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有情 > 正文

弱肩扛全家 逆境追彩虹

2019-03-21
■ 新郎賴水根抱起黃婷,準備出門。香港文匯報江西傳真■ 新郎賴水根抱起黃婷,準備出門。香港文匯報江西傳真

江西女孩痛失媽媽姐姐 攜爸爸弟妹走出生活困境

17歲的黃婷,江南嬌小女孩的身軀,卻在媽媽、大姐相繼患病去世、爸爸不堪打擊精神失常、弟弟又身患罕見疾病的重壓下,眼淚一抹,一肩挑起家庭重擔,負重前行。她穿梭泥濘,心向陽光,感恩微笑,最終在當地扶貧幹部和鄉親們的幫助下,逆境翻盤,扭轉弟弟病況,供養妹妹讀書,照顧智障哥哥生活,帶領全家走出困境,自己亦迎來最美好的愛情...... ■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逍 江西報道

黃婷的家位於江西省萍鄉市上栗縣桐木鎮洪東村,父母年邁勤勞,兄弟姐妹6人,雖然大哥因幼年發燒致智力受損,但一家人也能在平淡時光裡、一粥一飯中咀嚼出天倫之樂。然而,這個家庭並沒有被命運溫柔以待,2010年,媽媽查出患有乳腺腫瘤,三年後惡化為乳腺癌,共花去醫療費近20萬元(人民幣,下同);2012年,大姐罹患骨髓癌,醫治無效去世;家中還要供三個小孩唸書。爸爸挑茷c頭擔子,走街串巷,日入不到100元,這在巨額的開支面前,只是杯水車薪。

媽媽走了 17歲時一夜長大

年僅14歲的黃婷用平生最大的勇氣作出決定,放棄優異學業,南下廣東務工。「媽媽得重病,吃不起補品,還去花炮廠幹活賺錢。家裡還欠一堆債,看到債主上門,我心裡很是愧疚......不是不願意還,是根本還不起。我就借姐姐的身份證,裝成大人的樣子,進工廠打工。老師上門給媽媽做思想工作,勸我回去唸書。我在電話裡說,這是我的決定,回不去了,我沒辦法,也不後悔。」時至今日,幾經磨難,內心強大,她向香港文匯報記者回憶此段過往時,仍然難以雲淡風輕,眼角溢出淚水,哽咽不已。

黃婷和大哥、二姐打工賺錢,爸媽節儉度日,一家人齊心合力在一年裡還掉了大部分債。「那年春節,弟弟黃好出現下身瘦、上身浮腫的症狀,被診斷為非霍奇金淋巴瘤,治療費至少需要20萬元。媽媽想集中所有的錢財救弟弟,自己拒絕接受治療,留下一句『無論如何,要救黃好的命』後,投河自盡......」提及痛心處,她用雙手遮住淚如泉湧的眼睛,話語中夾哭腔。

媽媽走了,爸爸遭打擊致精神失常,二姐遠嫁,17歲的黃婷無所依靠,忽然一夜長大。她將媽媽的遺像放在裡屋房間,避免弟弟再添愧疚;洗衣做飯,打掃衛生,拿荅f歷本找醫生,四處討要偏方,為弟弟煎藥;強忍崩潰和絕望,還鼓勵全家人繼續走下去。很多個晚上,她躲在被窩裡哭泣,既想念媽媽,也不知道未來何去何從。「哭荂A哭荂A我就睡茪F。那時候,我拚命地幹活,讓自己忙起來,忙就沒有心思去傷心、去害怕了。」

她還在家附近的理髮店打工。她笑說,剛開始學染髮時,一天工作10個小時,手因過敏而潰爛,「但一個月能掙1,200元,自己留下200元,其它全補貼家裡。」

姐姐如母 四處求醫留住弟弟

姐弟親情、媽媽遺願,讓黃婷決定要像媽媽一樣,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留住弟弟。然而,弟弟的病情就像一顆定時炸彈,讓她每天都活得心驚膽戰,時不時都要面臨新挑戰。她回憶,「2015年8月,因病情復發,我第一次帶荍怬怮e往上海求醫。我既不知道怎麼找醫生,也不知道怎麼在上海食宿,就邀姐姐、姐夫一起去。這樣,我就不會那麼無助了。」

在帶弟弟求醫的途中,黃婷一次次拿起筆,在「家長」一欄簽下自己的名字,也摸索出了一套生存小智慧。在外食宿,貨比三家,即便是在昂貴的上海,也能找到70元/天的民宿,還自帶廚房;帶茪j米和小電飯煲出門,既能給弟弟做清淡營養餐,也能在奔波中填飽肚子。

「我年紀小,能力有限,掙不了多少錢。如果不是大家給弟弟送來的救命錢,我真是撐不下去。要謝謝大家!」黃婷說,從2014年起,當地政府部門將她家確立為建檔立卡貧困戶,讓全家享受低保政策,並號召公職人員捐款;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捐贈10萬元,電視台、網絡向社會呼籲求助,上栗縣志願者聯合會街頭募捐籌得16萬多元......

如今,弟弟度過了化療後的關鍵四年並恢復上學,只需定期檢查身體;妹妹已在萍鄉市衛生學校唸書,每學期有4,000元的助學金,立志幫姐姐分憂;哥哥可以耕田種地,在當地工廠上班;黃婷自己也在年初嫁人,備受老公與婆家人的呵護。

「過去那麼多困難都挺過來了,我堅信有一家人的齊心協力,生活一定會越變越好。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弟弟完全康復,哥哥能成家結婚。我要買一輛小餐車,擺攤多掙點錢。」她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