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獨家風景】女人登場和下場

2019-01-10

呂書練

新年前後,是總結和前瞻的時候。回望二零一八,從環球到本港,都是多事之秋,社會擾攘不息,民眾焦躁不安。我的腦袋裡卻跳出這個題目,當然感覺負面,更有點唏噓,卻是現實。

「政壇女領袖」有象徵意義,久不久就成為媒體話題。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菲律賓出現首位家庭主婦出身的民選女總統科拉桑後,各國尤其是爭端不斷的亞洲各國民眾就把希望寄託在女人身上,於是,那些傳統上男權至上的國家,典型如泰國和韓國先後出現女性政府首腦和國家元首英拉和朴槿惠,兩位也打正「撫慰民心」母性牌,卻都中途落馬,更先後被判入獄。

韓國總統沒甚好下場,似是常態,以為來了個「三無女人」(無父母無丈夫無子女),沒有家庭負擔或糾纏,身家或會清白,可以全心全意「嫁給國家」,卻不從人願。泰國政壇動盪不安也為人所熟悉,領袖們的下場雖然沒有韓國般慘烈,平民卻承受了高層權爭帶來的痛苦。

緬甸的國父之女昂山素姬接受東西方文化熏陶,以「自願」接受軟禁近二十年的政治資本,既獲國際社會(實為西方社會)背書,又得本國民眾票選支持,以為會勇往向前,結果,卻因為處理長年累積的少數民族羅興亞問題「不符合人權」,連其往昔榮譽也一個個被撤回。

連當初「躺茪]會贏」的台灣蔡英文也不例外。她的固執,令其施政偏離主流民意,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人民已用選票表了態;更近的處境是,被「獨派四元老」逼宮,要求她放棄尋求連任,並交出行政權,退居二線。反觀我們的女特首林鄭月娥雖然也在爭議聲中上台,工作不輕,任務艱巨,但她看來應付自如,上任一年半,社會氣氛平和,個人民望穩定。正所謂「家和萬事興」,對今日香港,尤為重要。

跟二十年前成風氣的「南亞女領袖們」相比,今日亞洲女領袖們少了悲情,多了理智,但仍然扭轉不了局勢,或者說一個局勢也不可能依靠一個女領袖扭轉。但幾位女領袖上台都有安撫人心、凝聚力量的作用,昂山如是,小英如是,林鄭也如是,這本身已是一種貢獻。

跟歐美女領袖上台的情況略有不同,她們雖然開創「首位女××」之類的先例,但上台前後的「性別特徵」不太明顯。其實,說到底,跟女性這個身份無關,也跟性別無關。女人只是在歷史契機下,挾茪~智、名氣和人氣登場而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