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國專題 > 正文

【神州行走】唐三彩馬眼 觀大師造詣

2018-09-12
■唐三彩燒製技藝代表性傳承人高水旺(右)在指導徒弟修胎。  網上圖片■唐三彩燒製技藝代表性傳承人高水旺(右)在指導徒弟修胎。 網上圖片

香港文匯報訊 「馬腿上的關節不僅要凸顯,比例也要適當,肌肉線條不僅要流暢,更要符合馬腿發力的真實狀態。」在河南省孟津縣南石山村高水旺藝術館,董軍安正在打磨三彩馬,從早上8點開始,他已經對茪@條馬腿打磨了兩個小時。

唐三彩是中國唐代彩色釉陶藝術品的總稱,因其釉色以黃、綠、白三色為主,故稱之為唐三彩,至今已有1,300餘年的歷史。三彩馬是唐三彩的代表性產物。

「高大師眼光非常挑剔,任何小毛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53歲的董軍安是南石山村附近的農民,儘管已經有30餘年三彩馬製作經驗,但是提起「高大師」,他依然由衷佩服。他口中的「高大師」正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唐三彩燒製技藝代表性傳承人高水旺。

點睛對了馬的神氣才出來

大家很快見識到高水旺的「挑剔」。只見他走進作坊,圍茪T彩馬細細端詳,「眼睛不對,眼珠要往前看,而不是看兩邊」。隨即,他拿起刻刀,順茪T彩馬的朝向從後往前發力,在三彩馬的眼珠上輕輕一推,眼珠的方向正了。「點睛很重要,眼神對了,馬的神氣才能出來。」他解釋道。

此時,董軍安如同學堂裡的孩子,半蹲在高水旺背後,盯茈L的一舉一動。調整好一隻馬眼睛,高水旺到其他工作^進行指點。董軍安趕緊坐下,參照高水旺的手法調整另一隻馬眼睛。

高水旺是土生土長的南石山村人。1980年,高水旺高中畢業,回家務農,農閒時就鑽研唐三彩燒製技藝。7年後,他燒製出第一件自己滿意的唐三彩作品。

上世紀初,距洛陽20多公里的南石山村興起燒製唐三彩的熱潮。「很長一段時間,村民只是為了養家餬口。」高水旺說。

「有些人急功近利,只想趁茈奕鶪齞鶬快錢。」董軍安說,上世紀90年代初,僅南石山村就有100多家唐三彩作坊,如今只剩下30餘家。

一個小時過去了,董軍安的馬眼睛雕琢完畢。高水旺又來了。「不親自把關,高大師不放心。」董軍安說。

這次,高水旺又挑出了毛病。「眉骨要高一點,眼眶的紋理要勾勒出來。」高水旺對茪T彩馬的眼睛仔細琢磨。「弄不好,我心裡也很苦悶。」董軍安說。高水旺接過話頭:「長時間蹲荂A腰酸背痛,但做出精緻的作品,心裡也很美!」董軍安點頭稱是。

這次,高水旺讓董軍安自己調整。董軍安揉搓小泥塊,在馬眼睛的位置不斷「折騰」。「做徒弟必須虛心。」董軍安很有耐心,拇指大的地方,他反覆修飾了數百次。

沒二十年苦功出不了師

高水旺常對弟子們說,守住匠心才能把唐三彩做到極致。董軍安對此深表認同:「燒製唐三彩,沒有二十年苦功出不了師,現在的年輕人嫌髒,嫌累,嫌賺錢少,很難靜下心來學。」

說話間,高水旺又來了,他對茪T彩馬仔細打量,馬眼睛還是不行。「眼珠子不能掉出來,眼皮得把眼珠包起來,不是瞪大眼睛馬就有神采,必須得真實。」高水旺蹲下身來,開始對三彩馬的眼睛進行新一輪修飾。

此時已過中午12點,高水旺下午還要趕赴外地,他的合夥人田申申在門口不斷催促。高水旺很沉得住氣,雙眼盯荌迆晰,手中刻刀運轉飛快,絲毫不受外界影響,只是額頭不斷冒汗。田申申說:「高大師就愛幹這個,只要一上手,幹不完就停不下來。」

近半個小時後,三彩馬的左眼終於做出了自己滿意的模樣,高水旺放下刻刀,擦把臉,就準備往外地趕。走到門口,他還回頭叮囑董軍安要把三彩馬的右眼調整好。

出了作坊,高水旺說:「董軍安的水平,南石山村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

「很多人守不住匠心」

高水旺今年已經60歲,儘管精氣神十足,但兩鬢還是生了白髮。30餘年來,經他指點的唐三彩匠人已有數百,但他說稱得上弟子的不過兩手之數。他對唐三彩的傳承有些憂心,「很多人守不住匠心」。

1980年,22歲的高水旺在洛陽博物館看到出土的唐三彩,他覺得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真好,一門心思想做出同樣精緻的作品。如今,他希望製作唐三彩的匠人們能守住匠心,將唐三彩做到極致。 ■新華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