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路地觀察】習醫之路

2020-09-16

湯禎兆

近日認識了一個朋友,表面上是一個打工族,實質有行醫和整骨,我深感興趣。他便告知了自己的故事,實在也是我心目中的理想模樣。

他說13歲已學中醫,小時候家窮,沒錢看西醫。有一次,頸背生了淋巴核,迫於無奈一定要看醫生,但醫生說要做手術。公立醫院要輪候很久,私家的則太貴。別無他法之下,媽媽帶他看中醫,怎料服兩劑藥便好了,他突然覺得世界很大,也明白到不是社會說科技進步,現代醫學最有效,就是真理。無限期等候手術機會和兩碗中藥,那個對比實在太過強烈震撼!

從前貧窮,要強身健體,大家都會去學功夫或氣功。便宜之餘又可以保護自己。因緣際會之下,他認識了一個師傅,上山練拳,同時因師傅是中醫,他出於好奇心,於是一併習醫了。

長大後沒有讀中醫,因為都已懂了,後來考進大學,畢業後找一份好工,但仍然會醫人。除了興趣,就是因為真的希望幫到人,現在透過病人介紹病人,已不斷有人向他叩門問醫。我說起我求診的按摩師,也是只做推拿,但因為有興趣,一直自己鑽研,我覺得他還較不少跌打師傅及骨科醫生厲害。我一直叫他考牌,可以賺更多錢,但他年紀大,沒有什麼野心,說現在就夠了。證書和名銜並不重要。

雖然現代社會講求醫學資格認證,但其實沒有註冊的醫生一樣客似雲來。大抵大家最終也是實用主義至上,最重要是能醫到人、幫到人,客人自然回頭。我們一向不太相信認證,醫術全看真功夫,一些人可能會害怕沒有保障,但在病人和醫生的互動堙A大家會感受到超出「認證」的信賴,那是不用第三方去證明的。

在現在醫療制度的局限下,人總有自己的選擇權亦願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這才是民主自由的真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