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西子湖畔破繭成蝶 越劇小百花再迎春天

2019-10-09
■小百花越劇場整體呈現蝴蝶造型。受訪者供圖■小百花越劇場整體呈現蝴蝶造型。受訪者供圖

西子湖畔,寶石山麓,小百花越劇場,終化蛹成蝶,展翅飛舞,迎接世界客。9月26日晚,醞釀18載的小百花越劇場開幕試運營,成為杭州文化新地標,開幕當晚,浙江小百花經典劇目新版《梁祝》隆重上演,並由此拉開了小百花越劇場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開幕演出季。「遊西湖、逛靈隱、看小百花」將成為現實,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茅威濤帶荋X代小百花人,以全新的姿態向世界遞出了一張具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中國名片」。■採、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茅建興杭州報道

當晚大劇場舉行的開幕典禮,台北101設計師、小百花越劇場設計師李祖原、《德齡與慈禧》編劇何冀平、作家王安憶等諸多文藝界大咖一一到場。劇場大廳,17米的巨大花牆上懸掛1,000隻銀色紙藝蝴蝶,百花綻放,蝶舞西湖。

舞台上,茅威濤又一次飄逸登場,英氣逼人地唱起「我家有個小九妹」......茅威濤為這一天等了整整18年。

越劇場,35年前在杭州曙光路原11號的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就誕生在這裡,如今,小百花榮歸故里。

精彩的演出在掌聲歡呼聲中謝幕時,茅威濤帶領茈體演員走上台,鏗鏘有力地致辭道:「此時此刻,追昔撫今,感慨在心。唐有教坊。宋有勾欄。清有芥子園。民國有前輩義演《山河戀》欲建專屬劇場。此時此刻,我們感佩生逢盛世,有緣在小百花越劇場承續歷史,展現歷史,創造歷史。從今往後,小百花越劇場不僅是我們的新家,也是這座城市的文化會客廳。請大家常回家看看。在這裡,四季花開,花意綿延......」

漂亮舞台令王安憶何冀平激動

此情此景,讓來觀戲的老友、著名作家王安憶非常感慨,她說:「中國有很多很多地方戲,但整體趨勢是沒落的。看到越劇能這麼興旺輝煌,覺得很意外,也真是很難得。我覺得在小百花的越劇中,我看到很大的現代性,茅威濤在繼承傳統格式的同時,又在創造蚅搣韟o的格式。小百花越劇場應該是全國第一家專門為一個劇種建立的劇場,祝賀!」

著名編劇何冀平也感言道:「大家都知道我是舞台劇出身,所以我一生最眷戀的就是舞台。今天看到小百花越劇場這麼漂亮的舞台,我真的非常激動。其實我在這個劇場還搭虒}手架裝修的時候就來了,那個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激動了,就盼茪竣捅}張。今天越劇場真的開幕了,在這麼好的舞台上演這麼美的越劇,真是相得益彰。我是一個戲迷,最迷京劇和越劇,茅威濤是我的偶像,30年前我就說要給她寫戲,至今還沒有實現。今天看到這麼好的舞台,對編劇也是很大的鼓舞,因為這樣的舞台是給我們圓夢的。我要為這樣的舞台,為這樣的演員,盡我應該盡的責任。」

花18年打造殿堂級劇場綜合體

小百花越劇場隸屬浙江小百花越劇院,由百越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管理運營。該公司由阿里巴巴集團、藍城集團、後生集團杭州遠行地投資與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共同投資組建。越劇場總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內設「一大二小」三個劇場,分別為現時開幕的大劇場、黑匣子劇場以及即將開幕的經典劇場。此外,劇場附設戲博館、藝術電影院、票友俱樂部、藝術餐廳等配套設施,囊括了圍繞看戲而展開的城市文化業態。

從選址到最後建成長達18年,茅威濤坦言期間經歷了種種曲折,「許多去國外旅遊的人,都會把悉尼歌劇院、美國百老匯、倫敦西區、東京寶塚作為必經之地。它們之所以能從文化地標晉升為『國家寶藏』級的遊覽地,離不開經典劇目與劇場的完美融合。所以我就想有這麼一座劇場,把它打造成為杭州乃至浙江的文化地標、打造殿堂級的劇場綜合體。」

茅威濤說:「地方戲的困境是難以走出自己的地域,如今越劇走出了江浙,我們還要嘗試倫敦西區、美國百老匯甚至韓國大學路的駐演方式,在馬雲、宋衛平等人的支持下,推動行業變革,產生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據介紹,越劇場具有獨一無二的舞台設計,九宮格升降舞台能夠適應任何一台原版音樂劇的演出,極大地豐富了舞台的可能性。50多道吊桿以及樂池和台口的裝置讓舞台儼然一個巨大的魔盒,而碩大的地下空間則讓舞台能夠實現兩堂景的同時切換。

著名建築設計師李祖原,談及蝴蝶造型的創意時稱:「藝術也好,建築也罷,如何發展自己的美學,首先要建立一個東方美學的符號。中國人遵循的是象形文字,圖形文化,而『梁祝』中的化蝶就是一個昇華的意象,恰與中國以自然圖像做表達工具相吻合。蝴蝶本身是化繭成蝶的過程,劇場的蝴蝶造型也有此寓意:房子借鑒了草台文化,劇場樓頂也是一個草台劇場,蝴蝶鏤空則是要見山,三個劇場也預示每天都在昇華。」

在卸任浙江小百花團長後,茅威濤將專注於「百越文化」的運營,擔任百越文化的董事長,「我想實現的是一種觀念上的扭轉,以後來杭州就要看大蝴蝶,馬雲是我的大股東,他說阿里要做102年,而我們要成為另一個西泠印社。」

發掘運營劇團的新可能

茅威濤的先生,也是導演出身的藝術總監郭小男表示,從1947年「越劇十姐妹」在上海,共同的心願就是募捐、義演,能有一個越劇人自己的劇場,實現自己的意願。這個意願隔了很多年,都沒有哪個劇院屬於越劇團。浙江在這方面,看到小百花越劇團的影響和追求,以及對改革開放作出的貢獻,省裡批了一塊地做了這個劇院。「浙江在越劇藝術本體上作出了一個成果 。越劇在浙江特別發達,讓人覺得有意義。對小百花的關懷度和影響力,通過這個劇院更有發展力和影響力。」

他補充道:「『遊西湖、喝龍井、看小百花』今後能成為一種現實。小百花開始駐場演出,大家在這得到新感受。現在不僅是討論有多少戲迷、有多少觀眾,意義更在於誰有好的品質、誰有好的戲目。有了這個劇院,會發展出更多的可能,特別是獨特的運營模式,交付民營公司來運營。百越可能會產生一種運作市場、發展市場的可能。這種可能會更市場化、更符合藝術規律的經營方式、運營方式以及劇種的建設方式。」

「這裡是專門為小百花設置的駐場演出場地。其他劇種可以進來,也可以做各種品牌,但是要看小百花的專業度如『寶塚』(日本寶塚歌舞劇團)一樣,必須到這裡來。」郭小男說。

11月小百花駐場的開台大戲是《三笑》,由郭小男編導的江南民調新版《三笑》,作為駐場演出的首選。他表示,新版《三笑》將更現代,更貼近今天人們欣賞的需求,更加有新的審美意識。對今天的觀眾將有更強的吸引力。

賦予傳統文化趣味性

百越股東之一、厚生集團董事長賀勇在現場表示,希望百越能與時代結合起來,過去這些年都在學習外國東西,忽略了自己的東西,「現在我們更多聚焦我們民族的文化和精神,我們願意做一些嘗試和投入。目前內地的戲劇劇團都是靠補貼的,很少有靠市場化機制能夠盈利和發展。我們希望利用市場化手段把傳統藝術和戲劇娛樂化,使其帶有趣味性和娛樂性,能夠讓年輕人也喜歡傳統文化。」

賀勇希望,百越公司五年內能做到上市,公司將與國外的藝術機構,比如英國國家劇院、紐約百老匯等一些戲劇機構開展合作,共同投資打造戲劇、舞台劇和核心IP,可以讓這些劇目在紐約和倫敦東區演出,還可以拍攝成電影、電視劇等,也可以做成豐富多彩的創作作品。

目前百越公司的核心IP就是小百花,小百花是一個越劇團,通過百越平台展現一種蛻變,展現新的價值,小百花嘗試駐場演出。別的一些劇種也可以來嘗試,通過創新的表達來獲得新價值。「這裡將引入更多的國際劇種,在這裡不僅僅看到傳統的京劇、越劇和黃梅戲。還可以看到莎士比亞的經典名劇,看到其他風格的音樂劇、舞台劇。」他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