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特稿】聽不出語氣怒意 得罪人都唔知

2019-01-09
■張偲偲指隨茪斷研究,發現失樂症對患者日常生活影響也許比當初想像更大。香港文匯報記者姜嘉軒  攝■張偲偲指隨茪斷研究,發現失樂症對患者日常生活影響也許比當初想像更大。香港文匯報記者姜嘉軒 攝

唱歌走調聽起來沒什麼大不了,放任不理也許並無大礙。張偲偲卻指出,隨茪斷研究,專家發現失樂症對患者日常生活影響也許比當初想像更大。除了有機會影響患者日常辨認字詞能力外,情緒感知以至於辨認聲線的準確性也可能不如一般人,問題不容忽視。

粵語九聲素來考起不少有志學習粵語人士,對於有辨音障礙的失樂症患者而言,辨認字詞更是困難。張偲偲指不少受試者都會被「第三聲、第六聲」以及「第二聲、第五聲」的組合所混淆,好比是「意(ji3)、二(ji6)」,「椅(ji2)、耳(ji5)」等,辨認表現會差一點,但由於日常生活中往往存在語境等不同提示加以補足,故產生的問題不至太明顯。

「通常整段句子聽,就算有個別字未能分清楚,大概都能估出意思」,張偲偲舉例好比是「意」、「二」這一組字,失樂症患者要將它們單獨辨認或感困難,但假如他們聽到的是「二手物品」,那麼就較容易認出是「二」了。

同一句話 聲調有別顯情緒

不過,失樂症患者在日常生活可能面對的「窘境」不止於此,「音高其實是分辨說話者情緒狀態的一項重要提示,以不同音高表達同一句說話,情緒表達可以是截然不同」,例如是快樂、溫柔、害怕、惱火、悲傷、中立等不同情況,講同一句話的聲調亦有不同,而失樂症者在判斷某一句話的情感狀態時,準確性或不如一般人。

張偲偲進一步指,音高也是協助我們「憑聲認人」的信息,「最明顯的例子是男性聲線較為低沉,女性則音高較高」,故團隊未來亦有興趣將研究擴展至更多範疇,了解失樂症者在不同情況下遇上何等程度的困難。

另一方面,團隊早前研究亦顯示失樂症患者在受到重複或音調刺激時,腦部有異常活躍反應,或會導致工作記憶或注意力不足情況發生,「正常人假如聽重複的聲音,腦子會感到沉悶而自動減低對該聲音的專注,失樂症患者卻未有對此產生『減低專注』的反應,而該部分受影響腦區與工作記憶與注意力有關」,張偲偲表示這是研究過程間的一項意外發現,詳細情況仍有待未來進一步研究。

粵語聲調系統複雜多變,那麼是否代表操粵語的「失樂症」患者,較操非聲調語言的「失樂症」患者更加「不幸」?張偲偲笑言這的確是個有趣話題,引述過往曾有相關研究,意外發現本港「失樂症」患者人數比例較加拿大為低,或顯示在聲調語言環境下成長本身已能起訓練作用,反而有助減低「失樂症」情況發生。■香港文匯報記者 姜嘉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