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找一個樹洞發夢 --《去往猴麵包樹的旅程》讀後

2020-06-01

《去往猴麵包樹的旅程》

作者:威爾瑪·斯托肯斯特羅姆

出版:後浪 | 四川人民出版社

初見南非女作家威爾瑪.斯托肯斯特羅姆(Wilma Stockenstrom)這本小說,已然被書名中的「猴麵包樹」吸引。在家傳戶曉的《小王子》中,猴麵包樹是星球上的壞植物,如果任由它貪婪的種子萌芽、結果,恐怕會塞滿整個星球。然而,在斯托肯斯特羅姆的故事中,在現實生活堙A猴麵包樹一點都不邪惡:它巨大,強壯,果實甘甜多汁,是非洲旱地的「生命之樹」。斯托肯斯特羅姆這部得獎眾多的作品,講的同樣是一個生命長養不息的故事。

小說以第一人稱展開。書中的「我」,是一位奴隸女孩,被販賣予不同的主人,歷經動盪與飄搖。全書並非線性敘述,而是大量穿插閃回段落,筆法跳躍,虛實交錯,宛若一場半睡半醒的夢。香料商人虐待她;「恩人」予她吃食及住處,卻僅僅將她當作生育工具,還賣掉了她的孩子;她愛上了最後一位主人「異鄉人」,為了陪伴他尋找玫瑰色的水晶之城而走上前景未知的長路,一路上歷經曲折,仍然逃不掉失敗與離散的命運。當時一同啟程的人,接連消失,莫名離開,最後只剩女孩一人,找到一株猴麵包樹,鑽進樹洞中,偷偷活下去。

「樹洞」應是許多人並不陌生的意象。不論童話故事中、電影《花樣年華》塈磼峇@些流行歌曲的歌詞中,每每能見到它,以及其中隱藏的、難為外人道的心事。樹洞之於書中的「我」,不單是艱困時的藏身之所,也是傾吐心事與憂思的地方。那媕R寂無人,沒有突如其來的傷害,沒有謊言與背叛,像是溢出時空之外,任由「我」回想、發夢、沉潛並渴求。

今次出版的中文版本,附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庫切(J.M. Coetzee)的英文譯本,首見於內地,中英對照,豐富閱讀體驗。斯托肯斯特羅姆的語言向來為人讚歎。她多用短句,意象豐盈生動,象徵與比喻頻繁穿插,有汩汩不絕之感,讓人想及抽象主義畫家筆下曖昧微妙的世界。有趣的是,庫切的英譯本於1981年首次出版時,封面有一幅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畫作,取名《月亮女人》(The Moon Woman)。畫中既無具象的女人,也找不見月亮,畫家用豐盈而近乎灼燒的色彩以及紛亂糾葛的線條,描畫充滿想像力的奇景,與文本中駁雜多元的意象與非線性的敘事相對照,竟也十分契合。

語言流麗之外,斯托肯斯特羅姆的敘事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她的克制及內斂,即便在敘述那些包含巨大傷痛的往昔時日,仍能拒絕過分煽情,娓娓道來,點到即止。她並不希望讀者同情或是憐憫故事的女主角,而讀者如你我細味這些故事,彷彿不止是旁觀遠方他人的生活,而是由彼及此,想及自身的遭逢與運命。雖說環境與身世不同,我們與書中女孩無異,都免不了會經歷誤解或親暱、離散或陪伴、嘗試愛人、也渴望被愛與自由。有人將此文本放入後殖民主義的語境中審視,談及女性主義以及奴隸制與西方文明的衝撞等,我卻覺得在這一重意涵之外,作者另有更普適的想望。書中女子並非他者,或許也是你我。■文:李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