噬茈L。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父親微弱地,激動地重複荂C然後,摸索荂A從枕頭下摸出一個發黃的筆記本,交給他。

那竟然是父親的日記,他從來不知道寡言的父親有記日記的習慣。

日記是很多年前的,細細地記錄虓磽~發生的一些事情。讓他震驚的是那個他恨了很多年,拋棄他們的女人,竟跟他一點兒血緣關係都沒有。

他的母親在他幾個月的時候跟人私奔了,父親傷心欲絕,抱茈L欲投江。是她及時出現,阻止了他們。那時候,她和她的戀人初來到這個城市的第一天,在擁擠的廣場裡被人流衝散了,她找到天黑也沒找到她的戀人。人生地不熟,走茖拷荋N來到了江邊,碰見了要跳江的他們父子。

誰知他突然哭得哄不下,父親想了想,便求她好人做到底,幫忙哄哄孩子。他在她的懷裡,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她一時無處可去,就跟茪鷟辿^了家。

父親那時經營茪@個小店,她一邊幫父親照顧茈恕p的他,一邊在店裡打工,一邊在父親的幫助下尋找她的戀人。

日復一日的相處,她的樂觀善良和開朗的笑聲,讓父親漸漸忘記了母親的出走帶給他的恥辱和傷痛。甚至父親竟然不自覺地喜歡上了她。而他也十分依戀她,整天對茼o嚷嚷茈s媽媽。

父親的誠實和正直,還有對她的一腔熱誠,她不是沒看在眼裡。然而,她心中始終放不下她的戀人。她對父親說,如果三年之後仍然找不到他,她就嫁給父親。

三年過後,就在她和父親要結婚的時候,她的戀人卻找來了。他們已經分開五年了,五年的時間她的戀人,已經在這個城市站穩了腳,並且始終未停止過找她。父親沒有挽留她,在日記裡他寫道:愛一個人,就要成全她。

父親的成全裡,卻是一生一世的愛。父親的後來,只是和他相依為命,並在心裡愛茬o個曾經救過他們父子的女子。而他年幼的模糊記憶力,母親的角色只是這個與他有恩的女子,她理所當然地離開成了他心中的拋棄。他開始心疼父親,懂得父親,理解一個男人對愛情的堅守和執荂A就像父親去理解她對戀人的感情一樣。愛一個人,不僅要懂得成全,還要學會理解。不管是愛情,還是親情。

廚房裡,他像父親一樣,小心翼翼,認真專注地煲蚋湯,為父親。他要好好待父親,而不是在「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悲傷裡獨自遣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