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平行世界的幻象

2020-05-25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 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當初留意《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主要原因並非在於東野圭吾,而是開首出現的鐵路場面。那屬十分私人化的記憶,就是序章中提及的山手線與京悚F北線的離離合合幻象-有時候完全不同路線的列車,會駛在相同的方向,而且會停靠在相同的車站。由田端至品川一段,兩條路線重疊在一起,所以彼此的列車有時遠,有時近地並列行走,東野就利用此特質,為男女主角的接觸奠下浪漫的基礎。

我在東京唸書時,正好居於田端,而兼職的地點在御徒町,所以山手線及京悚F北線正是每天往來的必乘交通路線。事實上,對大部分人來說,山手線及京悚F北線,兩者的聯想甚少從浪漫的想像開始,反而一般而言是從實用性的速度角度來憶記──兩者並行的路段,因為京悚F北線在繁忙時段有快速列車通行,簡言之可以大大省下由田端至品川的時間(七分鐘),對於上班族而言乃十分重要的考慮因素。換句話說,東野圭吾作為炙手可熱的暢銷小說家,機敏之處就是正好把群眾功能化至極的日常接觸工具,來一次幻想性的浪漫解放,好讓大家用心理上接受及進入思想冒險的準備,那正是他成功的技法之一。

是的,作為暢銷及多產的小說家,引人入局的招數當然不下十數式,但招式噱頭可以圓渾無瑕至終,就真的有起有落了。有時候,問題屬先天性的,好像《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的主題是虛擬實境以及記憶存記的糾結,那不得不面對一定程度的時代局限性。簡言之,以科技為素材的推理小說,先天上不得不面對的疑問,乃時代隔閡下的耐讀性考慮。與東野的兩大系列不同,加賀恭一郎系列針對人性的陰暗及光明兩端轉化而發,無論處理什麼素材都沒有過時的尷尬;而伽利略系列的科學設定,較多處理普遍性的科學定則,而非時代話題的轉化,因此以上的困擾不會太大。

但《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不同,書成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當年的虛擬實境水平,與今天當然有天壤之別。而小說中想處理的,正是透過科技的介入,反思當中人物如何利用此技術去左右自己的情感世界,簡言之就是當中的三角關係──崇史、智彥及麻由子。其實主線上的方程式,仍是非常東野的──故意利用情節來誤導讀者,從而去披露人性的陰暗面:當我們看荋憤蛬P崇史因麻由子而友情無存,自然有此聯想。到最後智彥的自我入睡,才撥亂反正,嘗試帶出人性光明的一面來。那正是東野的方程式所在,透過他人的犧牲,令主角認罪悔改,改邪歸正。只不過可以說,今天看來,利用虛擬實境的科技去述說以上的程式,就有點徒勞吃力了。

是的,此所以2019年日本上映《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電影版,由衷而言頗感意外,印象中在芸芸東野舊作中,絕非可造之「材」(素材)。岔開一筆,我一直認為1991年的《天使之耳》,是東野極被低估的短篇舊作,小說環繞不同交通意外而發,絕沒有時空隔閡,一旦加以重構整理,把六個短篇故事串連,已屬極好的電影底本,可惜仍然沒有人具慧眼改編。電影唯一的亮點,是供玉森裕太及吉岡里帆作熱身,前者星途一直上揚,最近在《東京大飯店》中,竟然可以在木村拓哉的陰影上,把飾演的平古祥平生下另一同步系列支線,令人刮目相看。至於吉岡,早在《寬鬆世代又如何》及《四重奏》奠定邪氣狡黠的新生代女優形象,風格獨特,絕對可以獨樹一幟。而大抵《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電影版的價值,就在於為未來發光發熱的兩人,譜寫多一行履歷上的資料吧!■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