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專題 > 正文

【咖啡致富系列一】普洱咖啡突圍靠精品化

2019-05-13
普洱市的咖啡種植面積為80萬畝,面積和產量均居雲南之首。圖為正在晾曬的咖啡豆。 譚旻煦 攝普洱市的咖啡種植面積為80萬畝,面積和產量均居雲南之首。圖為正在晾曬的咖啡豆。 譚旻煦 攝

參加比賽創品牌 星巴克高價採購

很多人不知道,除了茶葉,雲南還盛產咖啡,目前雲南咖啡種植面積180萬畝,年產咖啡生豆15萬噸以上,佔全國98%,其中普洱市就有80萬畝,面積和產量均居雲南之首。但是多年來,雲南咖啡卻一直擺脫不了「養在深閨人未識」、「價賤傷農」的困擾。近年,雲南普洱咖啡業界努力走向精品化,從種植商業豆向精品豆轉變,在月前的普洱國際精品咖啡博覽會上,雲南普洱咖啡「精品化」的新面貌,為採購商、烘焙商、咖啡師帶來不斷的驚喜,助力「普洱咖啡」品牌價值達到114億元(人民幣,下同)。 ■香港文匯報記者 譚旻煦 普洱報道

一直以來,對於咖農來說,咖啡豆就是一種農產品,做成飲品後的高附加值與他們幾乎沒關係。據雲南省咖啡行業協會披露,在2017年至2018年咖啡採收季,雲南咖啡受國際咖啡期貨價格低迷的影響,生豆價格基本徘徊在每公斤13至15元,直逼農民種植咖啡的成本價,也就是說一杯市場終端咖啡雖說能賣到30多元,但兩公斤咖啡豆也僅僅能賣到這個價。咖農虧損,已成必然。

十三四元一公斤的咖啡豆,和三四十元一杯的咖啡,怎麼樣才能讓咖農獲得更高的效益?普洱的咖農在近幾年的探索中找到了一條出路:靠「精品」突圍。

精深加工賣出好價

「思瀾佳」品牌創始人趙梅的父親一生都在種咖啡,離世前跟女兒說「別做咖啡了,太苦了」,可是2013年她還是從昆明回到普洱,接手了家裡的咖啡基地,並投資300萬元以基地+合作社的形式開始了自己的咖啡事業。可是她沒想到,那時候咖農種咖啡和種玉米、大豆沒什麼區別,第一年她賣咖啡只收回10萬元。有茼b外做服裝生意經驗的她意識到,或許只有做精品才有出路。從2015年開始,她邊學邊做,自己成功試做出「蜜處理」的咖啡豆,一下子每公斤豆賣到了30元。2016年參加了手沖比賽,這一次她的豆被星巴克看中了,收購價達到了88元,價格一下子翻了接近三倍。

趙梅和家人管理的莊園,一共2,600畝,其中300畝開始生產精品豆。今年參加生豆大賽的日曬豆,杯測分數83.3375分,獲得了第九名,每公斤的價格賣到了60元。

漫崖選擇了通過精深加工,創自己的品牌做「精品」。漫崖咖啡張芮深刻地記得,2018年她賣了20公斤生豆給香港的貿易商,而這個豆子經過烘焙後,在香港以每磅1,800元港幣成交,這堅定了她要做好精深加工、創建自己品牌的決心。

雲南咖啡獲世界認可

雲南普洱咖啡的精品化路線正在獲得來自世界的肯定,最近一次由美國、德國、日本、澳大利亞等9個國家的專家,對雲南六大咖啡產區的133支豆子進行了杯測,結果精品率達到95.49%,平均分為82.64分,最高分達85.725分(杯測85分以上即為「精品」)。

美國精品咖啡協會(SCAA)前執行董事特德.林格爾認為,這些成績足以證明內地咖啡業精品率正穩步上升,「雲南產區的咖農已經開始掌握如何將咖啡果實中的優質風味成功地傳遞到味覺中」。日本精品咖啡協會(SCAJ)執行總裁上島隆夫表示,由於雲南咖啡品質日益進步,中國內地有望成為日本精品咖啡一大新的供應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