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普洱茶癡何仕華

2018-06-13
■作者(左)與「普洱古茶第一人」何仕華(中)、普洱市文體旅遊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合影。 作者提供■作者(左)與「普洱古茶第一人」何仕華(中)、普洱市文體旅遊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合影。 作者提供

彥 火

我們還被安排與號稱「普洱古茶第一人」的何仕華先生見面。 何仕華是一個古茶樹癡──他對古茶樹情有獨鍾,是古茶樹研究專家,也是第一個找到最悠久的古茶樹的人。

曾作為思茅地區外貿局主管茶葉生產的副局長何仕華,一直有一個強烈心願,那就是希望在普洱茶的故鄉思茅找到最古老的茶樹。

他翻查了大量歷史記載和考慮到思茅茶樹的豐富資源,他相信思茅這片古茶樹的發源地,一定會生長茈@上最古老的茶樹。

因此,何仕華走遍了思茅境內的山山水水,向無數的茶農調查和探訪古茶樹可能存在的地點。

皇天不負有心人。一九九一年三月,何仕華得到了當地茶農送來的消息,思茅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富東鄉邦葳村新砦寨腳的園地裡,有一棵很古老的茶樹。

但是因為產量不高,主人正打算待採摘春茶後就把它砍掉。

何仕華聽聞之下,馬上趕到了邦崴村,只見眼前屹立茪@棵樹冠挺拔,枝葉茂密,生機勃勃的古茶樹,喜出望外。何仕華在欣喜中仔細考察了這棵樹的樹高、樹幅和直徑,還收集了花、果、殼和樣茶的標本。為了進一步弄清這難得一見的古茶樹的情況,何仕華找到了這片土地的承包者魏壯和。

沒想到魏壯和是位啞巴,他的妻子趙雲花侃侃而談介紹了這棵古茶樹的故事──

「這棵大茶樹在我們小時候開始記事的時候就是這樣大了。幾十年不見長大,一直就這樣。每年的產量只有十多斤,夏茶不怎麼發。樹太大還遮住了太陽,糧食種不出來。今年採完春茶後就要把它砍掉了。」

何仕華一聽急了,趕忙向兩口子詳細講述這棵古茶樹的重要價值和意義。何仕華把邦崴古茶樹上收集的茶花、果實和殼,以及從魏壯和家裡取到了古樹曬青毛茶樣品,帶回家仔細研究後,發現茶葉的厚度、葉脈、葉齒等等跟野生茶葉都不大一樣。

通過科學方法進行化驗分析後,何仕華很為之驚訝,覺得這株古茶樹所含的化學成分和細胞組織結構與栽培型茶樹相同,但樹冠、花柱、花粉粒、茶果皮等特徵卻與野生茶樹接近。

何仕華忽發奇想:「這會不會是古茶樹從野生到栽培的一種過渡型?」 (《我與普洱》之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