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十八小時頭腦風暴 在家中丈量世界

2019-01-14
■《十八小時環遊世界》作者李雅言於科索沃文化名城Prizren之古堡俯瞰全城。■《十八小時環遊世界》作者李雅言於科索沃文化名城Prizren之古堡俯瞰全城。

李雅言,妙人也。我認識他的時間不算很長,但總覺得,如果人也能fusion,那他就是一大fusion。他早年在普林斯頓學的是心理學,之後曾在中大任教八年,教授的「創意心理學」和「思維心理學」是明星課程。他也熱愛古典音樂,從小拉小提琴,2017年,他為香港電台主持的《非常音樂家》,將心理學和古典音樂相結合,榮獲紐約節全球最佳電台節目銅獎(資訊紀錄及文化藝術類)。他的另一個節目《樂非天籟:理工如何改變西洋古典音樂》,探討的則是科學和工程發展如何影響音樂的發展......更別提他懂漢、英、德語,略微通法語及西班牙語,全年大部分時間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永遠在路上!

這麼一個人,思維永遠活泛得過分。所以嘛,當他早前說寫了一本遊學書時,我一點都不驚訝,豐富的外遊經歷再加上他跳躍的思維和生動的知識聯想,這些見聞集結成書,絕對是精彩紛呈的。可直到這本《十八小時環遊世界》來到手上,我才真正傻了眼--足不出戶十八小時環遊世界?遊學還能這麼玩?■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受訪者提供

這幾年來,雅言寫專欄、玩音樂、教學,也愈發關注文化交流與教育問題。在他看來,香港,或者整個亞洲的教育,缺少的是什麼?「科技、自然、醫學......很多科目的創始在歐洲。香港的學生、內地及台灣的學生,或者亞洲的學生,比如在醫學上,他們做事情都很快,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對醫學的大歷史知識是比較淺薄的,這就也影響了他們問的問題有多深。也許你在很多小玩意上很聰明,但是沒有大歷史觀,問問題的方法是不同的。這是香港可以做得更好的。又比如音樂,資訊性的東西很多人背得很快,但是音樂是什麼呢?裡面的文化意義,它和其他學科、其他藝術,或者和生活的各個面向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在這些方面比較薄弱。」

如果可以有機會讓香港的學生多接觸這些背後的知識和故事,從一個點聯想開去,往不同的方向抽絲剝繭,學習會變成無比有趣的過程,視野也會豐富許多。之前任教時,雅言也曾鼓勵學生用設計遊學計劃的方式來打開思維。比如讀social work的學生,是不是可以研究下英國和德國的煤礦城市的發展如何改變社會生活的面貌?由此聯想開去,英國和德國的足球發展,和這些煤礦城市之間的關係如何,又和工人階層生活的聯繫如何......由點及面,由面再到更深的點,每一個看似理所當然的現實背後,都有蚋袨I有趣的歷史源流。

「我覺得現在文化倒退,一方面是你覺得好像開放了許多,但另一方面其實是深度差了很多。」雅言說,「比如以前有很多比較文學學系,現在就比較少,但很多東西都是比較出來的。」所謂的比較,不是將A和B看作是固定不變的範本,而是秉持茬o種思維方式來看待流變的生活。

從家中到世界

一直好奇

所以說,遊學到底是什麼?對於雅言來說,自然不只是到一個地方,看看玩玩,然後回來有樣學樣,這些不過是表面功夫。「關鍵其實不是他們有什麼,那我們也試下,這是通病。而是,後面的道理是什麼呢?比如香港人喜歡吃意大利粉,各種粉的名字如數家珍,但為什麼有那麼多種意大利粉呢?當然和意大利的文化、美術史、藝術有關係。意大利是分裂了很久的國家,19世紀中才統一,你現在去意大利,南北部差異很大,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傳統,意大利粉的傳統也如是。法國又不同,歷史上一直是中央集權制,東西全部集中去巴黎。這些仔細一想就都很好玩。如果你不是只知道意大利有100種粉,而是也知道背後的歷史等,了解的深度會深很多。」

於是乎,《十八小時環遊世界》不是旅遊書,倒像是思維地圖,正如書封面所言,是「思維訓練18講」。一開篇,作者就反過來將讀者一軍--想十八小時環遊世界?「做人可不要那麼貪心」。接下來卻筆鋒一轉,別開生面地邀請讀者來一場「有深度的紙上談兵」。十八個篇章,從認識自己的周遭環境開始,慢慢延伸到不同文化間的比較。每個篇章提出一個議題,如地理與資源、文字、系統與制度、數據、飲食等等,既用輕鬆的筆觸分享自己的各地見聞,又引導讀者思考如同打通不同的學科,通過觀察、描述、推敲、找難、解難、組織、表達等學習技能來穿梭不同的文化,實現「環遊世界」。

「我對外國的理解,來自對不同事物的好奇。」雅言說。秉持這份好奇,在具體的專業知識外,嘗試接觸、感受、比較、理解更多生活表面背後的歷史、文化、藝術源流,會收穫想不到的風景。

從家中到世界,遊學也能這麼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