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特稿】火車車長求婚記 話未及講意已傳

2019-02-11
■一對戀人離別時依依不捨。 視頻截圖■一對戀人離別時依依不捨。 視頻截圖

郝康和雷傑一對鐵路情侶,他們堅守崗位、堅守夢想,子夜時分的一次短暫相聚,見證了他們的堅守。

郝康是一名鐵路司機,在榆林站跑貨運;雷傑做列車乘務員七年,跑往返於西安和烏海西之間的客運。同是陝西綏德人的他們,在四年前從老鄉發展為情侶。

有時候,他們分別工作的兩趟車會在榆林站相遇。

休息不定時 數月方一聚

按照列車時刻表,雷傑值乘的列車會在零點37分駛入郝康工作的榆林站,在站台上停留八分鐘。雖然這樣的停靠每周會有四次,但由於郝康的休息時間不定,兩人往往幾個月才能成功在站台相聚一次。

2018年,兩人連休假都算上,總共只相聚了一周。

春節期間,雷傑值乘的車依舊會在凌晨經過榆林站。按照鐵路的規定,列車員值乘期間是不允許帶手機的,她上車前依舊給郝康發了信息,然後將手機上交。此時的郝康,正忙碌在包西貨運線上。

晚上8時40分,雷傑的車剛過延安,郝康終於下班了。昨晚,他沒有臨時加派的出車任務,兩人應該能在榆林站見一面。知道雷傑胃不好,只要有相遇的可能,郝康總會去表姐家給雷傑熬粥。

過了綏德,再有一個多小時就到榆林。今年兩人計劃結婚,郝康特意準備了新年禮物:一枚戒指,「也幾年了,想給她一個小驚喜。」

由於部分路段積雪,列車晚點十分鐘。原本停靠在榆林站的8分鐘變成了5分鐘。00:47,列車駛入榆林站。

跑過數節車 僅聚兩分鐘

因為硬座旅客較多,上車後,雷傑臨時從9號車廂調到了1號車廂,因為手機在值乘期間早已上交,她沒能通知郝康。

相聚這麼短,列車那麼長,郝康跑過一節又一節車廂。終於上了雷傑所在的1號車廂,郝康拉蚢p傑說:「我不下了,我送你到神木西(站)。」雷傑擔心晚間沒有車返回榆林,堅持要郝康下車。拗不過女友的郝康,把戒指和禮物塞給雷傑,列車就鳴笛了,連求婚的話都來不及說出口。「好多話都沒說,本來想跟她說,嫁給我嗎,今天就該把她娶了,來不及說。」

列車緩緩駛出站台,短短的1分52秒相聚後,郝康打開女友給自己買的護手霜,雷傑自己戴上了求婚戒指,紅了眼眶。 ■新聞聯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