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國際 > 正文

《紐時》踢爆反華勢力 「假吹哨人計劃」

2020-11-22

精心特訓搭上美媒 推「人造新冠論」誣陷中國

美國《紐約時報》前日刊出文章,揭露有「國師」之稱、立場極右的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與逃往美國的中國商人郭文貴,合作安排前港大博士後研究生閆麗夢前往美國,在右翼主流媒體受訪,發表誣衊「中國製造病毒」的假訊息,令她成為美國右翼媒體關注的人士,藉此推動新冠病毒起源陰謀論。

閆麗夢招手王定剛 一拍即合

報道指出,閆麗夢今年1月中旬聽到傳言,稱中國內地出現一種危險的新病毒,之後她聯絡經常批評中國政府的YouTube主持人王定剛。王定剛表示願意提供幫助。幾天後,他就向其10萬名追隨者訛稱「中共故意釋放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但沒有公開資料來源的名字。

王定剛曾是一名商人,幾年前開始在美國以路德的名字,於YouTube播放節目,把專家觀點、嚴肅分析,以及徹頭徹尾的謠言融合在節目中,迎合那些往往不信任中國官方媒體,但幾乎沒有可靠的母語新聞來源的海外華人。

聘媒體教練 包裝「吹哨人」

王定剛1月份的節目引起班農注意。班農說,中國對武漢進行封城後,他開始擔心這種病毒。有人(他沒有說是誰)將那個節目告訴了他,並提供了翻譯。數月後,王定剛告訴閆麗夢為了安全要逃離香港,閆麗夢於是離港赴美。王定剛後來解釋稱,他的主要贊助人郭文貴為閆麗夢買了頭等艙機票。4月28日,閆麗夢悄悄地離家前往機場,兩周後她在美國露面,在微信上寫道「我現在身在紐約,非常安全,很輕鬆,有最好的保鏢和律師,我現在所做的是幫助全世界控制疫情」。

《紐時》指出,閆麗夢從「研究生」演變成所謂「吹哨人」的背後,是由郭文貴和班農精心設計。閆麗夢抵達美國後,班農、郭文貴和他們的盟友們,立即茪漰潀o包裝成可以推銷給美國公眾的「吹哨人」。他們把閆麗夢安置在紐約市郊一間「安全屋」堙A並為她聘請律師,給她找來了媒體教練,原因是英語不是閆麗夢的母語。閆麗夢後來說,班農還要求她提交多篇論文,把她稱之為證據的東西總結起來,確保能邏輯地向人們解釋。

「理想宣傳面孔」 安排上霍士

報道指班農等人還幫助閆麗夢聯繫卡爾森和多布斯等人氣保守派電視節目主持人接受採訪,形容班農和郭文貴在閆麗夢身上找到「理想的宣傳面孔」,兩人助長閆麗夢認為病毒是基因工程產物的根深蒂固信念,對她提供的證據不論對錯一概接受。班農曾表示,他與閆麗夢不同,他不認為新冠病毒是中國政府「故意釋放的」,但他一直在推動一個看法,即病毒是高風險的實驗室研究意外洩漏出來的,他有意製造一場關於新冠病毒起源的爭辯,「閆麗夢只是一個很小的聲音,但至少她是一個聲音。」

到7月10日,閆麗夢在霍士新聞網站的13分鐘採訪中,首次透露自己的身份。她抹黑中國政府隱瞞病毒人傳人的證據,在沒提出證據下,她指控香港大學的教授協助掩蓋真相,但港大很快駁斥了她的指控,稱之為「傳言」。閆麗夢在訪問中故意不提郭文貴或班農,郭文貴憶述曾告訴閆麗夢,「不要讓自己與班農和郭文貴有關係,一旦提到我們,那些美國極端左翼分子就會發起攻擊,說你有政治目的。」在第一次受訪後,閆麗夢開始一場旋風式的右翼媒體之旅,重複茷O守派的要點話題。她說自己服用羥氯喹來抵禦病毒,儘管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警告它沒有效果。她又暗示美國衞生機構與世界衞生組織密謀掩蓋疫情。

網絡水軍炒作 趁機吸人氣

宣稱支持郭文貴的社交媒體賬號大肆炒作這些採訪。將其翻譯成中文,然後在YouTube上發布多個版本,並通過其他支持郭文貴的賬號轉發推文內容,一些賬號有成千上萬來源可疑的粉絲。根據研究虛假訊息的非牟利組織First Draft一項分析,許多賬號都出現所謂造假行為的多種指標。分析發現,這些賬號都是在過去兩年間建立,沒有背景照片,用戶名是字母和數字的胡亂組合。First Draft亞太區總監克魯格說,這些粉絲合力為保守媒體世界創造網絡聲勢,這反過來又為支持郭文貴的賬號重新注入活力,「這兩者互相過濾,互為給養。」

9月初,閆麗夢會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家盧西博士,後者曾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是實驗室實驗的產物。盧西說,閆麗夢的夥伴安排這次會面,希望找到一位可信的科學家來支持她的說法。在會面中,閆麗夢講述她的背景和研究,盧西指閆麗夢似乎真的相信病毒已被武器化,但未能解釋原因。盧西認為並無確實證據,會面很快結束。

借「假論文」上位 點擊達800萬

幾天後,閆麗夢發表一篇26頁的研究論文,並稱其能證明病毒是人造的。這篇論文沒有經過其他科學家評審,也沒有在科學期刊上發表,而是在一個網上開放存取庫上發布。論文得到郭文貴資助的兩家非牟利組織支持,班農則說出於安全考慮,該論文的其他3位合著者都使用了化名。病毒學家立即駁斥這篇論文是「偽科學」和「基於猜測」,擔心論文滿是圖表,充滿了「獨特的弗林蛋白酶切位點」和「RBM-hACE2結合」 等科學術語,這給她的主張披上一層可信的外衣。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免疫學家格隆瓦爾是撰文駁斥閆麗夢報告的幾位作者之一,他說「它充滿各種科學式的術語,亂七八糟地混在一起,看上去讓人印象深刻,但不能證實她的觀點」。

在報告發表後翌日,閆麗夢獲得她至今最大的舞台:與卡爾森在霍士新聞台亮相,閆麗夢在訪問中,在未經證實下誣衊「新冠病毒是中國製造的生物武器」,還稱是中國有意釋放病毒。儘管社交媒體認為這是虛假訊息,但這段採訪影片在網上的瀏覽量至少達到880萬。田納西州參議員布萊克本等著名保守派人士也在twitter分享。總統特朗普的福音派支持者葛福臨牧師發布有關閆麗夢的帖子時,更成為當天美國facebook賬戶發布分享次數最多的連結。水牛城大學研究虛假訊息的奧菲爾教授說,「一旦被卡爾森報道,它就不再是邊緣觀點了,它現在成了主流。」

特朗普陣營加持 吹捧為「英雄」

閆麗夢因此成為右翼媒體的轟動人物,特朗普的高級顧問和保守派權威人士都把她吹捧為英雄。但同時社交媒體把她的採訪貼上含有「虛假訊息」的標籤,科學家拒絕接受她的研究,稱那是用行內術語裝扮起來的詭辯。

《紐時》稱,大量證據表明,幾乎可以肯定新冠病毒起源於動物,最有可能是某種蝙蝠,然後演化成能感染人類的病原體。雖然美國情報機構一直沒有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但至今尚未發現任何支持這一看法的證據。閆麗夢變成「吹哨人」,是某些海外華人團體和美國極右團體合作的產物,這兩個團體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推動自己說法的機會。對某些海外華人來說,閆麗夢及其毫無根據的說法,為那些意圖顛覆中國政府的人提供了一件利器;對美國保守派來說,這讓他們能迎合西方日益高漲的反華情緒,分散人們對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失敗的關注。

極右媒體和唱 fb twitter封號阻擋

某些迎合海外華人的媒體,包括一大堆有反共傾向的獨立網站、YouTube頻道和twitter賬戶,已成為一個快速擴張的「錯誤訊息回音室」。由於沒有多少可靠的中文新聞來源,對網上的傳聞進行事實核查,謠言很快會被扭曲成事實,美國極右媒體也愈來愈接受海外中文媒體上的謠言。大型科企已開始對這些謠言作出反擊,facebook和twitter已試圖改善對平台上內容的監管,twitter便永久關閉班農一個賬號,因它違反平台有關美化暴力的規定。

《紐時》指出,王定剛與郭文貴關係密切,他似乎是第一個傳播與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兒子亨特有關的謠言的人。郭文貴旗下一個網站,則放大了亨特與一個虐待兒童陰謀有關的毫無根據傳言。這些傳言隨後被Infowars和其他美國邊緣媒體採用。

設「調查中國基金」 拒回應報道

正如班農和郭文貴自己所說,他們多年來一直反共。郭文貴約5年前因面臨腐敗指控而逃離中國,之後就把自己塑造成一名「自由鬥士」,但許多人對他的動機表示懷疑。班農年輕時是一名海軍軍官,曾在南海巡邏,他長期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中國問題上,在白宮任職期間,他建議特朗普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將其形容為「美國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生存威脅」。

據報道,郭文貴和班農設立了一個1億美元(約7.75億港元)的基金,來調查中國的腐敗問題。到1月下旬,他們都密切關注中國的疫情爆發,班農將其網媒的注意力轉到新冠病毒上,早在特朗普開始給疫情貼上仇外標籤前,他就將其稱為「中共病毒」,還邀請激烈批評中國的人參加節目,討論此次疫情如何體現中共對全球的威脅。

閆麗夢通過班農和郭文貴的代表,拒絕《紐時》採訪請求,王定剛也拒絕接受採訪,稱《紐時》是「假新聞」。郭文貴在一份通過律師發出的聲明中說,他只是對閆麗夢「站出來向世界公布新冠病毒真相的努力提供了鼓勵」,「我會樂意地幫助其他人把真相告訴世界。」

■綜合報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