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在絲綢之路 遇到瘟疫怎麼辦?

2020-04-13
■高洪雷■高洪雷

璀璨的、橫貫東西的絲綢之路在歷史上促成一次次文明的交匯和延展,但是它在帶給人類財富和榮耀的同時,也傳播了人類文明的副產品--瘟疫。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作家高洪雷舉辦了一場線上分享會,從自己的新書《絲綢之路--從蓬萊到羅馬》談及中國歷史上的幾次瘟疫,以及絲綢之路上瘟疫傳播等話題。在高洪雷看來,瘟疫是一把雙刃劍,它能使很多人喪生,使經濟受到重創;與此同時,又會帶來世界格局的變化,催生出新的政治理念、文化理念和經濟模式,甚至可以開創出一個新的時代。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河南報道

「我正在北緯36度的山東濟南和大家互動分享。北緯36度是溫帶和亞熱帶之間的過度線,在這條緯線上雨水充沛、植物很多、四季分明,孕育了幾大人類文明:從東到西誕生了黃河文明、波斯文明、兩河文明,還有瑪雅文明。我這本書《絲綢之路--從蓬萊到羅馬》圍繞的就是這條線,也就是說,古代絲綢之路的主幹道基本就在這條線上。」高洪雷在直播間與大家打招呼道。

瘟疫是把雙刃劍

高洪雷近些年一直致力於少數民族歷史、西域歷史的文學普及工作,最新出版的《絲綢之路--從蓬萊到羅馬》茞援騕滓髐孛籉b東西方文化交往過程中的歷史作用,關注絲路沿途城市的興衰變化、歷史的波譎雲詭,為中國讀者奉獻了一部中國人自己的絲綢之路大歷史。

「路,意味蚖楔銵F遠方意味茯y動;流動意味蚢皕Q,當然也意味茪ㄔi知的風險。通過絲綢之路,人類文明得以傳播;然而,絲綢之路給人類帶來財富和榮耀的同時,也傳播了人類文明的副產品--瘟疫。」高洪雷說,歷史上的幾次大瘟疫,幾乎都是通過絲路傳播的,「因為過去國和國之間的交流主要是通過絲綢之路進行的。」

在高洪雷看來,瘟疫是一把雙刃劍,它能使很多人喪生,使經濟受到重創;與此同時,又會帶來世界格局的變化,催生出新的政治理念、文化理念和經濟模式,甚至可以開創出一個新的時代。

他以爆發於公元541年的「查士丁尼瘟疫」為例,彼時中國正處於南北朝戰亂時期。「這場瘟疫是鼠疫,是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傳播的:它首先在埃及南部的一個港口塞得港爆發,然後順荇上絲綢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通道,很快傳到世界的經濟和文化中心君士坦丁堡。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一天死一萬多人,最終,世界上共有1億人死於這場瘟疫,東羅馬從此走向衰落,而且不到一百年就丟掉了兩河流域。」

在這場瘟疫爆發三十年後,穆罕默德誕生了,他創立了伊斯蘭教,他高舉茤M平大旗,使處於疾病、黑暗、貧困和迷茫中的阿拉伯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高洪雷續指,「大家知道伊斯蘭教的經典叫《古蘭經》,《古蘭經》裡面很多教益和這場瘟疫是有關係的。」《古蘭經》說不能吃自死的動物,認為自死的動物可能存有現在所說的細菌,是傳播瘟疫的原因。

中國歷史上的瘟疫

談及中國歷史上的幾次瘟疫,高洪雷說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三國時期的赤壁之戰,就是發生在現在的湖北。《三國演義》裡面有一章,叫:「諸葛亮借東風,火燒曹操百萬兵」。「曹操在赤壁吃了敗仗,這確實不假,但是並沒有一敗塗地;真正迫使曹操敗走的還是這場戰爭帶來的大疫。瘟疫中,好多士兵死掉了。三國鼎立的格局從此形成。」高洪雷說道,而明朝末年的大鼠疫則成為壓倒明朝的「最後一根稻草」,高洪雷說,這場鼠疫於1633年首先在山西爆發;1641年順茧溢艨ヮ鴗F北京,造成北京人口的大量死亡;兩年以後,李自成大搖大擺進入北京。這不是李自成多厲害,而是因為他面對的幾乎就是一座死城。不久後清人入主中原、改朝換代,因為當時滿族人生活在草原上,沒有受到這場瘟疫的重大衝擊。

談及2003年的「非典」,高洪雷說,瘟疫給經濟造成重大損失的同時,也催生了新業態的誕生。「居家隔離舉措強力推動了中國互聯網業的發展。」而目前正在經歷的新冠肺炎疫情,高洪雷說,這又是一次「黑天鵝事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無疑是很大的。「對於受衝擊最大的旅遊業和傳統零售業,我認為,疫情過後將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步履維艱,最終被時代淘汰;另一種就是加大向智能化、科技化轉型的力度,最終實現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居家隔離日 正是讀書時

高洪雷最後說道,居家隔離、居家辦公、延遲上學上班的時候,也正是讀書的最佳時期。牛頓1665年從劍橋大學畢業時,正好趕上倫敦大鼠疫,為了躲避鼠疫,他在家裡整整待了兩年。這兩年時間裡,他全身心地關門研究微積分、光學和萬有引力定律,最終成就了牛頓的一生。「所以我在這裡建議大家,不妨借此機會多讀經典之書,備好精神食糧,增加知識儲備,提升人生技能。讓我們共同迎接每一個充滿希望的明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