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這裡從前是漁村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0-07-29]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澳門「龍環葡韻」。 網上圖片

陶 然

 享受一頓豐盛的葡國餐以後,已是曲終人散時分,紅酒香醇,還留在齒頰,室外毛毛雨,似有若無,更添幾分情趣。意猶未盡,今夕向何處?識路的老馬奮勇充當導遊:就近的「龍環葡韻」。

 那名字似有點老土,但卻點出了精髓:龍環是澳門其中一個離島恭J的舊稱,這一帶海邊馬路,五幢綠色小型葡式建築,於一九二五年建成,曾是政府高級官員的官邸,也是一些土生葡人的住宅,後來政府將之收購,並進行徹底修復,其中三幢被改建成博物館,由東到西分別是「土生葡人之家」、「海島之家」、「葡萄牙地區之家」,另外兩間分別是「展覽館」和「迎賓館」。「土生葡人之家」是這裡最具特色的博物館,土生葡人主要是指當時葡萄牙人和東南亞一帶的馬來人、菲律賓人及印度人通婚後產生的族群;他們有自己的語言和生活方式,通常信仰西方的宗教,又有明顯的東方生活習慣。我們在夜間漫步窄窄的小石板路上,周圍非常寧靜,靜得幾乎沒有聲音,只有我們的腳步聲回響,顯然是情侶散步談情的勝地。走近一株老榕樹,它那如蓋的濃蔭讓人遐想,忽然,L一聲歡叫:「月亮!」我抬頭一望,在那葡式建築上方,明晃晃地掛著一輪明月。沒想到平時一臉嚴肅的學者,這時竟會流露出難得的童真!深藏在都市森林久了,月光都給遮蔽了,我們全都佇足不前,紛紛掏出相機拍攝夜景。

 登上湖畔,才知道也有人架起支架拍夜景,平靜如水的湖那頭,岸邊燈火輝煌,流動的霓虹廣告此起彼伏,好一幅人間仙境的畫圖。附近的樹下,有幾張長椅供人歇息。這時,春風輕輕吹來,有人叫道,坐下來坐下來!很靜謐,誰都不言不語,好像都沉醉在這幅春風夜景圖中。但在澳門本島的「白鴿巢公園」,就沒有這麼寧靜了。也是夜間,從酒店走去,佔地廣闊的白鴿巢公園卻明明立在那裡,它是澳門最古老的公園之一,園內小山環疊,古木參天,鳥鳴聲不絕,花香處處,即使是夜間,也有許多人在這裡運動、休憩,有的耍太極,有的提籠架鳥。我碰見一對老漢在黃豆般的燈火下,拖鞋都脫在旁邊,就著山石鋪開戰局,雙方車馬炮將士相殺個天昏地暗,周圍立著一群看戰況的男人,也都不言不語,充分體現「觀棋不語真君子」的作風。一百年前,這裡本來是葡籍富商馬葵士寓所,因他曾飼養數百隻白鴿,它們棲息於屋宇,遠遠望去,有如巢穴,因而得名。

 但我們是來尋找詩人的,葡萄牙偉大詩人賈梅士。尋找是從民政總署大樓開始的,它建於一七八四年,曾多次重修,目前的規模是一八七四年重修的格局,具有明顯的南歐建築藝術特色。它前身為市政廳,穿過前廳,便是擁有小花園的小庭院,在花團簇擁下,左邊是賈梅士的半身雕像,隔著噴水池,右邊遙遙相對的是葡萄牙教育家的胸身雕像。兩旁有幾張綠色長椅供人歇息,迎面石壁正中有流水潺潺噴出。回頭一望,高高的陽台後面,長方形綠色窗門緊閉,那樣子令人聯想起莎士比亞筆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場景。就在那一刻,賈梅士便沉澱在我心湖裡。

 賈梅士在白鴿巢公園的半身銅像藏在石洞中,一八六六年為賈葵士所鑄,並不特別引人矚目,特別是夜間,它躲在一角,也給花團圍繞,刻有他的簡介,一注頂頭燈照射下,朦朦朧朧但可以看清。這位生於四百多年前的詩人,因觸犯宮廷官吏,被流放到澳門,隱居此洞,並創作了著名的史詩《葡國魂》。

 從白鴿巢公園出來,晚間散步的人不斷三三兩兩地湧來。我發現澳門的人行道,有許多用黑石子鋪成的花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市中心地帶議事亭前地鋪設的黑白色碎石心,並砌成波浪形圖案。據說是以前從葡萄牙特地運來的,當中是不是有什麼故事,那自然是人言言殊了。走在矮矮房子旁的行人路上,忽然從樓群的縫隙間,偷窺到高高的「大三巴」就屹立在左上方,月亮高掛,明晃晃的,在夜色茫茫中分外迷離朦朧。那夜色是奇詭的,藍黑的高而遠,牌坊斜立,玲玲瓏瓏,好像很遙遠,又好像近得可以一把摟在懷裡。大三巴已經司空見慣,但從來沒有這一次給我這麼震撼的感覺。大三巴牌坊是天主之母教堂(即聖保祿教堂)正面前壁的遺址,創建於一五八零年,卻在一五九五年和一六零一年先後兩次失火,一八三五年的一場大火更燒至僅剩教堂的正面前壁。當地人因教堂前壁很像中國傳統牌坊,故稱之為「大三巴牌坊」。那一夜,便以那樣的印象刻入我的記憶年輪中,不肯退潮了。

 都說去澳門要吃葡國菜、澳門菜,它們的特色無可否認,但中菜也不錯,北京路一帶的北方小館子便價廉物美,各式水餃、酸辣青瓜、魚香肉絲,都很地道。也曾在一家餐廳喝烏雞蔘湯暖胃,那是個雨夜,玻璃窗外亮著車頂黃燈的「的士」駛過來又駛過去,像幽靈似的寂寞,我彷彿聽見雨點滴滴噠噠地擊在車身的聲音。  

 到「瑪嘉烈蛋撻」早餐,是很多香港人的選擇。即使去得早,也只能與陌生人搭檯。座位有限,後來者只好向隅,我看到許多年輕男女站在路邊一面聊天一面吃蛋撻,我們買了票交了錢,坐等了許久,也不見動靜;但見女侍者穿梭來往,忙得不亦樂乎。聲名在外,果然「零舍不同」!

 在澳門,酒店免費穿梭巴士奇多,交通相當方便。我們在「巴比倫娛樂場」下車,旁邊就是「漁人碼頭」。跟上回剛開張時的情景大不一樣,夜空沒有探照燈掃射,也缺乏人流,四周寂靜得很,只有海風勁吹,淒冷。食肆前面的小廣場上,有支小樂隊在演唱,女歌手在賣力地唱,三個男歌手伴唱,一面彈吉他、電子琴、吹單簧管,但無論唱得怎麼好,旁若無人的食客都無動於衷,只當他們是透明的,一味進進出出,沒一個客人停下腳步,只有一個胸前掛著牌子的女工作人員,默默維持秩序。我對那面對晚風歌唱的場景感到有些悲涼,卻又佩服那種堅持,對職業尊嚴的維護。也許這其中也飽含著辛酸:不唱,又能怎麼樣?

 還是山上的「聖地牙哥古堡酒店」讓人遐思,這是在建於十七世紀的葡萄牙城堡基礎上,經改建後於一九八一年作為五星級精品酒店開放,修復工作保留了許多原來的特色,如聖.詹姆斯小教堂、酒店露台的濃蔭古樹,以及舊城堡的建築風格。我們在寧靜的院落走動,酒店正門側放著一門巨大的銅鑄古炮,再往前就進入一條古老隧道,牆壁兩邊昏黃的燈光微亮,地下水淙淙流淌,泉水滲過牆壁注入石頭台階的一汪溪流中。我看到靠近室外游泳池處,有一口許願井,雖然井口現在封住了,但許多人都喜歡在這裡拍照。附近是聖.詹姆斯專門修建的酒店教堂,傳說他的幽靈依然在夜間出來遊蕩,就像幾百年前一樣,檢閱駐紮在古老的媽閣堡的部隊。據《新約》說,聖.詹姆斯原是漁夫,後應耶穌之召,與其弟約翰一起成了耶穌的第一批門徒,很受耶穌器重。公元四十四年,聖.詹姆斯被希律王用劍斬首處死。而葡萄牙人的炮台供奉他的原因是,葡國軍隊奉他為主保,因此小教堂裡的聖.詹姆斯是身穿葡國軍服,手持長劍鐵盾。我們坐在餐廳陽台的椅子上,望著西灣那頭,頭頂的樹葉飄飄然而下,落在酒杯裡、盤子裡、我們的身子上。

 而沿著山徑下去,不遠的山下海邊就是「媽閣廟」了。澳門之名,源於漁民十分崇敬的女神天后,她又名娘媽。據說一艘漁船在風和日麗的日子裡出海捕魚,突遇狂風暴雨,漁民處於危難中,忽然有個少女站出來,喝令風暴停止;風竟然就停了,大海也恢復平靜。上岸後,少女朝媽閣山走去,驀地一輪光環照耀,少女化成一縷青煙消失了。後來,人們就在她登岸的地方建了一座廟宇供奉她。

 十六世紀中葉,第一批葡萄牙人抵澳時,在這裡上岸,詢問當地名稱,居民誤以為指的是廟宇,便答之「媽閣」。葡萄牙人音譯成MACAO。其實,澳門盛產蠔,蠔殼內壁光亮如鏡,因此被稱為「蠔鏡」,後來改為較文雅的「濠鏡」。但一切都成了歷史,我們徜徉在煙香繚繞的媽閣廟裡,但見夕陽從海平面下沉,橙紅如血,一閃即逝;天漸漸發黑了。

 2010年4月24日─5月1日,初稿於澳門帝濠酒店;6月24日定稿於香港。

相關新聞
從市區到郊外 歷史建築物保育大考驗 (圖)
中區警署建築群 活化或發展? (圖)
錦田廈村墟 保育的衝擊 (圖)
小結: (圖)
最後召集!上海世博遊園記 (圖)
澳門案例館 (圖)
中國船舶館 (圖)
石油館 (圖)
中國船舶館 (圖)
倫敦零碳館 (圖)
倫敦零碳館內貌 (圖)
主題館 (圖)
主題館 (圖)
米蘭正值大減價 省錢夠抵銷旅費 (圖)
旅遊資訊:英國約克郡 節目多籮籮
百家廊:這裡從前是漁村 (圖)
翠袖乾坤:硬上弓
海闊天空:極端化的年代
琴台客聚:喧賓奪主
生活語絲:可憐的阿珍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