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柏納•韋伯 法式科幻的迷人想像

2019-09-16
■Bernard Werber替外籍書迷簽名。  攝影:張美婷■Bernard Werber替外籍書迷簽名。 攝影:張美婷

「當我寫出故事來,就是創造了一個世界。」法國科幻小說家柏納•韋伯(Bernard Werber)早前於書展期間造訪香港,與讀者分享他的創作秘辛。科幻小說家是否需要能洞悉宇宙的目光與想像力,才能寫出精彩的作品?「我們大家都可以做作家,若我們能找回童年時的樂趣,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寫得很好。」他笑蚖﹛C■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張美婷

韋伯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寫作,作品融合科學及生物學,亦有靈性和超自然元素。他的作品十分暢銷,至今已被翻譯成35種語言,累計銷售逾3千萬本。在他為人津津樂道的「螞蟻三部曲」中,韋伯帶讀者進入人類與螞蟻這兩個平行世界,而兩個世界故事的交錯宛如一場「文明的交鋒」。史詩式的宏大視野、對螞蟻視角看世界的精妙想像,與不乏幽默的語言,讓讀者看得直呼「過癮」。

對韋伯來說,想像力當然是故事的基石,至於如何拓展想像力?韋伯反問:「首先我想問,人為何不發展想像力?」「對學校而言,想像力並不是嚴肅的課題。」他接蚖﹛A「學校總叫我們集中精神學習,不要胡思亂想,但每個人都會對自己的未來有想像,只是每當我們說出自己的想像時可能會被別人取笑,於是令到很多人對想像卻步。可見我們並不是沒有想像力,雖然很多老師也能告訴我們如何分辨好壞,但我們也應該自由地去發揮自己的創意,多寫作、盡情想像,不要怕別人會標籤我們,就所有的課題無限發揮,不要擔心自己的想法是否聰明或理智,不應該受社會左右自己的思想。」

科學結合幽默浪漫

創造「螞蟻三部曲」,乃是源自對科學和自然的喜愛。「我很喜歡科學,可以花數個小時去觀察昆蟲、蝴蝶的活動。我可以整個下午待在花園中觀察昆蟲,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途徑,不是去閱讀或上任何課程,而只是觀察大自然,去體會花園中的環境。」他認為閱讀為人帶來快樂,但好的小說的功能不只是娛樂,更是打開讀者的思維,吸引讀者去探索不同的領域。他筆下的螞蟻世界,細緻龐雜得如同大百科全書,但他講故事的筆觸卻充滿了法國人特有的幽默感,是嚴謹科學與浪漫藝術的巧妙結合。「我覺得如果你想發表作品,就應該寫得簡單清楚明了,深入淺出,不應放太多的科學元素在內,否則會有很多人難以理解。我寫書就希望連7歲的小孩也明白我寫什麼,好像我寫螞蟻,就會用一些簡單的字,因為讀者並不是科學家,我們也不應寫得太複雜。」

社會、科學的發展日新月異,許多科幻小說曾預言的未來景象今日已成為現實。人工智能有可能在越來越多的工作領域取代人類。未來,小說家也會被AI所取代嗎?「首先就有書是AI創作的,AI很快就可以完成一部小說。」韋伯笑道,「我也不希望被AI取代。我們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作為科幻小說作家,會盡我努力堅持下去。也不排除日後有AI寫得比我好,令我投降。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