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我的基因舞譜》 機遇之美

2020-02-15
■《韋恩·麥葛萊格舞團──我的基因舞譜》 ,即使是群舞,每位舞者都是獨特的,在舞台上各自發亮而又形成一個整體。攝影:康彥博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韋恩·麥葛萊格舞團──我的基因舞譜》 ,即使是群舞,每位舞者都是獨特的,在舞台上各自發亮而又形成一個整體。攝影:康彥博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英國編舞家韋恩.麥葛萊格創作的《我的基因舞譜》,以他自己的23組染色體(DNA)化成舞譜,將基因序列編寫成廿三節舞蹈自傳。這個西九文化區與多個海外機構聯合委約的作品,2017年世界首演,巡演多地後,終於在2020年於香港作亞洲首演,也是西九場地自由空間今年首個節目。

獨一無二的觀賞經驗

《我的基因舞譜》每次演出只演出十五段舞,除了首尾兩段的〈化身〉(Avatar)、〈選擇〉(Choosing)是固定外,其餘十三舞蹈片段及次序由電腦隨機編排。於是,每次演出可以說是一系列舞段的總展演,而每次不同的組合及次序讓觀眾擁有必然是獨一無二的觀賞經驗。

看罷演出,為了撰寫評論而將電子場刊截圖(因為電子版格式不利於打印),打印出來的次序亂了,有些部分不知怎的又沒印得出來,恰如呼應演出般--演出沒有將整個自傳系列展現觀眾眼前,場刊也未列出所有廿三個舞段的名稱,觀眾甚至不知道整個作品的梗概為何,只是從字幕中知道演出的片段的序號及名稱。但這並未妨礙觀眾欣賞舞段與舞者的厲害。而且,即使舞譜片段不整全,但觀眾可以在這隨機的演出次序中,自我尋找演出的意義。

條理分明的細緻動作

麥葛萊格以自己的遺傳基因來創作,當中有自傳的成分(是以英文原名為Autobiography),但化成身體動作語言,再經歷電腦演算出來的演出次序,或許叫觀眾難以聯繫編舞自身的故事,但這卻也讓觀者有更大的想像空間。首段〈化身〉開始,我們看到一個能量十足的舞者在舞台上馳騁,儼然精神抖擻地引領觀眾進入這不可知的基因世界。舞段當中,幾段群舞包括〈記荂r(Remember)、〈非我〉(Not I)、〈睡眠〉(Sleep)、〈老去〉(Ageing)、〈三幕〉(Three Scenes)、〈蹤跡〉(Traces)等似乎都來自跟生命相關的故事,因此也較之前看過的麥葛萊格作品多了些感性;〈世界〉(World)、〈自然〉(Nature)、〈(不)平衡〉([Dis]equilibrium)則似是創作人對事物的評析。

不過,若不介懷每一段來自什麼故事,純粹欣賞麥葛萊格舞蹈的編排與舞者極度精準的動作,已叫觀眾目不暇給。麥葛萊格對動作的執茤M細緻的規劃在演出中顯露無遺--由芭蕾動作語彙發展出來的獨家動作語言,強調肢體的延伸及舒張和手足的細部移動,整體段落的佈局,都是十分乾脆利落的。大幅度及高能量的動作及在舞台上的不斷游移,對舞者是相當高的要求。而且,由於演出的次序隨機,並不存在讓舞者或觀者有梅花間竹的快慢柔勁舞段的考慮,觀看的一場便出現連續高難度及高體能的段落,對舞者的體能是一大挑戰,但他們都能應付自如,而且,在過場時刻不同舞者甚至有眼神或能量的交流,很是厲害。而美國音樂人Jlin澎湃強勁的電子音樂更像是為舞者的助燃器,也帶領觀眾進入張力繃緊的動作世界。

有機的光影及舞台世界

負責舞台設計的Ben Cullen Williams 及燈光設計的Lucy Carter也為《我的基因舞譜》設計了個有機靈活的空間,隨茪ㄕP的演出場地而調節。這次在西九自由空間,是黑盒劇場設計,與該作品其他演出場地,如倫敦的沙德勒之井劇院(Sadler's Wells)便大不相同,但觀看時並沒有令人覺得舞台空間侷促,而是自然如此的舞台空間和燈光。幾何式設計的舞台,與燈光一同為演出創造了一個科幻式的空間。

麥葛萊格跟已故舞蹈大師簡寧漢一樣,一直荌g於科技與舞蹈的關係,過去作品亦大量用上科技來創作,這次走得更遠,把部分「編舞」的工作交給電腦程式,讓作品的生命有無窮延伸,也為觀眾提供了嶄新的舞蹈經驗,也叫人思考科技的應用對藝術創作的影響究竟可以有多遠。

文:聞一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