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Danny Yung and friends -談《尋找新中國》與《驚夢》

2020-01-11
■《驚夢》:凡爾賽宮的舊事■《驚夢》:凡爾賽宮的舊事

一年將盡。一年365天,在藝術上,尤其表演藝術層面上,是非常殘酷的時間觀念。舞台上一段僅僅50秒的段子,足以令創作人白了少年頭。劇場作為一項綜合藝術、一個跨際網絡、一個展演文化深度的平台,過去一年有兩個劇場演出,恰恰展現劇場縱向(時間)和橫向(空間)的綜合能力,和香港劇場最香港的特質。

驀然回首,《尋找新中國》重新找來進念創團之初的四位影像創作人︰沈聖德、區雪兒、鮑藹倫及黃志偉,重構約四十年前把影像創作引入劇場的青春和青澀氣息,把進念的劇場文化從《中國旅程》到《尋找新中國》的時間軌跡,通過藝術上的合作夥伴聚首,追溯過去的藝術根源。《驚夢》是藝術空間的橫向延伸,跨文化實驗劇場召集印尼日惹古典爪哇舞蹈及跨性別表演藝術家Didik Nini Thowok、中國崑劇資深旦角沈昳麗、金邊傳統與當代舞蹈家Nget Rady、東京當代舞蹈/劇場表演藝術家松島誠,假借博物館的場景幻想十七世紀凡爾賽宮廷裡歐洲的中國熱。《驚夢》的觀眾被安排坐在大劇院舞台上,劇場以文化中心大劇院三層樓座的紅絲絨觀眾席為backdrop,走進一次跨地域的東西表演藝術文化對照。

為劇場實驗影像重構的《尋找新中國》打頭陣的是沈聖德。沈聖德是進念創團成員,在台灣香港兩地擔任電影錄音師及配樂師,先後受聘唱片公司為MV導演及台北兩廳院音響顧問工程師。沈氏在《尋找新中國》儼如負片調色師,不斷為同一風景定格嘗試不同的色調。所有顏色、光影、甚或是否用上科技都是藝術,都是選擇。區雪兒是電影音樂影片和廣告導演,在國際音樂競展獎屢獲殊榮,善於攝製視覺風格強烈的MV。今回區雪兒部分大都是八九十年代進念合作社的藝文生活光影,不少故意「鬆郁濛」,霎時令人回到創團時的生活點滴。至於近年相當多產的多媒體跨界創作人黃志偉,屬中生代,用錄像展示社會運動中的群眾,並為他們變身紅色,密集的紅帶出強烈的視覺、情感乃至政治色彩,一切都是光的語言。劇場多媒體視覺藝術,從茫然摸索階段到中生代的理所當然,就像所有歷程,漫長而迷濛,迷途不知返。

至於《驚夢》,形式上自然是2010年《舞台姐妹》的變奏。《舞台姐妹》事先張揚,演出要打破傳統舞台格局,逆轉傳統劇場的視點。觀眾將於舞台後方觀看台前的表演,演員則以觀眾席為舞台背景,從而與演員可以一同以嶄新角度審視、認清觀者與演出者、看與被看的關係──尖沙咀文化中心大劇院,赫然成了《舞台姐妹》最奢侈的佈景;觀眾竟然可以坐在舞台後方,面向大劇院的紅色絲絨椅子,細看演員展現與舞台的種種。《驚夢》相對來說,它有一個更引人入勝的副題:凡爾賽宮的舊事。內容馬上令人聯想到歐洲的東方文化熱時,對東方文化遙遠而美好的想像。今回文化中心大劇院的角色,就是扮演一個十七世紀凡爾賽宮廷,大家走進去經驗一場法國宮廷式的中國夢,參與一次東西文化的對碰。

《驚夢》自然與《牡丹亭.驚夢》【山坡羊】有虓L妙的基因,湯顯祖的文字被翻譯成印尼文並譜曲,成為這次實驗跨文化交流《驚夢》的序幕--「【山坡羊】沒亂裡春情難遣,驀地裡懷人幽怨。則為俺生小嬋娟,揀名門一例、一例裡神仙眷。甚良緣,把青春拋的遠!俺的睡情誰見?則索因循靦腆。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流傳?遷延,這衷懷那處言!淹煎,潑殘生,除問天!」。來自亞洲各地的藝術家亦在虛擬的凡爾賽宮各展所長,崑劇的唱腔、南亞猴戲和指尖上的表演藝術,日本的舞步等。其中最有趣的是把杜麗娘的經典唱辭變成現代版喃喃自語--「歡迎大家來到花花草草的中心。歡迎大家來到生生死死的中心。謝謝大家的合作。歡迎大家來到虛虛實實中心。歡迎大家來到真真假假的中心。謝謝大家的合作。歡迎大家來到牡丹亭表態的中心。」

綜觀之,《尋找新中國》乃進念開展表演藝術平台對劇場未來想像的大集燴,《驚夢》為眾多文化整合可能性之呈現。《尋找新中國》回顧歷史,《驚夢》展望將來,都是藝術總監(Danny Yung)榮念曾的新知舊雨,組構成實驗劇場的不同面向,科技的、跨文化的。 文:梁偉詩 圖片由進念.二十面體提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