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法國科幻文學的人文啟蒙傳統

2019-09-16
■儒•凡爾納 (Jules Verne)是法國科幻小說作家中最負盛名的一位。■儒•凡爾納 (Jules Verne)是法國科幻小說作家中最負盛名的一位。

在談法國科幻小說之前,恐怕得先旨聲明︰科幻小說的最高榮譽──雨果獎(Hugo Award) 所紀念的,並不是《悲慘世界》的作者維克多.雨果 (Victor Hugo),而是雨果.根斯巴克 (Hugo Gernsback)。根斯巴克因創辦了多本科幻小說雜誌,而跟《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 的作者──H. G. 威爾斯 (Wells),以及《深海二萬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的作者─儒.凡爾納 (Jules Verne) 同樣被譽為「科幻小說之父」,而他實際是一位盧森堡裔的美籍發明家、作家,跟法國大文豪雨果沒半點關係。

事實上,西方科幻小說的發展史裡,法國科幻小說的影響力,相對較英美的科幻小說小,但儘管如此,法國科幻小說仍然是法國文學中一個重要的文學傳統。不少華文讀者開始接觸法國文學,就是以儒.凡爾納 (Jules Verne) 的《地心探險記》(Voyage au centre de la Terre)或者《深海二萬里》為起點。

儒.凡爾納無疑是法國科幻小說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但當他於1851年在雜誌《百家文苑》(Musme des familles) 刊登自己的短篇歷史冒險小說《墨西哥海軍的第一批艦隊》(Les Premiers Navires de la marine mexicaine) 時,法國的科幻小說,已發展了約莫兩個世紀。

說「約莫」,是由於不同學派對科幻小說各持有不同的定義,不過大體而言,大部分學者都會以西哈諾.德.貝傑拉克 (Cyrano de Bergerac) ──也就是經典電影《大鼻子情聖》的人物原型,於1657年發表的遺作《月世界旅行記》(Histoire comique des etats et empires de la lune) 為法國科幻小說的源頭。法國在這時期,並不存在當今意義的「科幻小說」,也沒有專門的「科幻小說作家」,但因為這個原因,不少符合當今意義的「科幻小說」,都出自一些文學大師之手,除了貝傑拉克,十八世紀啟蒙時代的伏爾泰,也寫過〈小大人〉(Micrommgas) 和〈柏拉圖之夢〉(le Songe de Platon) 兩部以外星人和創世為主題的作品,成為了後世相關主題作品的濫觴。

從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法國雖出現了不少科幻主題的作品,但真正將科幻小說推至嶄新的高度的,那肯定非儒.凡爾納莫屬。儒.凡爾納的創作時期,正是工業革命大大革新了西方物質生活的時期,工業科技為人們帶來許多美好的憧憬,因此在儒.凡爾納的故事裡,不時可以看到人類對科技和未來的樂觀精神,而這種積極的人文精神,可說是繼承法國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和十八世紀的啟蒙主義而來的。

可是,這種人文信念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卻遭到了極大的挑戰。各國在大戰裡所應用的最新科技,造成了人類戰爭史上史無前例的破壞。有見及此,不少法國科幻作品開始表達對科技發展的擔憂,展現了相當的悲觀色彩。J-H羅斯尼 (Rosny) 兄弟裡的哥哥所寫的《無盡的旅航》,就是其中的代表例子,而「航天」(astronautique) 一詞,也就是在他的作品中,率先被提出的。

二次大戰之後,一直到1950年代,法國科幻小說的產量相對減少,在僅有的作品裡,也充斥了對未來和人性的失望。赫內.巴赫札維勒(Renm Barjavel)的《浩劫》以及皮埃爾.布勒 (Pierre Boulle) 的《人猿星球》就是最經典的代表,而後者更因為被拍成電影,而在今天仍廣受讀者關注。

經過1968年五月的學生運動後,科幻小說界出現了一批喜歡以社會政治為主題的科幻小說家。在這之前,科幻小說普遍被認為是兒童文學的一支,及至1970年代,全賴像米肖.樹希(Michel Jeury)那樣的作家,他們通過像《權力機械》(La Machine du Pouvoir)等作品,才令科幻小說漸漸擺脫了這種形象,被賦予了更高和更獨特的文學地位。到了1980年代,科幻小說更發展為一種實驗文學,出現了安東尼奧.浮洛典 (Antonio Volodine) 等作家。及至1990年代,一方面由於英美科幻電影和小說的影響力和產量略為減退;另一方面,又受到了電玩與動漫的影響,法國的科幻小說再次大行其道,並出現了像柏納.韋伯 (Bernand Werber) 這樣「叫好又叫座」的科幻小說家。 ■文:唐睿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