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百歲譯翁許淵沖

2020-04-13

文:鄭延國

1939年4月,西南聯大外文系大一學生許淵沖,將林徽因緬懷徐志摩的現代詩《別丟掉》譯成英文,發表在《文學翻譯報》上。那一年,他剛好十八歲,從此與翻譯結下了不解之緣。我將許先生的這部大作反覆吟誦,明白了三件事:一是他的翻譯重點,二是他的翻譯理念,三是他的成功秘訣。

許先生譯作的涵蓋面十分廣泛,有法譯中的《紅與黑》,有英譯中的《莎士比亞戲劇》,但其重點卻是聚焦在中國詩歌的英譯和法譯上,古迄《詩經》,今至《毛澤東詩詞》,跨度三千年,出書百餘本。唐詩英譯,三百首;宋詞英譯,三百首;元曲英譯,三百首;漢魏六朝詩英譯,一百五十首;元明清詩英譯,一百五十首。此外,還有《楚辭》、《西廂記》英譯法譯等等。如此驚人的翻譯數量,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這些譯作分明凸顯出許先生不愧為中國詩詞走向世界的強力推手。

許先生詩歌翻譯理念最搶眼的當屬「譯詩六論」,即譯:易也,一也,依也,異也,藝也,怡也。易,指原文轉變為譯文;一,指原文與譯文的統一;依,指原文是譯文的依據;異,指譯文可以標新立異;藝,指譯詩是一種藝術;怡,指譯詩應當使讀者感到怡然自得,心曠神怡。睿智的許先生巧妙地運用六個與「譯」同音的字,將譯詩這件事解釋得明明白白,通明透亮。他尤其注重譯詩必須做到「三美」,即「意美、音美、形美」。所謂意美,是指譯詩應像原詩一樣感動人心;所謂音美,是指譯詩應像原詩一樣韻律悅耳;至於形美,則是指譯詩應盡可能地保持原詩的形式,能予人以悅目的感覺。比如他將唐人李白的名詩「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翻譯若是:My friend has left the west where the Yellow Crane towers/ For River Town veiled in green willows and red flowers./ His lessening sail is lost in the boundless blue sky,/ Where I see but the endless River rolling by. 細細比照原詩和譯詩,不難發現,「三美」無不體現在起伏高低、迤邐曼妙的西方文字之中。今人毛澤東詩作中有名句「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許先生大膽落墨,將「不愛紅裝愛武裝」譯為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to powder the face。他指出powder有二義:一為塗抹脂粉,乃動詞,二為硝煙火藥,係名詞;face亦有二義:一曰面對,乃動詞,二曰臉孔,係名詞。顯而易見,許先生的譯文內涵是 「寧願面臨彈雨槍林,不肯對鏡抹白塗紅」,可謂與毛公原詩的本意毫分不差。

許先生譯詩何以如此成功?三個秘訣。第一,年輕時打下了堅實的中英文基礎。南昌故郡,六年中學;西南聯大,五年本科;英法兩國,三年留學。刻苦讀書,耕耘昕夕,基礎焉能不牢。第二,以「咬住青山不放鬆」的毅力,堅守在翻譯這塊園地上,從不動搖,從不改變。第三,師友的不斷鼓勵和鞭策。老師中,顧毓琇贊其譯詩「押韻自然,功力過人」;錢鍾書誇其譯詩有「如羽翼之相輔,星月之交輝」,有如「十八般武藝之有雙槍將,左右開弓手」。同學中,楊振寧稱其「盡力使譯出的詩句富有音韻美和節奏美」,將「不可能做好的事」做得完美無缺。友人中,蕭乾稱其「精密深湛,沒有浪費紙張的空白」。 三個秘訣恰似三股強大的推力,成就了一位蜚聲環宇獨佔鰲頭的翻譯大匠。

我與許先生曾有過一次通信之緣。那是多年前,自己因無法得到他英譯的《毛澤東詩詞》,便馳函向他請教,他立馬作覆,令我如願以償。至今思來,心中猶揣茪@份感激,一股暖流。今年4月,許先生將進入他生命的第一百個年頭。遙望北國,我衷心祝福老人家鶴髮童年,寶刀不老,筆耕不止,新譯不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