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魅力友友 偉大巴赫

2020-02-15
■斯特恩指揮YMCG 交響樂團聯同導師演奏巴赫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時,馬友友在大提琴組末排演奏。■斯特恩指揮YMCG 交響樂團聯同導師演奏巴赫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時,馬友友在大提琴組末排演奏。

-YMCG成果展示的閉幕音樂會

被昵稱為「友友」的大提琴大師馬友友,仍是由廣州交響樂團(廣交)主辦、由他擔任藝術總監的廣東國際青年音樂周(YMCG)的靈魂人物。今年舉辦到第四年,音樂周採用巴赫作主題,並非僅僅因為2020年是巴赫(J. S. Bach,1685-1750)逝世270周年,更因為巴赫音樂對來自四大洲七十一位經過甄選的青年樂手而言,是很好的「職前訓練素材」。同時,早於1997年友友已將巴赫六首組曲結合舞蹈等影像錄製成電影及CD錄音「Yo-Yo Ma: Inspired by Bach」(編號SONY S2K 62303),後來收錄巴赫作品的CD更多,可以說,巴赫早已是陪伴他成長、陪伴他走人生之路的老朋友。從展示YMCG成果的閉幕音樂會的設計及他與師生的表現,便見出他對巴赫音樂的理解心得,是他在音樂藝術上長期積累沉澱的精華。同時,亦讓人得睹友友非但於音樂周中備受導師及學員歡迎,與大家不時「玩成一片」,在觀眾眼中他的魅力更是強大。 文:周凡夫 圖:廣交提供

馬拉松式閉幕音樂會

閉幕音樂會的設計特色,充分突顯出今年巴赫的主題、文化意念、意識及認知的茞朝I;當然,更少不了友友除發揮「主持人」的作用,還要登台演奏,這似乎已是YMCG閉幕音樂會的「傳統」了。

閉幕音樂會和去年相同,都採用「馬拉松式」,但這次卻無中休,一氣呵成,總體時間雖較短,但仍超過四小時,對觀眾在生理上、體能上、精神上都是一大考驗。過去已有人指出,巴赫音樂中不時採用的賦格形式,理論上便是一種「無休止」的作曲技巧,這正與「馬拉松」的意念精神不謀而合。

閉幕音樂會的節目設計,主力重點是巴赫的全套六首貝蘭登堡協奏曲(內地中譯為「勃蘭登堡協奏曲」),按編號次序演奏。開場由YMCG交響樂團演奏巴赫的《賦格的藝術》BWV1080,壓軸則是巴赫的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BWV1068,由YMCG交響樂團聯同導師演奏,這兩首樂曲都由一直擔任音樂周音樂總監的邁克爾.斯特恩(Michael Stern,父親是大家熟悉的小提琴大師艾昔.斯特恩)指揮。

穿插在這八部巴赫作品中的是YMCG學員組成的絲路青年工作坊的小組,共有十一隊,以房間號數和顏色作為隊名;每個小組最多八人(如Rm.210淺藍色隊),但大多是六、七人的組合。組合樂器各式各樣,演奏的樂曲長度亦多在四、五分鐘之間;所奏的音樂全都是在工作坊學習的「原創作品」,都帶有即興性。去年以不同的民族音樂的元素作主題來發揮,便有不同的色彩;今年以巴赫的音樂元素來發展,色彩變化相對較少,個別則由部分樂手「即興」地隨樂起舞,這顯然是要突顯巴赫不少音樂都來自舞蹈此一背景(如Rm.210淺藍色隊、Rm.203棕褐隊)。有好幾隊則加上人聲(如Rm.206黃色隊、Rm.204紫色隊、Rm.602灰色隊、Rm.607藍色隊);亦有在曲中加上歌唱,在曲終時齊齊叫喊一聲。

畢竟,音樂周為期前後只有九天,既要組合十一隊絲路合奏組進行創作排演,還有閉幕音樂會開始與壓軸兩首巴赫管弦樂作品,並要分成六個組合來排練六首貝蘭登堡協奏曲,時間確是緊逼。為此,閉幕音樂會原計劃六首貝蘭登堡協奏曲都只奏其中一、兩個樂章,最後卻是六首都全奏足本,一個樂章都沒有少奏。當然,其中第三G大調的第二樂章柔板,當年巴赫只寫了兩個和弦,便過渡進入第三樂章,當晚,自然亦按「傳統」方式處理,可不要誤會當晚只選奏了兩個樂章啦。

不僅如此,四個樂章四種不同對位的開場曲《賦格的藝術》(Ljova改編版本)和五個樂章結構的壓軸曲目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BWV1068,同樣全奏了。為此,這場閉幕音樂會,便真的是「馬拉松」,演奏時間超過四小時,一氣呵成,絕無冷場,去洗手間的「空間」亦沒有(有點「不人道」啊)!

現場掌聲堪稱瘋狂

話說回來,當晚六首貝蘭登堡協奏曲的處理,主角仍是演奏古鍵琴(內地中譯為羽管鍵琴)的艾維·施泰因(Avi Steir),他不僅在六首協奏曲中都擔起演奏「通奏低音」的「伴奏」重責,第五號首樂章的「華彩」和終章快板更發揮了「獨奏家」的丰采,將獨奏小提琴及獨奏長笛都掩蓋了。YMCG的學員與施泰因以不同組合演奏的貝蘭登堡協奏曲,當然是按照原曲樂器編制來組合,但要「滿足」各個學員都要有機會登台演奏的要求,為此,也就有弦樂手人數增加,或原曲由兩人演奏的樂器聲部,增為兩組人(共四位),輪流演奏不同樂章,這可說是以教育作用考慮的「彈性」處理。

在這種情況下,唯一具有四個樂章的第一號便用上十九人,原兩支法國號亦用上四支,都有不俗的發揮,終章多種舞曲形式更讓獨奏的小提琴、雙簧管、巴松管和法國號都有獨奏機會。第二號以小提琴、長笛、雙簧管及小號四種樂器擔任獨奏,小號當晚還用上三支,整個組合便多達十五人,小號的嘹亮音色大大增添了樂曲的色彩,特別在前後兩個快板樂章,為全曲帶來生氣,由此亦突出了中間優美動人的慢板。

巴赫在第一號、第二號兩首中上銅管樂器,其餘四首便再沒有採用銅管,只於第四號和第五號於弦樂外用上長笛(今年學員中沒有長號成員,未知與此是否有關?)第三號、第六號兩首更只用弦樂(當然古鍵琴不會「消失」),而且組合都很特別,第三號採用小提琴、中提琴及大提琴各三把,獨奏與合奏並無鮮明區分外,低音提琴與古鍵琴就更是純粹發揮伴奏效果。

第四號的獨奏小提琴在首尾兩個樂章中都帶有炫技性色彩,終章與兩支獨奏長笛的對答,將熟悉的主題奏出勃勃生氣,但在第五號中,同樣是獨奏的小提琴及長笛,風頭卻被古鍵琴搶去了,而最後的第六號雖然只用弦樂與古鍵琴,但沒有小提琴,只用上四把中提琴,大提琴及低音提琴各一;擔任獨奏的其中兩把中提琴的獨奏效果與樂團的合奏亦無明顯區分,三個樂章展現的是諧和感覺,只於終章才出現動力感。

加入樂隊演奏壓軸曲

由於作為YMCG藝術委員會主席的余隆出國去了,作為藝術總監的友友便成為閉幕音樂會的「當家」,既擔任主持,還登台演奏,仍用普通話、英文來將這場超過四小時的「馬拉松」音樂會串連起來,並為接受「考驗」的觀眾打氣。

他將音樂總監斯特恩拉出來和他「唱雙簧」,介紹兩人從小「玩泥沙玩大」的背景後,才讓他上台指揮;後來還特別介紹他今年在YMCG才首次認識的古鍵琴家施泰恩。當然,友友並不會忘記,在舞台上展現出來的成績背後是二十位導師的功勞,所以,特別點名在觀眾席中的導師站起來接受大家鼓掌。

不過,友友每次出場和演奏所得掌聲仍堪稱瘋狂,當晚他在樂隊演奏完第二號貝蘭登堡協奏曲,以及兩隊絲路小組 (黃色隊及紫色隊)演出後出場,在施泰恩的古鍵琴伴奏下演奏了巴赫的G大調大提琴奏鳴曲第二樂章慢板,以安靜和諧的樂韻表達他的感恩之心,這可是在原定的節目表中沒有的節目呢。至於安排在節目表中,由友友獨奏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則是音樂會壓軸曲目前一首,臨場才知道選奏的是第一號組曲長三、四分鐘的第一樂章,都是帶有點「即興」和「快閃」的設計。

至於壓軸曲目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友友亦加入大提琴組,且坐於最後一排,位於舞台的右側,在斯特恩指揮下,成為演奏第三管弦樂組曲的樂隊其中一位成員。其實,馬友友加入樂隊演奏已非首次,那不是即興而已是YMCG的「傳統」了,而這傳統亦正展示YMCG又再為新的一屆寫下具有成果的新一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