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藝粹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芬蘭室樂 李垂誼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0-07-04]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李垂誼。尉瑋 攝

 香港大提琴家李垂誼近年來多了一個頭銜—「香港國際室內音樂節」藝術總監。今年邁入第二屆的音樂節網羅了中外多位演藝名家,為觀眾送上古典音樂家們貼近自然的室內樂精品。 ■文:尉瑋 圖:主辦方提供

 這次的香港國際室內音樂節,主題為「大自然的美樂」,重點節目之一是香港中樂團的音樂家們與來自芬蘭的「新赫爾辛基四重奏」(New Helsinki Quartet)合作的《東、西方的邂逅—來自中國與芬蘭的美樂》。特別設計了這個節目,李垂誼說,希望喜歡中樂的觀眾們能同時欣賞到西樂,聽慣了西樂的觀眾也有機會接觸一下中樂,加深了解,兩相得宜。

 李垂誼好像和芬蘭音樂頗有緣分,去年的第一屆香港國際室內音樂節,他準備了一場探戈音樂會,與芬蘭鋼琴家亞爾卡.利希麥基(Jarkko Riihimaki)拍檔,演出了傳統阿根廷探戈、大師皮亞左拉(Piazzolla)的新探戈,以及芬蘭探戈。隨後,這對組合還去了上海、深圳等地演出,觀眾對其中鮮有機會聽到的芬蘭探戈十分好奇。

 而今年的香港藝術節,黃詠詩的戲劇作品《香港式離婚》中,就用上了與阿根廷探戈風格迥異的芬蘭探戈作為配樂,冷冽、些微苦澀又充滿暗湧的旋律蚢磞足陘F點睛之筆。當時黃詠詩曾說,那兩首芬蘭探戈就收錄在李垂誼的首張個人專輯內,聽得她好受觸動。

 「北歐又冷又黑,阿根廷探戈傳到那裡的時候已經發生了改變,我覺得那裡的探戈反而比阿根廷的更熱情,但是在很裡面的那種。就像芬蘭人,剛認識時不覺得,熟了以後就變得非常熱情。芬蘭的探戈就像芬蘭人的性格一樣,很熱情,又很悲哀。阿根廷陽光明媚,那裡的人跳舞因為他們高興,芬蘭人跳舞可能是因為他們冷吧。」李垂誼笑蚖﹛C

芬樂中樂 平分秋色

 這次的音樂節中,芬蘭探戈缺席,但觀眾同樣可以從其他曲目中體驗到芬蘭音樂家及芬蘭音樂的魅力。

 「芬蘭是個很小的國家,人口比香港還少,但政府和人民都很熱情地支持古典音樂,因此培養出許多世界級的音樂家。與他們合作是很高興的過程,因為對他們來說,做一個音樂節,作一首新曲是很普通的事情,他們很樂意去嘗試。」

 在德國科隆讀書的時候,李垂誼認識了很多芬蘭的學生,那是他第一次接觸芬蘭的音樂。這次,得到芬蘭領事館的贊助,音樂節可以把芬蘭美樂帶來香港。

 「芬蘭人演奏自己國家的作品時有特別的風格,今年五月我和芬蘭Avanti!室樂團合作演出時,聽他們奏西貝流士,他們一拉,感覺完全不同。你光是聽就知道他們對整個style很熟悉,很真心地去演奏,這才知道原來芬蘭的西貝流士是應該這樣去演奏的。」

 觀眾不妨留意音樂會中,新赫爾辛基四重奏演奏的西貝流士的D小調弦樂四重奏,作品56「親切之聲」。

 芬蘭美樂外,香港中樂團也選出幾位成員,以7至8人的室內樂編制演奏出《春江花月夜》、《天山之春》、《放驢》等樂曲。「香港除了古典音樂外還有很多不同的音樂,其中最出色的就是中樂團,我想,不如利用這個機會作為一個showcase,讓中樂團演中樂,芬蘭音樂家展示芬蘭音樂。」

室內樂的親密享受

 除了中芬音樂的交流,音樂節如其名,乃是志在推廣室內樂。室內樂是一種古典音樂的體裁,為幾件樂器而作,由幾人在較小的空間中合奏,每人各演奏一個聲部,通常不含獨奏。歐洲和美國每年都有室樂節,但亞洲觀眾對室樂這種小編制「樂團」的演奏方式,似乎還不是很熟悉。

 李垂誼說,現在中國的音樂學校中很少室內樂的訓練,社會注重比賽成績的風氣令學生們專攻獨奏,致力於參加比賽。但室樂對學生來說恰恰十分重要,可以訓練與他人的配合與協調,也幫助他們學習日後如何與樂團合作。至於觀眾,並非喜歡室樂的人少,而是因為很多人沒有聽過,不了解。許多觀眾的觀念是,選擇人數較多的大樂團是比較安全的「投資」,有「值回票價」的保證。他們不了解,對於貝多芬或莫扎特等作曲家而言,筆下的室樂作品往往是自己最滿意的偉大曲目,只不過因為並非寫給大樂團而不是很多人知道罷了。

 香港國際室樂節想要打破觀眾成見,將室內樂引入大家的視野,在曲目的選擇上就比較偏向著名的古典作品,而非新創作的奇特之作。比如孟德爾頌的降E大調八重奏,這個每年夏天在歐洲的室樂節幾乎都有的保留曲目,是很少有的八重奏,每部分都很精彩。歐美的觀眾每年都聽不厭,香港觀眾則大多數將是第一次聽到。

 而為了突出室內樂小規模的親密感覺,7月10日與11日的免費日間兒童音樂會,音樂家們就會在仿唐建築的南蓮園池香海軒及孫中山紀念館,這兩個較小的空間中演奏聖桑的《動物嘉年華》。曲目還配有中英文的旁白朗讀,介紹各種動物出場後才展現樂器演奏,希望可以讓小朋友聽得更投入之餘,也推廣介紹不同樂器的音色特點。

 李垂誼說:「在較小的空間中演出很舒服,觀眾坐得很近,不會像平時上台那樣,燈光射得你連觀眾都看不到。現在他們離你只有四五尺的距離,你覺得他們的耳朵好像就貼在你的琴上一樣。好多曲子,其實原本在19世紀的時候作曲家都是寫給很小的客廳或者一百人左右的地方。聽這種音樂很重要是不僅聽到,還可以觀察到音樂家之間的交流和反應,室內樂就有這樣的特點。聽大的樂團,觀眾的注意力一般都在指揮身上,因為不可能觀察到每個音樂家。我覺得沒有被注意到音樂家有些可惜,因為每個音樂家在台上都是一個藝術家。室內樂就有這樣的好處,不是只注意一個人。」

crossover在別處

 音樂節的選曲中,沒有新作品,也沒有所謂的crossover作品,大家都演奏自己最擅長的東西。李垂誼笑蚖﹛G「我不是很懂做crossover呀。」但近年來,他其實積極嘗試新曲目,更從中樂裡尋找靈感,為大提琴找到新的可能。

 去年十月份,他與香港中樂團赴紐約卡耐基音樂廳演出,奏的是一曲《莊周夢》。今年五月,與芬蘭Avanti!室樂團的音樂會中,演出了董昭民以王立平《紅樓夢》配樂改編而成的《憶紅樓》。 

 「我第一次和中樂團合作的時候,encore部分樂團奏了《紅樓夢》中的一首曲子,我第一次聽到,好好聽啊,是甚麼來的?後來我媽媽說是她的同學王立平老師寫的,可以給我找譜子來看一下。我想,鋼琴有《黃河協奏曲》,小提琴有《梁祝》,但是大提琴沒有一個傳統中樂的協奏曲。《梁祝》的確要有很高的音才能拉到,小提琴較適合;《黃河協奏曲》則有水一般流動的音色,鋼琴的確能勝任;而《紅樓夢》裡面很多的melody都特別適合大提琴的音色,用這個來做行嗎?可是我自己不懂作曲,就慢慢想了好幾年,後來找到一個朋友,是台灣的作曲家,又懂中樂又懂西樂,就做出來了。」

 曲子曾在今年北京國家大劇院的五月音樂節中演出,當時觀眾反應熱烈,樂音剛落就有前排觀眾大叫一聲「再來一次」,把李垂誼嚇了一跳。

 「大提琴的曲目比小提琴和鋼琴少很多,我也想要去拓展一下。《紅樓夢》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代表大提琴也可以去發掘一下中樂的領域。《紅樓夢》音樂對我來說,是傳統,但也有自己的味道,不是完全的古典。我希望從這個曲子開始一直發展下去。」

相關新聞
芬蘭室樂 李垂誼 (2010-07-04) (圖)
香港國際室內音樂節 (2010-07-04) (圖)
中國小提琴超新星朱丹 (2010-07-04) (圖)
香港敲擊樂神童龍一脈 (2010-07-04) (圖)
波蘭小提琴家歌圖 (2010-07-04) (圖)
中國低音大提琴家張達尋 (2010-07-04) (圖)
英國鋼琴家Rebecca Barham (2010-07-04) (圖)
香港長笛演奏家胡永彥 (2010-07-04) (圖)
瑞典鋼琴家Peter Jablonski (2010-07-04) (圖)
芬蘭新赫爾辛基四重奏 (2010-07-04) (圖)
點評集:給自己的信 (2010-07-04)
活動推介•香港話劇團:魔鬼契約 (2010-07-04)
京港滬 青年戲劇 搖擺在理想與現實之間 (2010-06-27) (圖)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在上海 (2010-06-27) (圖)
視覺創意藝術家韓立勳打造「風的記憶」 (2010-06-27) (圖)
活動推介:旗袍的變奏 (2010-06-27)
《想死》 (2010-06-27) (圖)
《獨坐婚姻介紹所》 (2010-06-27) (圖)
為傳統民族音樂尋發展出路 (2010-06-20) (圖)
點評集:這個展覽叫張愛玲 (2010-06-20)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藝粹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