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體育 > 正文

入場門檻較低 女足外流機會高

2021-01-25
●(左起)劉夢瓊、陳詠詩及張煒琪於2015年曾外流日本,劉夢瓊掛靴後更在當地落地生根。  資料圖片●(左起)劉夢瓊、陳詠詩及張煒琪於2015年曾外流日本,劉夢瓊掛靴後更在當地落地生根。 資料圖片

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黎永淦)香港足球員外流並非新鮮事,女足代表甚至比男足有更多機會,以女兒身執教男子職業隊揚名天下的陳婉婷(別號「牛丸」)相信,原因與外國女足球會入場門檻較低,而且女子球員家庭負擔較輕有關。

香港球員能夠登陸日本聯賽,以往在男足鮮有發生,有香港血統的林柱機,2011年曾隊O過千葉市原,已是比較接近一次。2015年,香港女足代表劉夢瓊、陳詠詩及張煒琪試腳成功,獲日本女子乙組聯賽球隊日本足球學院取錄,成為首批登陸東瀛聯賽的香港人。不過陳詠詩及張煒琪很快便返回香港,而劉夢瓊轉投縣聯賽球隊Vonds市原後,便一直留在日本,她於去年年底掛靴,並宣布與日本男友成家立室。張煒琪離開日本後,2017年加盟布里斯班獅吼,協助球隊贏得澳甲冠軍,成為首位於海外頂級聯賽登頂的香港女子球員。

此外,韋婉婷、賀允同、鍾貝琪及秦正行近年都曾在阿爾巴尼亞及蘇格蘭等地落班,吳卓蔚也獲台中藍鯨招手,反而男足外流機會卻不多。曾帶領東方龍獅奪冠而聲名大噪,本身亦為女足球員的陳婉婷認為:「男足外流的入場門檻始終較高,職業球員都會以合約條件為先,女足則不然,很多外地球會都非職業,球員再另外打工維持生計,但她們一心只求有機會踢較高水平比賽,而且新一代的家庭壓力不大,所以條件或許不是首要考慮。」「牛丸」又稱:「我跟『歐}』並非太熟絡,都是靠社交網站關注他的動向,相信他今次到日本也是為了圓夢多於要倚靠收入養活自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