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漢畫研究學者方清剛:傳播漢畫每件小事,都是人生功德

2019-11-30
■漢畫像石收藏家和漢畫研究學者方清剛在演示製作漢畫像磚傳拓。 方清剛提供■漢畫像石收藏家和漢畫研究學者方清剛在演示製作漢畫像磚傳拓。 方清剛提供

南昌海昏侯墓考古專家組組長信立祥說,漢畫像石收藏家和漢畫研究學者方清剛如魯迅那般,對漢畫像石「有茠韖G癡迷的摯愛」。漢畫像石以及由之衍生的漢畫,一如人生的雙軌,從此他的生命車輪,沿茬o一既定軌道,一往無前。而今,方清剛致力於漢畫的傳播,他以傳播漢畫作為一生的追求。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艷華

方清剛的故鄉在河南南陽唐河。漢時,南陽的顯赫一如當今上海之於中國,「帝鄉」的冠冕熠熠生輝。當光陰走過千餘年,承載南陽鼎盛記憶的漢畫像石,紛紛重見天日。早先出土的一些漢畫像石,命運多舛,甚或被農人用於搭建豬圈。這一景象,往昔在方清剛的老家司空見慣。漢畫像石為漢代地下墓室、墓地祠堂、墓闕和廟闕等建築上雕刻畫像的建築構石,其所承載的漢畫藝術,乃中國古典美術的高峰,影響後世深遠。「我生活在一個遍地瑰寶卻無人識寶的地方。」方清剛說。回憶往昔自己以及鄉民對待漢畫像石的漠視與無知,他的內心覺得「這方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有『文化原罪』」。

日久生情 發現漢畫之美

多年之後,對漢畫像石熟視無睹的方清剛,因一機緣,重新審視這一「尋常之物」。而這一「審視」,方清剛彷彿推開了通向宇宙的一扇窗,窺見了璀璨奪目的星空--他發現了附茼b漢畫石上的「漢畫」的博大與精深。漢畫的範疇頗廣,尋常所言的漢畫一般為狹義的漢畫,專指漢代的畫像石和畫像磚上的畫圖。在一些語境裡,漢畫其實專指漢畫拓片。從漢畫簡潔遒勁的線條裡,方清剛體悟了它的雄渾俊逸,這與漢朝的闊大氣象一脈相承。

流傳至今的漢畫,隱藏蚨~代的氣息,承載蚨~代的風物與民俗。方清剛甚至發現,「漢畫裡有密碼,有打開中國上古文化迷宮的鑰匙」。歷史學家翦伯贊曾言,漢畫是可見的漢代百科全書。與漢畫的「日久生情」,雖然不敵「一見鍾情」快意斬截,然而或許歷「久」方能彌深。他決心步入這一領域。這既是因為他的靈魂被漢畫所俘,亦是一種情結所在--他的故鄉唐河所在的南陽,是中國漢畫像石三大出土地之一。

首次涉水 既幸遇「石王」

方清剛一度商海弄潮,經營的出版生意風生水起。他坦言,商業的積澱是他涉足漢畫石收藏的底氣。迥異於尋常藏家摸爬滾打的漸進之路,方清剛所收藏的第一塊漢畫像石,乃被傳為南陽「民間漢畫像石之王」的《太平有象》。《太平有象》為東漢中期的桁梁石,其上負載了四幅淺浮雕畫,呈現人間、神山崑崙和天仙世界的三種太平氣象。「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方清剛先遇見此石的其中一幅浮雕拓片《太平有象》,刻畫人與神獸和諧共處、百獸率舞之象。他研究過《山海經》,立馬領會這表現的是《山海經·臷民之國》的情景,興奮不已。可是此石已被外省藏家覬覦,行將背井離鄉。南陽本土有識之士發起「保石運動」,然而當地房地產商虛與委蛇,「合資保石」無疾而終。方清剛不忍「石王」蒙羞,終以一己之力將其納入彀中。這方重達三噸、體量龐大的巨石置放在方清剛寓所的一樓陽台,因空間狹窄,無以一觀全貌。他偶然「手探」到石之側面似有紋理,後以「盲拓」拓出兩幅精彩漢畫《二仙逐鹿》和《九尾狐》。這兩幅漢畫與《太平有象》一道被收入《中國南陽漢畫一百二十品》。因外界謠傳「石王」被高價出售,方清剛將其從鄭州運回南陽老家,令謠言不攻自破。

此次「衣錦還鄉」,石之背面的漢畫《漢光武還鄉宴樂圖》浮出水面。其上呈現了六七種古樂器,人物造型栩栩如生,被漢畫研究專家牛天偉、鄭先興等認定為國內已知漢畫中樂器最多、演奏場面最大、最典雅的一幅漢畫。

藏漢畫像石兩百餘方

漢畫像石收藏生涯中,方清剛第一次「涉水」即遭逢「石王」,得四幅珍品乃至極品漢畫,委實幸莫大焉。

「我收藏的每一方漢畫像石來歷都不同,背後都有或長或短的故事,但每一次收藏都令我欣悅不已。」他說。方清剛收藏了兩百多方漢畫像石,精品達六十方,珍品至少四十方。譬如,在他的收藏中,除了極品《太平有象》之外,《天命玄鳥》、《大眼睛執金吾門吏》等皆為精品,蓋因南陽出產陰線刻漢畫像石極少,南陽漢畫館僅有一方。一塊「花鳥畫」的漢畫石,可謂是中國最早的「花鳥畫」,意義非同尋常。

如今,這些藏石大多在唐河老家,由他的家兄方清亮照管。對於一名南陽人而言,大概在他的情感裡,冀望這些出自南陽的漢畫石,能留守故土。南昌海昏侯墓考古專家組組長、中國秦漢史學會會長信立祥先生曾對方清剛說,現在的酸雨,一年對文物的腐蝕超過過去兩千年。這使方清剛憂心忡忡,他希望更多的人投身漢畫石的收藏與保護,使漢畫像石免受酸雨之害。收藏體驗非人人得之,雖一度從事商業,但在方清剛的內心,以文人自居,他甚至抵牾商業,認為過度的商業會撕裂人性與傳統。

訪石之餘鑽研經典 

與方清剛交往過的人,可體覺到他的文人情懷,以及赤子般的純粹。實際上,方清剛似乎羞以收藏家的身份示人,尤其最初之時。這種糾結,或許出於文人的清高。這種孤芳自賞在一次遭逢之後,略有改觀。一次,方清剛在濟寧偶遇《盤古開天地》漢畫石。興奮之餘,在微信朋友圈「晒圖」。一位藝術學博士罔顧「物」之鑿鑿,與之爭論,執意迷信「盤古神話出自三國」,而非始自漢朝。其時,這一內容的漢畫石全國已發現十來塊。方清剛忽然意識到收藏家和某些學者之間的研究差異,有時如同雲泥。自此之後,他慶幸自己為收藏家。方清剛說,學者所讀之書,人皆可讀之,但收藏家之體驗,卻非人人可感知,而他「可以日日與古為徒,半夜醒來,既可以摩挲拓片,還可以秉燭撫石,與古人、古石意通神會」。

視傳播漢畫為功德,以文人自居的方清剛,腹笥豐贍。他的研究觸角探及晦澀堂奧的《山海經》和《易經》等傳統經典,對《紅樓夢》等古典文學亦有非凡見解。蓋因傳統文化積澱深厚,方清剛涉足漢畫,無疑是博觀約取、厚積薄發。爬梳典籍和訪石之餘,他問道於中國漢畫界的大家,譬如信立祥先生等。他還學習了傳拓,因為漢畫石上的淺浮雕或線刻不如高浮雕直觀的感染力,須憑借拓片方可最佳呈現。

在方清剛看來,收藏漢畫像石,與研究及傳播漢畫是並生的一禾兩穗,水到渠成,自然而然。隨茯膍s的持續深入,方清剛在業內聲名鵲起。魯迅生前收藏了七百多幅漢畫拓片,北京魯迅博物館邀其解讀一百幅精品。這既是對方清剛駕馭文字的欣賞,更是對其在漢畫研究的肯定。信立祥先生在方清剛出版的一本著作的序言說:「我的朋友、河南著名漢畫像石收藏家和研究者清剛」,和他一樣「是魯迅的忠實粉絲和熱烈崇拜者」,「清剛與魯迅一樣,出於自身的文化素養和歷史情結,都對漢代石刻特別是漢畫像石有茠韖G癡迷的摯愛」。方清剛的家兄方清亮應邀訪問德國,傳授漢畫與傳拓,現場婦孺老幼樂此不疲。方清剛聞之,詫異之餘,既為漢畫自豪,慚愧感與使命感也油然而生,他覺得更應使中國青少年接觸和了解漢畫。這之後,他從過去單一的漢畫展覽與著書解讀漢畫,擴充了宣講以及傳拓體驗的方式。這種互動使得傳播更深入人心。至今,千餘名少年兒童和教育工作者受益。

「漢畫是中國人的漢畫,是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它已經被忽視將近兩千年,應該盡快成為人類的精神滋養。為漢畫的傳播每做一件小事,我都視之為功德。」方清剛說。

遭遇困境 不言放棄

涉足漢畫石收藏之前,方清剛商海弄潮,日子如火如荼。當他的重心轉向漢畫,生意逐漸荒棄。

方清剛坦言,他的內心其實對商業有所牴觸,「如同從前沒有把自己看作收藏家一樣,也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商人」。每每遇見漢畫石珍品,方清剛欲納入彀中,因為一旦遲疑,或從此與之相忘於江湖。而持續不斷地收購,逐漸入不敷出,捉襟見肘,窘迫時「一飯葵與藿」。至今,他未能為漢畫石在省會鄭州安置一個歸宿,因為他難以承受場地租金。從優渥的生活,跌入困頓,方清剛並未後悔。當然,他也在探尋紓困之策,以使傳播漢畫之業可以持續。方清剛說,他的愛人和諸多親戚,以及一些漢畫愛好者在無私支持他的漢畫事業,這使他很感動,也堅定了他傳播漢畫這一人生信念。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