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音樂人為廣東歌重生把脈 自我裝備好 借力大灣區再發熱

2019-04-03
■一眾嘉賓在論壇上為廣東歌發展把脈。■一眾嘉賓在論壇上為廣東歌發展把脈。

近年,本地音樂市場萎縮已是不爭的事實。「韓流」襲港,音樂人北上發展,廣東歌陷「寒冬」。來到今天,面對市場結構及樂迷口味的轉變,廣東歌應該如何另覓出路,值得深思。《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爐月餘,不同行業的人士均放眼大灣區,盼覓新機遇。早前,在香港國際影視展(FILMART)舉辦的「大灣區-廣東音樂新機遇」論壇中,便有來自香港及內地的業界代表聚首一堂,提出現時廣東歌發展遇到的困境及對症下藥的解決辦法,望善用大灣區政策,使廣東歌在大灣區再發光發熱,然後再向北面繼續推廣。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粵港澳大灣區「9+2」經濟圈, 除香港及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外,還包括廣東省九個相鄰城市。這些地區地理位置相近,文化同源,皆以粵語為主,加上7,000萬的人口,發展潛力巨大。在當天論壇中,由著名音樂人陳少琪帶領討論,出席嘉賓包括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吳偉林、太合音樂集團副總裁楊浩宇、廣東省電視台珠江頻道總監倪卓宏、CMC live華人文化演藝CEO洪迪、粵港澳大灣區音樂藝術聯盟聯席主席向雪懷、摩登天空創始人及總裁沈黎暉,眾人共同為廣東歌應如何在大灣區發展把脈。

廣東歌收聽率高好歌長青

近年,「韓流」勢頭強勁,席捲全球,風頭一時無兩。相反,廣東歌被邊緣化,似乎難拾往昔光輝。不過,可喜的是,從吳偉林舉出的數字中,可證明優秀作品永遠不乏捧場客。他表示,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中,有名為TME的曲庫,曲庫有約三千萬首歌曲。他指出,在整個曲庫中,有超過50%是英文歌曲,而用戶的收聽市場份額約13%。至於廣東歌佔曲庫量約0.31%,但收聽的市場份額卻有4.06%。由此得出結論,雖然廣東歌的數量少,但收聽量大。他續指,根據數字顯示,在不同年代的廣東歌中,90至00年代的廣東歌收聽率超過50%,換言之,在上述4.06%的用戶群中,他們最常收聽的是90至00年代的廣東歌。吳偉林認為,與廣東歌相比,內地及台灣偶像式歌曲的「生命力」較為短暫,熱潮通常只持續2至3個月,反而經典的廣東歌曲則永遠有一群忠實聽眾。

7千萬人對廣東歌有認同感

倪卓宏則提到另一觀點,他認為,對於廣東人來說,廣東歌能帶來強烈的身份認同感。他提到,上世紀90年代以來,流行音樂重心北移,廣東音樂熱潮退卻,市場結構改變,可供聽眾選擇的口味日漸增多。雖然如此,但畢竟大灣區有7,000萬人口,粵語是他們的共同語言,他表示:「對廣東人尤其是年輕人來說,粵語歌曲帶來的是強烈的身份認同感。」他提到,由珠江頻道舉辦的音樂節目《麥王爭霸》及《粵語好聲音》,兩者皆以粵語音樂為賣點,並以打造優秀粵語歌手為目標。節目堅持原創,也以「本土味道」作招徠,在全國音樂節目「混戰」中,殺出血路。音樂節目命中廣東觀眾核心及需求,故才能成功舉辦八屆,「我們看重節目的市場,如果沒有市場,估計不會走得太遠。」他說。

從吳偉林給出的數據及倪卓宏所舉的例子中,可看出廣東歌在廣東人心目中仍具意義,永不過時,亦因彼此有共同語言,更能引起廣東樂迷的共鳴。近年,不時有「廣東歌已死」的說法,但事實上,既然香港700多萬人口的市場發展有限,理應放眼於7,000萬人口的大灣區市場。然而,當中卻有不少原因,窒礙廣東歌在內地市場的發展,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香港與內地的媒體合作太少。

與內地媒體少合作窒礙發展

活躍於上世紀80至90年代的著名填詞人向雪懷認為,一首歌能走紅,媒體扮演重要角色。他表示,原本香港媒體應肩負起把作品推廣到內地的重要責任,但近20年來,環境發生變化,香港媒體隔絕於內地,未能發揮作用,本地作品難以打進內地市場。「當媒體不能在內地發生作用,內地的媒體自然會發生很多自己的頒獎禮,有些責任不在藝人,而在大氣候大環境中。」他說。

陳少琪也提到,廣東歌發展的痛點,在於自1997回歸以來,香港與內地的媒體鮮有合作,窒礙當中發展。

洪迪認為,過往的香港能打造出一批偶像,皆因有媒體推波助瀾。他表示,像「四大天王」、張國榮等,都是歌隨人而紅,但現時則不然。就他觀察而言,他認為語言隔閡是造成香港藝人無法走遠的主要原因。「要進內地市場,還是要講普通話。」他認為若藝人要到內地發展,首要解決語言障礙的問題。

倪卓宏則憶述,三年前他到香港,欲與本地電視台合作製作綜藝節目,但不果,因對方質疑為何內地電視台要花巨款打造綜藝節目,把本地明星請到內地演出,反把其身價抬高,謂之「搞壞市場」。但他認為,在80至90年代,沒有此等產業時,主要靠情懷抓緊觀眾的耳朵。但現時生態環境不同,必須針對市場發展狀況,對症下藥。

「放下身段」善用大灣區場館

香港歌手欲進軍內地,既要有媒體的推動,也要有自我裝備。雖然廣東歌不乏聽眾,但究竟大灣區有多需要廣東歌?從楊浩宇及吳偉林所提供的數據可窺探一二。 楊浩宇表示,從地域分佈來說,一線城市如「北上廣深」,向來是live house的「根據地」。他指出,就全國票房收入而言,以往北京位居第一,上海及廣東依次為第二及第三,但近年情況卻有所變化。他提到,廣東票房收入相較2017年上升9%,而名次亦由原本的第三躍升至第二。「預期如果把香港市場也算上,廣東是獨立音樂發展得最好的省份。」他說。吳偉林則表示,在騰訊其中一部分音樂用戶的平台中,付費用戶約有2,700萬,其中大灣區用戶便有達500萬。可見,在大灣區,廣東音樂仍有發展潛力。

洪迪認為,藝人要想成功,便必須擺正心態,學會「放下身段」。「如果藝人抱荂y我在香港做紅館,在內地沒有體育館不做』的心態,那真的不用做。」他指出,現時大灣區不乏能容納兩千至四千人的場館,歌手不妨多考慮在這些場館演出,甚至以live house作為出發點。除了擺正心態外,他也寄語藝人要做好本分,創作優質作品。

音樂人把旋律複雜化

唱壞歌手向雪懷表示,粵語不應被輕視,皆因粵語是我們的核心與主軸。他稱,當年業內人士自己摸索了一套方式,使香港成為華語音樂的起點。「首先,我們要欣賞自己的語言,既然有『大灣區政策』,我們應該同心協力,利用政策推廣(粵語歌)。」他認為大灣區交通便利,而且有共同語言,只有在當地站穩腳,才能向北望。經典作品至今傳頌,但為何現時的作品則不能?向雪懷認為:「現時香港音樂人把很多簡單的東西複雜化,有些歌的旋律會唱壞歌手,但歌手無奈只能肉隨砧板上。」他認為化繁為簡才是可取之道:「愈簡單的歌愈易打動人,愈易傳頌下去。」

搞主題音樂節凝聚不同地方樂迷

吳偉林則指出,不少香港藝人都認為,若在內地市場發展就必須發行普通話唱片專輯,選擇在北京舉辦專輯發佈會,既然現時有大灣區政策,便不妨放眼大灣區。事實上廣東歌仍有市場,故藝人不用太擔心。他續指過往推廣音樂的渠道主要集中在電視及電台,但時代改變了,他建議歌手要了解在內地推廣作品的渠道。他觀察到不少香港歌手依然用Facebook或者Instagram推廣作品,無疑是捉錯用神。此外,他認為可借鑑韓國Seoul Jazz Festival的經驗,每兩至三個月舉辦不同主題的音樂節,善用地利優勢,凝聚不同地方樂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