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昨日紀】敏思篤行的出版人──林濱

2019-01-14

陶 然

與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副社長兼副總編輯林濱重逢,是在晉江市「蔡其矯詩歌館」開幕儀式上。和林濱,本來接觸不多,只是在2013年12月,袁勇麟藉福州溫泉公園附近的「財富品位酒店」西餐廳賞飯,請了幾個人作陪,記得有林濱等人。當時是初識,似乎沒有多少話可說,而坐在我旁邊的孫紹振,是多年老友,人又十分健談,整個晚餐,我和他交頭接耳。

當時隱約記得林濱是福州某出版社負責人,但具體職務搞不清楚,也沒去追問。只是覺得他甚為年輕,話也似乎不多,比較內斂。雖然沒什麼交流,但給我留下的第一印象頗佳。到了2018年6月,有個讀書會在深圳舉行,本來勇麟約林濱同行,他也一口答應,不料將啟程時,他卻另有公事須處理。如此,深圳之行,也就成了泡影。

但沒關係,2018年8月,世界華文作家應邀飛往檳城,參加「第三屆世界華文作家看檳城」采風活動,我又和他喜相逢。我深信,要是有緣,即使遠隔萬重山,也總會風雨兼程來相逢,問題只在於遲早罷了。

在檳城,漸漸相熟起來,他頭上雖然戴蚗Y銜,人卻謙和,沒有從某些青年才俊臉上輕易流露出的驕氣,讓我感覺舒服。他謙稱,搞學術恐怕不夠深入,由於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專業出身,與現在從事的工作投合,可以盡情發揮。他很勤奮,閱讀範圍不僅限於文史類,而是廣泛涉及其他類別,融會貫通,正是他的強項。難怪現在主管的文藝出版工作位置上,揮灑自如,如魚得水。

在晉江,應邀參加「蔡其矯詩歌館」開幕儀式之後,我和他同搭高鐵,一路同行,奔向武夷山另一個會議,途中手機不斷,可見他公務繁忙。有時有人請示工作,他也只是三言兩語,擊中問題要害,便結束通話,笑眯眯轉過身來,又跟我接上中斷的話題。

我才知道,他有一個現今十歲的男孩,平時上班忙,但遇到周六周日,或假日,他就更忙了,因為要送孩子去補習。社長也要當「保姆」,容易嗎?我笑說。可在內心卻尋思:社長也是尋常男人一個,何況他顧家!

他經常逛書店,一看到什麼好書都買下來。可以說這跟他的職業方向有關,是他對工作的熱誠。而在專業上,思路敏捷,那天在檳城,參觀著名的大院時,我坐在庭院的石凳上休息,他卻和勇麟急步走過來,坐下,約我寫一本關於與詩人蔡其矯的書,而十二月,正是詩人的百歲誕辰紀念日。這小小的一件事情,正可以反證他的專業精神和敏感程度。

那天,我和他一起,從晉江搭高鐵前往武夷山,我沒有走過這條線,全靠他取票,幫我提行李,給我領路,才沒有走彎路,安全抵達。我口頭上不說,心中卻無言感激。

沿途聊天,察覺他健談,思路明晰,且具專業判斷力,這當然是決斷者應具備的特長,不過他並沒有把長處蛻變成武斷;這是特別讓我心折的緣由。在「蔡其矯詩歌館」的座談會上,他發言,內容簡要,直擊中心,容易激起回響。

在武夷山酒店稍息,他約我去步道走走看看。當我們叫上計程車,開出一段路的時候,突然想起凌逾也到了,於是他打電話,同時請司機掉頭接她,一起去逛步道。我感覺到,正如勇麟所言,林濱是個真誠的好朋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