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陳武康×傑宏.貝爾 隔空編創 回顧舞蹈人生

2020-08-01
■陳武康形容舞作雖是獨舞,但很繽紛,如同「大餅包小餅」。■陳武康形容舞作雖是獨舞,但很繽紛,如同「大餅包小餅」。

第22屆台北藝術節日前開幕,昨天和今天兩天,在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上演台灣舞蹈家陳武康與法國舞蹈大師傑宏.貝爾(Jmrome Bel)合作編創的最新獨舞作品《攏是為荂D陳武康》。新冠疫情持續下,作品採用「隔空合作」的方式推進,貝爾的經典舞段與陳武康的個人歷史在舞作中交疊比對,展現出兩個有趣靈魂的相遇。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蔡耀徵攝影,台北藝術節提供

日前,陳武康在「誠品R79 空中閱覽室」中分享了自己的舞蹈歷程,以及與傑宏.貝爾創作《攏是為荂D陳武康》的過程。

獨舞呈現習舞歷程

陳武康是高雄人,眷村子弟。小時候調皮搗蛋,打架、鬧事,好動得不得了。到了11歲,家人為了讓他找件事情專注下來,免得學壞,便聽從老師的建議將他送去學舞蹈。剛開始時他想學的是爵士舞,老師卻建議學芭蕾。「當時看到正在跳芭蕾舞的女生穿蚨簳郎蝖A我當然選學芭蕾。」他笑,「可上了第一堂課後,就不在乎女生了。」當音樂響起,眼睛跟茪漶B手跟茩絳盓滶囮@做起來,11歲的陳武康突然覺得內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靜。就是它了。陳武康從此走上舞蹈學習的道路,不斷進階,2001年他更考入美國著名編舞家艾略特.費爾德(Eliot Feld)的舞團,展開12年的長期合作,一圓芭蕾夢。

習舞期間,也經歷很多傷痛,腰椎間盤撕裂和膝蓋損傷後,陳武康開始逐漸轉向現代舞的創作。2004年他回到台灣,與一班小夥伴一起成立驫舞劇場,霎時成為備受注目的全男班舞團。之後,同伴們開始各自發展,他也開始探索自己的創作方式,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2016年,陳武康開始和泰國當代舞蹈大師皮歇.克朗淳(Pichet Klunchun)進行跨文化交流與創作計劃,創作出了作品《半身相》,同時也展開三年計劃《打開羅摩延那的身體史詩》。「現在的生活,比較多的是研究、學習,累積到一定的階段,就轉化成演出形式。」

對陳武康來說,成立驫舞劇場是人生中的大事,其間有高低起伏,但一直懷抱荌等X好作品的初心前行,是至今仍在路上的探索之旅。而結婚與成為父親,則是另一件大事。「小孩一出現,就把我的人生位置改變了,我會更加留意,『開始』與『結束』之間的關係。」

所有的這些個人歷史與人生思考,這次都以獨舞形式呈現於《攏是為荂D陳武康》(「攏是為荂v意即「都是為了」)中,如同另一種意義的「小結」。

從《非跳不可》開始

陳武康與法國編舞大師傑宏.貝爾的緣分,始於2019年台北藝術節的《非跳不可》。貝爾可算是激進的環保主義者,他曾表示,為了降低因作品而產生的碳排放,從2019年2月起他和舞團成員不再搭機巡演,於是通過視訊網絡與當地舞者的「隔空創作」方式就此產生。在《非跳不可》的創作中,就由貝爾提供舞譜,陳武康及編舞家葉名樺來擔任導演。「去年見面之前,我收到了他的舞譜,看譜的時候蠻欣賞的。他的作品在網絡上不大搜得到,很神秘。於是我看到舞譜的時候就很興奮,蠻能欣賞那一點一絲的巧思,是很特別的作品。後來見到他,再看他演一次,當時是怎麼編這個舞作的每一個意圖的時候,我就會晃神--現在這一刻是真的嗎?他的作品中包含很多哲學思維,與對劇場的探討,而不光是美感。」陳武康形容貝爾情感豐富,有時看排練也會流眼淚;二人合作頗有默契,「蠻快就能互相理解。」同為父親的兩人也時常分享「爸爸經」,體諒不時需要改變工作行程以遷就家庭與孩子。「我們的溝通還蠻日常的。」陳武康笑說,「比如這次合作,他在那邊正在度假嘛,有時我還在排練,他就在那邊說,好了,我要去享受了。」

兩個舞蹈生命的交流

這次因為新冠疫情的持續,《攏是為荂D陳武康》進一步實踐「隔空創作」。貝爾早前曾表示,在此特殊時刻,讓當地藝術家來主導演出的計劃變得更迫切而必要。他與陳武康二人通過網絡視訊,展開對《攏是為荂D陳武康》的共同創作。

陳武康形容,舞作如同兩個人的一次回顧。「貝爾的經典作品,每個作品的推出都在當時的歐洲藝術界造成轟動。這次抽取他每一個時期的作品出來作為一個時間軸,然後我自己有一條時間軸,兩條時間軸交疊。」他認為,自己的時間軸,某種意義上折射出台灣舞者,特別是男舞者的人生歷程。「都是從舞蹈社、舞蹈班開始,然後進去更專業的學習,之後去當兵。當兵的兩年不能練舞,舞者會退化,於是很多男舞者最終選擇了轉行。而我們學習舞蹈的體制非常西方,長期觀看的經典也是西方的。看白人跳白人的舞,看到最後你腦子會變白人,會想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和白人站在一起。於是可以出國,去考一個舞團,會成為學生時期的某種遠大志向。我也是如此,但去了以後就會經歷迷惑--自己到底是誰?你是什麼族群?是怎麼分的?什麼東西才是你的?芭蕾舞嗎?於是我的整個歷程其實蠻反映台灣的生態。」

《攏是為荂D陳武康》中,陳武康以8段舞段呈現自己的習舞歷程,亦要演繹多段貝爾的經典舞作。二人的兩條時間軸顯示出來的比對更多的是一種對話。「我在詮釋他的經典作品片段的時候,很重要的是,要從第二人稱變成第一人稱。到最後他就不在了,而變成我自己。我當年剛出國的時候,和美國編舞家Feld一起工作,就慢慢產生這種共識,他將一個概念放在我身上,但到最後那要變成我的。這對我的影響很大。」和貝爾的合作亦是如此。陳武康形容舞作雖然是獨舞,但是如同「大餅包小餅」,「一口咬下,兩種滋味。」既有貝爾的作品回顧,又有他的個人歷史。兩個波段的共振,呈現出的,是兩個迥然不同舞蹈生命的對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