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讓座由心出發 教育勝立法

2018-07-12
■關愛座實施以來,不時掀起網上公審潮,有人戲謔其變成「批鬥座」。 資料圖片■關愛座實施以來,不時掀起網上公審潮,有人戲謔其變成「批鬥座」。 資料圖片

今日香港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孟子》有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敬老扶弱是現代文明社會的普遍共識,本港主要交通工具增設了關愛座,優先照顧長者、孕婦及不良於行等乘客,但其面世以來,不時掀起網上公審潮。

關愛座原意為優先讓座予有需要人士,但只要看似年輕、健康人士坐上去,卻經常遭受白眼,久而久之,被扭曲成只有長者可坐,結果出現車廂即使擁擠不堪,關愛座卻空空無人的畫面。

有人認為關愛座的意義已變質,建議將之取消,以示對所有年齡層乘客公平。本文將就關愛座的設立原因、爭議點及處理方法分析如下。■林晉榮 香港通識教育協會理事、順德聯誼總會梁銶琚中學通識科教師

【新聞背景】憂網絡公審 怕坐關愛座

關愛座近年成為爭議話題,當有年輕人不願讓出座位,甚至是坐上去都會被指摘霸佔關愛座,而掀起罵戰,更常被拍片放到網上遭到「網絡公審」,故有年輕人將關愛座喻為「批鬥座」。

前年在台北更有近萬人在網絡聯署,要求當地政府廢除關愛座。

1973年日本率先出現

關愛座早於1973年在日本列車上出現,隨茈@界各地人口老化及社會需要,如台灣、韓國及英國等地公共交通工具相繼引入關愛座。

香港方面,港鐵於2009年起引入關愛座,前年10月起更陸續增加關愛座數目,由每卡車廂兩個增加至每卡四個,預計日後全線列車共提供5,150個關愛座。

至於九巴亦於2011年5月起在巴士下層兩邊最前橫排四張的座位設關愛座。

不過,本港團體去年訪問近1,800名青少年,結果發現逾八成受訪者認為坐在關愛座較坐在一般座位有壓力,逾半受訪者不支持再增加關愛座,另有三成男性受訪者更支持廢除關愛座。

在2016年,台北便有近萬人在公共政策網絡參與平台聯署「廢除各項公共運輸工具上博愛座之設置」,雖然「博愛座」最後沒有被廢除,但當地交通部門認為必須加強宣傳正確資訊。

多倫多拒讓座設罰款

不少地方的公共交通設有關愛座,普遍沒有硬性規定限坐對象,但在加拿大多倫多,政府在2014年通過關愛座法案,若有傷殘老弱人士要求關愛座座上人士讓座不果,有關人士在沒有需要之下不肯讓座,會被罰款加幣235元(約1,400港元)。

關愛座爭議

公平性:長者已享乘車優惠,付出車費比別人少,再進一步享受專屬座位,對其他人並不公平,因此應取消關愛座政策。

閒置造成浪費:由於關愛座被扭曲成只有長者可以坐,結果出現車廂擁擠不堪,關愛座卻空空無人,亦是一種資源浪費。

難辨別有需要人士:身體狀況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部分特殊需要人士,例如配戴義肢人士,懷孕初期孕婦,女性正值生理期等,外表可能與常人無異,優先使用關愛座的權利容易受忽略。

道德審判:讓座與否是美德,而非法律責任。部分長者或傷殘人士,可能視被讓座為矮化自身能力的表現,有抗拒感覺。把讓座與否等同人格高低,或立法強制讓座,等同本末倒置,帶來價值觀衝擊,惹人反感。

價值觀差異:長者傾向認為應該無條件獲得座位的優先使用權,以體現敬老及關顧弱小的情操,符合道德及傳統價值觀;但部分年輕人則認為,只要付了錢,人人平等,每個乘客均可享受獲得座位的機會,長者或弱勢人士並沒有獲得優先賜予的特權。換句話說,讓座是人情而不是本分。

建議

以德育推廣替代立法:關懷弱勢、禮讓座位,本是發自內心的自覺行為,屬於道德上的選擇,然而透過法律手段強迫讓座,以規範乘客行為,變相成為人格審判,失去原意;相反,透過德育推廣,宣揚由心而發的讓座文化,讓整個車廂座位都變成關愛座,人人都可以獲得讓座的機會。

加快識別避免尷尬:乘客背景不同,除了長者外, 如裝有義肢的年輕人或孕婦便不容易被察覺。大城市如東京及台北,需要座位的乘客可以佩戴識別襟章,方便其他人辨識。

此外,科技發明既可加快識別有需要乘客,也避免尷尬與誤會。如韓國釜山的孕婦,透過佩戴藍芽發射器,觸動關愛座位上的紅燈,提醒佔用該座位的乘客主動讓座。

概念聯繫

高齡海嘯:香港人口老化情況嚴重。據政府研究指出,十年後,因人口老化而導致的勞動人口短缺,及長者貧窮問題將大幅加劇,名為「高齡海嘯」。人口老化將衝擊社會資源分配壓力,加重財政負擔。

網絡公審文化:以資訊科技的方法,蓄意在網絡上公開被公審者的個人資料,進行道德審判,肆意謾罵,讓人難堪。

受害人可能公然做出缺德行徑,當中對錯複雜難辨。然而,與事情因果無關的旁觀者,卻喜歡以個人價值標準,透過惡搞改圖或公開受害者的個人資料來做出報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