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爽姐私語】情緒病的剋星

2018-09-12
■藝人馬浚偉也曾患情緒病,所以很關心病患者,常參與精神康復者的活動。 作者提供■藝人馬浚偉也曾患情緒病,所以很關心病患者,常參與精神康復者的活動。 作者提供

林爽兒

以前,聽到人講抑鬱症,感覺是一片朦朧,一個人無端端為什麼會有抑鬱?生活好好的,有家,有工作,有親人,有朋友,就算不是大富大貴,平平淡淡,日子還是覺得舒坦的。完全沒有想過,壓力全部會來自生活,這些壓力,如果得不到紓緩,加上本身的性格,好容易就會有情緒病,而抑鬱症便是情緒病的一種。

當我發覺身邊的朋友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患上抑鬱病,我開始比較注意它了,但只是注意,因為它沒觸及到我,我感覺還不是那麼深刻,只是偶爾發覺有抑鬱病的朋友;他們談起來,才漸漸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也只是關心一下,安慰一下。當然也從中認識一點點,了解了一點點狀況;然而在翻查自己的一些狀況,才發覺20多年前,我居然曾經有過驚恐症,到現在才知道那也是情緒病的一種。

怎樣的情況是驚恐症,開始時是我在工作中,忽然間有一次,公司要開始實行新制度,每天開工前要進行匯報工作的會議。從來自由散漫慣,忽然要參加嚴肅的會議,同時需要發言,聽人家發言時還不察覺,到自己發言的時候,居然好像要窒息,透不過氣,呼吸困難,說了第一句,又要透氣,斷斷續續也不知自己說了什麼,當時非常尷尬,以為是第一次比較緊張,以後應該會改變,誰知第二次又是這樣,之後每一次會議發言都是這樣,到後來領導也發現了這情況,就免了我參加會議,才得到紓緩,卻還不知那是病。直到最近這兩年和情緒病非常接近,親朋之中也不幸地患上不同的情緒病。當有機會,我也不諱言向醫生提及這件事,醫生才解釋我當時是患上了驚恐症,幸好不是很嚴重,漸漸地因為沒有刻意地去處理,加上自己的性格比較開朗,也沒當是一回事,它便漸漸消失了!

近年陸續又接觸到更多的情緒病的朋友,由於社會開始關注這個問題,他們已不再忌諱自己患了情緒病,甚至是家族遺傳的,就像閒話家常地跟大家提及患上情緒病,而其中有為數不少的藝人也是病患者。我的親朋戚友中亦有,作為他們的親人我也同樣要承受他們患病所產生的狀況,那種辛苦是難以形容的,而作為親人更不能避免地承受他們發病時的不穩定的,甚至不安全 、不理性的對待!

不過我一直以正面的態度去處理,我以為自己的正能量是可以面對和克服有情緒病人在身邊的影響,我也希望這種病能夠漸漸減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壓力,不過只要一個正確的思維,正確的人生觀,壓力自然從你身邊溜走,情緒自然好起來,病也會從你的身邊消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